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高中的时候,除了教学楼之外有一幢单独的行政楼,教学楼在我入校之前进行过整修,比较新,而这个行政楼没有,因此比较旧。不过主要是行政用,所以去的也少。这栋楼整个构造是窄长窄长的,有一个笔直的走廊贯穿,走廊的两侧就是一个个房间的们。走廊里没有什么灯,即使是白天,除了前后两侧的竖着的入口,都是黑漆漆的。有时候走在走廊中间,前后望去,两侧的入口漫着白茫茫的光,看不清外面的样子。
我在高中的最后一天,是高考完填志愿时候的回校。虽然在假期里,学校里还很热闹,高考完毕业的学生和学生家长走来走去。
啊,我们是没有什么毕业典礼一样的东西的。高考之前一同努力,高考之后各自散去。大抵如此。
那天去填志愿,我估计也是在这个高中的最后一天了。虽然考的不好,但是还是有想要认真道别的人。
在体育馆填完志愿,然后走进行政楼和老师打招呼,交表格,在走廊里遇见了同学。
考的如何填了去哪之类的客套问候便不再多说了,我问他:“说起来,你知道xxx在哪吗?”
“嗯?不知道,没看见她人”。
这样啊。我们随便的道了别。
然后我站在那个黑漆漆的楼道中望着入口外的白光。
我确实不知道她来了没有,是来过了,已经走了,还是之后会来,或者是来了,在某个地方又和谁交谈。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我不知道很多很多的事情。
所以我犹豫了会,拽了一下身上的包。重新走回深处,再从另外一侧的出口走出去,骑上车回家。

我们后来也没有再见面。

 

//今天想起了一些事,在公司里花了10分钟摸了这么一个小短篇。回到家又修了几处字词,结果看起来还是没有刚写完那会让自己满意。我那会怎么会满意的。有点奇怪。

有一定虚构的内容。

因为没事于是扫了扫自己的博客,发现自己的这种文有一点套路化。回旋和副本的那两段影响太深啦…应该还是能改掉的。不过严格来说,如果不是有点套路化,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

恩…其他的话不多说了。今天就先这样吧。

一下没察觉,已有半年多未更新博客了。
今天狗爹提前了2个月提醒我域名要续费了,于是稍微花了点时间,就再花一点时间,丢几句碎片上来。
想说的话有很多,能说的话也有很多。比如说去旅行了,比如说重新开始跑团。但是总是抽不出时间,抽不出契机。点开博客首页,总是随便看了看。
发呆。
然后关闭。
我深信写作是归属于深夜的东西。其实也不仅仅是归属于深夜。但是适合于深夜。

在为一个故事苦恼。翻来覆去。不知道如何写。

大部分的话,新找了一个树洞倾倒:https://bangdream.space/@xeoplise
虽然群体有些不同,还是挺钟爱这种没有人认识的暗色页面。可是不知不觉认识到自己已可算是大龄。
于是时而怀念过去。

最近的活动:企鹅在纸上涂涂改改

我一直记得可能会有的那只蓝色猫。我还想找到那只蓝色猫。想有个人能一起去寻找那只蓝色猫。

有些可惜。让我们在未来重逢吧,今天先…这样。

如果在冬天,一个旅人。
他穿着黑色的大衣,提着一只有些陈旧的包,往车站的方向走。
他会遇到怎样的故事?
试着想象一下。
首先,猜想一下他是谁。
他可能是一位附近高中的高中生,在傍晚的时候被老师留下补习,到了晚饭时间才脱身,匆匆忙忙的赶向电车站。他学习不是很好,确切的说他有些惰于学习,总是不上交作业。在他看来世界充满了光彩,总有很多事情比那几页习题更加有趣。
可惜今天被老师抓住了。
他大概是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中,父母是一般职工,算不上什么高职位,但是对于他现在的生活水平而言,还是挺满足的。平时放学时能弄点零食和碳酸饮料,每个月买两张喜欢的歌手的CD,有两个周末和朋友们出去玩。不过大抵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周边的街机厅,KTV,或者是体育运动。
啊,对了,他的朋友们。
每个人都有朋友,我们这里的猜想对象也不例外。和普通的高中生一样,经常和一小圈子人一起活动。中午一起去食堂,课间会找个楼梯的拐角围着聊天。有一个喜欢搞笑的,有一个喜欢玩闹的,一个学霸。
除了这几个亲密的朋友之外还有他的同学们。他喜欢的人也在其中。好吧,对于还没成年也没确定关系的他来说或许用:暗恋的人,这个描述才更加确切。
他或许是喜欢那个女生的。学校里不允许长发,大家都是扎了马尾或者是短发。唯独那个女生经常趁着老师不在的时候偷偷把马尾散开,就成了披肩的长发。她就坐在他的后面。经常转过身,便能看见她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着些什么东西。因为她的成绩也不好,倒不如说,比他的更加差一点,所以他怀疑这写的东西应该和学习也没什么关系。有时候他忍不住了,会好奇的直接提问,但是被瞪了两次“和你没关系”的眼神后,他也懂得了不再问出口。偶尔还是会偷偷看就是了,虽然大多是琐碎的词语,毕竟是偷偷看嘛。他还是从中归纳出,好像是——
好像是一个发生在冬天,傍晚,接近晚上了的,一个故事。

