啊,外面是晴天,通过玻璃窗能看见蓝天和白云的晴天。虽然很热。
想写个开心点的故事。
那就写个稍微开心点的故事。
感觉还是个普通的故事。

其实我原本是不相信世界上有妖怪的。我是个无神论者。妖怪不过是一个其他的物种,少见而变异便被称之为妖。人们有一种让人头痛的排外感。排斥太过优秀的人,排斥能力较低的人,排斥爱好不同的人,排斥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更不用说从形态上就不同的了。
这种思路我有些无法理解。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被排斥的原因吧。
那天早上我一到学校,便发现自己的座位没了。左右张望之后没有得到什么解答。早自习的时候老师没来,又不知道坐哪里,便只好走出教室去屋顶上打发打发时间。
会在哪呢?其实我也懒得找。没必要非要配合他们让人出丑的游戏。说起来或许就是和他们最大的不同?
我们现在是高二,高一结束之后进行了文理分科,最后分到了这个班,班里和以前班级的最大不同大概就是有个特别热闹的团体。我嘛一向是在位置上随便看看书不太想讲话的那种,自然也不在这个团体中。然后有一天他们到我桌子前开始了新一轮的打闹。
我说:“你们好烦,别吵我”。
这就是被排斥的开始了。
要说真的全是他们的错也不算,我也是可以理解的,高中男生总有着散发不完的活力。所以我不讨厌他们。
但是后来的事情就让人很头痛了,编造和某个不太好看的女生的配对,起让人不愉快的绰号。继续完全没搭理他们之后就开始经常性的出现实质性的伤害了。上交的作业老师没收到,发下来的教学材料只有我没有,之类的,让人很麻烦的事情。
随着我的不配合,让人头痛的程度也逐渐升级,然后就到了那天。
我走到屋顶上,推开门,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觉得今天天气还行,没想到真的有机会让我偷偷懒。这可不是我主动想偷懒。
这个屋顶大概就是这所学校最好的地方了。在初中升高中的时候一些同学选择了民办升学率高一些的,我没什么概念,最后按部就班的按照距离选了这所学校。有些陈旧的体育馆和教学楼,连校门都是旧呼呼的。啊不对,应该说有历史?还有走进校门之后的就能看见的在中庭中的一颗大树。说是什么从建校的时候就栽种于此,已经有几十年的树龄了之类的…我忘了之前老师介绍的时候介绍的树种的名字。不过确实挺粗壮的。在秋天的时候会从树上飘落金黄的树叶,风大的日子里,(那时候我们还在1楼教室,理中庭很近),有一天排座位的时候我刚好分到靠窗的位置,望向窗外,便看见落叶随着卷起的风在空中盘旋。还有一个小女孩在那中心旋转起舞。
现在想来有些出乎意料的,当时我没有任何疑问的心情。只是觉得,“啊,秋天了呢。”觉得,真美。
今天的天空也很美,蓝色的天空点缀着白云,已经快要入冬了,太阳映射下来照的人暖暖的。我把书包往地上一丢当做枕头,就这么躺了下去。
然后不知不觉就在这片蓝天下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似乎是模糊的感觉到光被遮住了,我醒了过来 。睁开眼一看,一个..似乎比我年长的男生站在一边看着我。
“上课了,你怎么还在这?”他问。
“嗯..有一些小事,已经上课了吗。还在这好像是不太好,不过还想再睡一会啊…”我伸着懒腰站起来。
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个男生有点怪怪的,比如说穿着看起来款式就很老旧的运动服校服。…这好像几年前的校服啊。
他也在上下打量着我。
“我又不是老师,没事,你想在这待着也可以,刚好陪我多待一会。”
我想想回教室之后要面对的那一堆麻烦事,琢磨一会,又重新坐了下来。
“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可以算,也可以不算吧。”
“这样啊…”后面的我没有多问,他一时也没有多说。
我们两个就靠着屋顶的边栏发呆,有时他会提起一些事情,比如说现在的学生和以前比更麻烦一些,比如说很担心学校快要拆迁了,比如说现在能聊天的人很少。
和我聊天很开心。
我有时候回应,大部分时候沉默的随便听听,倒也挺自在的。过了这么自在的一个上午,我也很开心。
到了中午饭点的时候,他介绍和我说,在学校后山那边有个小门,从小门出去,绕过几从荆棘,有个面摊,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那里的狐狸拉面很好吃,他经常去那,也欢迎我去那边玩。
我点点头答应了。

从那天之后这个学校对我而言就多了一个去处。
狐狸面摊就是那种日本传统的拉面摊,外头是一个帘子,掀开后就是一个高台,几个高脚凳。那里的顾客不多,除了屋顶的小哥之外,我见过的还有那个树下跳舞的小女孩。我不认识的还有几个,两个总是醉醺醺的老头子,一个总是很调皮的熊孩子。拉面摊的老板总是带着狐狸面具,大概这也是为什么被叫做狐狸拉面。熟悉了之后,我经常琢磨着偷看面具底下是怎么样的,和熊孩子也制定了数个计划,也实施了几次,却没有成功过。
防备太好啦!我和熊孩子每次都这么感叹。

屋顶和她的相遇,狐狸面摊新的客人。

糟蹋大叔是校长?!