 

//复健运动之一。
希望我能找回,“我有一个故事想说”、“我有一个世界想说”,的这种心情。

很明显的思路和标题不说了(
强行写的开头,开了头之后倒是自己也觉得还挺有趣的(虽然不知道有趣点具体在哪里)。天气太冷了,身子有些发抖,结在莫名其妙没打算结的地方。但是挺喜欢的。
恩…先这样!

很多时候,你懂的,一个稳定,轻松,有假期的工作总是让人渴望。
当他为了毕业后的工作烦恼的时候,这份招工单看似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出路,他又瞅了眼上面的条件。他有很大的把握拿下这份工作。
他相貌平平,虽然称不上好看,但是也不说上不好看,如果要说的话还是可以用清秀来称赞一下。
他也擅长听人说话。虽然这个说起来好像挺简单的,但是实际上来说,还是有不少要注意的东西。如何回应,回应的时间点,插入和打断,表情和口吻。面向另外一个人的事情总是会复杂不少。
也是拖这个技能的福,他找到了女友。那是一个下雨天,我们的男主角和女主角在大学图书馆的东南角相遇…哦,等等,这好像不是重点。总之,倾听总是能让他更靠近另一颗心。
说到这,这位女友也正是他现在的压力来源之一。大学毕业后总是无法避免这种现实问题。
他又在网上搜索了这个岗位,没有什么太多的评价,毕竟也不是什么特别光荣的职业吧。
于是他考虑了几分钟,最终决定去尝试一下。

很轻松也正如所预料的,他得到了这份工作。
然而也有出乎意料的部分。
他没想到这事原来是这么的沉重。
没错,不是什么生和死的沉重,而是在他说出口后扑面而来的——他们,和她们的回忆,感情。
而宣泄口就在他或者她的面前。
他听了不少故事。
一对青梅竹马在分离数年后再相遇,却又最终冷却。
一对异国恋跨越空间和时间,却发现身侧的琐事才是最大的问题。
万人迷们对彼此不再留恋。
小偶像甩脱曾经的过去。
……

世界和生活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在他面前展开了那股内在的百变和厚重。酸甜苦辣——却最终大抵都收束在苦之一字之上。
而这是工作。
海边尖锐的礁石也会在千百遍的浪花冲刷中逐渐磨平。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擅长倾听的普通人。
这就是他的深渊了。

过了一些日子。那是一天周末,他休息。天气很好。晴天。是个好日子。
他早上睡了个懒觉,大约十点多才睡醒。有点好奇为什么女友没有喊醒自己。
他走出卧室,洗漱一番,隐约中感觉屋子里少了点什么,不过他还没完全醒来,所以还没发现。
他给自己煎了两个鸡蛋,倒了一杯麦片,刚要坐下,突然听见了门铃声。
他的后辈站在门前。
恩…有什么事吗?今天我应该是休息。
在他眼里后辈总是不成熟的。最初后辈见习的时候,就是跟在他的后面。在客户面前先哭出来是要怎么样嘛。不过最近也成长了很多。他在心底有些欣慰。今天也是有什么麻烦的客人吧,比如说什么黑社会老大之类的…
呃,前辈打搅了。是这样,我是替xxx过来的…
恩?怎么会提到女友的名字?她们好像不认识吧?
她委托我告知您…

当自己成为了客户的时候。他有些理解了过去那些客人想要宣泄的原因。
但是他什么都说不出口。或许这就是女友离开他的原因吧。他在数不尽的故事中麻木和干枯。倾听与他而言已经沦为了工作,但是倾听不止于工作。
他在后辈关切的眼神中关上门。
我可能是她今天最方便的客人了吧。
他坐回逐渐变凉的麦片和煎蛋前,琢磨着。
今天大概,做不成一个好日子了。

他替自己画上了休止符。


一个另外的结尾:

突然手机振动了一下。
前辈,今天晚上等下班了,一起去喝酒吧。
也许你,偶尔,也需要倒出来一些东西。

 

原文写于10月7日,见:http://bgm.tv/group/topic/343834#post_1279852

那天坐飞机去西面,所以印象颇深。严格来说这篇也不算是三题…这是我自己出的3个题目,然后看到Bangumi上的人写的设定手痒,直接用手机写完了这一篇。

手机一方面是打字麻烦,一方面语感会更碎,所以其实自己也觉得读起来怪怪的……嘛虽然如此,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故事的。其实自己也没想到能用手机写这么长一段。另外,更喜欢第二个结尾,毕竟稍微有希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