学校的重建,我的毕业

再见的约定。

重返母校。

//前两天下午事情不多,心情不错,摸鱼摸出了这么一个三题故事。实际上只写了一半时间就差不多了,也只好停在这。不过后续脑补了以上的几个标题,总体来说非常的轻小说…
那么依旧,有没有后续实在是太随缘的事情了(
其实可以脑补吧?可以脑补吧?反正都有大纲了的…。

我们高中的时候,除了教学楼之外有一幢单独的行政楼,教学楼在我入校之前进行过整修,比较新,而这个行政楼没有,因此比较旧。不过主要是行政用,所以去的也少。这栋楼整个构造是窄长窄长的,有一个笔直的走廊贯穿,走廊的两侧就是一个个房间的们。走廊里没有什么灯,即使是白天,除了前后两侧的竖着的入口,都是黑漆漆的。有时候走在走廊中间,前后望去,两侧的入口漫着白茫茫的光,看不清外面的样子。
我在高中的最后一天,是高考完填志愿时候的回校。虽然在假期里,学校里还很热闹,高考完毕业的学生和学生家长走来走去。
啊,我们是没有什么毕业典礼一样的东西的。高考之前一同努力,高考之后各自散去。大抵如此。
那天去填志愿,我估计也是在这个高中的最后一天了。虽然考的不好,但是还是有想要认真道别的人。
在体育馆填完志愿,然后走进行政楼和老师打招呼,交表格,在走廊里遇见了同学。
考的如何填了去哪之类的客套问候便不再多说了,我问他:“说起来,你知道xxx在哪吗?”
“嗯?不知道,没看见她人”。
这样啊。我们随便的道了别。
然后我站在那个黑漆漆的楼道中望着入口外的白光。
我确实不知道她来了没有,是来过了,已经走了,还是之后会来,或者是来了,在某个地方又和谁交谈。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我不知道很多很多的事情。
所以我犹豫了会,拽了一下身上的包。重新走回深处,再从另外一侧的出口走出去,骑上车回家。

我们后来也没有再见面。

 

//今天想起了一些事,在公司里花了10分钟摸了这么一个小短篇。回到家又修了几处字词,结果看起来还是没有刚写完那会让自己满意。我那会怎么会满意的。有点奇怪。

有一定虚构的内容。

因为没事于是扫了扫自己的博客,发现自己的这种文有一点套路化。回旋和副本的那两段影响太深啦…应该还是能改掉的。不过严格来说,如果不是有点套路化,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

恩…其他的话不多说了。今天就先这样吧。

一下没察觉,已有半年多未更新博客了。
今天狗爹提前了2个月提醒我域名要续费了,于是稍微花了点时间,就再花一点时间,丢几句碎片上来。
想说的话有很多,能说的话也有很多。比如说去旅行了,比如说重新开始跑团。但是总是抽不出时间,抽不出契机。点开博客首页,总是随便看了看。
发呆。
然后关闭。
我深信写作是归属于深夜的东西。其实也不仅仅是归属于深夜。但是适合于深夜。

在为一个故事苦恼。翻来覆去。不知道如何写。

大部分的话,新找了一个树洞倾倒:https://bangdream.space/@xeoplise
虽然群体有些不同,还是挺钟爱这种没有人认识的暗色页面。可是不知不觉认识到自己已可算是大龄。
于是时而怀念过去。

最近的活动:企鹅在纸上涂涂改改

我一直记得可能会有的那只蓝色猫。我还想找到那只蓝色猫。想有个人能一起去寻找那只蓝色猫。

有些可惜。让我们在未来重逢吧,今天先…这样。

如果在冬天,一个旅人。
他穿着黑色的大衣,提着一只有些陈旧的包,往车站的方向走。
他会遇到怎样的故事?
试着想象一下。
首先,猜想一下他是谁。
他可能是一位附近高中的高中生,在傍晚的时候被老师留下补习,到了晚饭时间才脱身,匆匆忙忙的赶向电车站。他学习不是很好,确切的说他有些惰于学习,总是不上交作业。在他看来世界充满了光彩,总有很多事情比那几页习题更加有趣。
可惜今天被老师抓住了。
他大概是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中,父母是一般职工,算不上什么高职位,但是对于他现在的生活水平而言,还是挺满足的。平时放学时能弄点零食和碳酸饮料,每个月买两张喜欢的歌手的CD,有两个周末和朋友们出去玩。不过大抵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周边的街机厅,KTV,或者是体育运动。
啊,对了,他的朋友们。
每个人都有朋友,我们这里的猜想对象也不例外。和普通的高中生一样,经常和一小圈子人一起活动。中午一起去食堂,课间会找个楼梯的拐角围着聊天。有一个喜欢搞笑的,有一个喜欢玩闹的,一个学霸。
除了这几个亲密的朋友之外还有他的同学们。他喜欢的人也在其中。好吧,对于还没成年也没确定关系的他来说或许用:暗恋的人,这个描述才更加确切。
他或许是喜欢那个女生的。学校里不允许长发,大家都是扎了马尾或者是短发。唯独那个女生经常趁着老师不在的时候偷偷把马尾散开,就成了披肩的长发。她就坐在他的后面。经常转过身,便能看见她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着些什么东西。因为她的成绩也不好,倒不如说,比他的更加差一点,所以他怀疑这写的东西应该和学习也没什么关系。有时候他忍不住了,会好奇的直接提问,但是被瞪了两次“和你没关系”的眼神后,他也懂得了不再问出口。偶尔还是会偷偷看就是了,虽然大多是琐碎的词语,毕竟是偷偷看嘛。他还是从中归纳出,好像是——
好像是一个发生在冬天,傍晚,接近晚上了的,一个故事。

 

//复健运动之一。
希望我能找回,“我有一个故事想说”、“我有一个世界想说”,的这种心情。

很明显的思路和标题不说了(
强行写的开头,开了头之后倒是自己也觉得还挺有趣的(虽然不知道有趣点具体在哪里)。天气太冷了,身子有些发抖,结在莫名其妙没打算结的地方。但是挺喜欢的。
恩…先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