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没察觉,已有半年多未更新博客了。
今天狗爹提前了2个月提醒我域名要续费了,于是稍微花了点时间,就再花一点时间,丢几句碎片上来。
想说的话有很多,能说的话也有很多。比如说去旅行了,比如说重新开始跑团。但是总是抽不出时间,抽不出契机。点开博客首页,总是随便看了看。
发呆。
然后关闭。
我深信写作是归属于深夜的东西。其实也不仅仅是归属于深夜。但是适合于深夜。

在为一个故事苦恼。翻来覆去。不知道如何写。

大部分的话,新找了一个树洞倾倒:https://bangdream.space/@xeoplise
虽然群体有些不同,还是挺钟爱这种没有人认识的暗色页面。可是不知不觉认识到自己已可算是大龄。
于是时而怀念过去。

最近的活动:企鹅在纸上涂涂改改

我一直记得可能会有的那只蓝色猫。我还想找到那只蓝色猫。想有个人能一起去寻找那只蓝色猫。

有些可惜。让我们在未来重逢吧,今天先…这样。

最近恢复了读书的习惯。一件好事。

和从前一样,和很久很久之前的从前一样,在夏天的午后骑车去图书馆,抱怨着阳光和树荫,背着几本书回来,和以前没什么差别。

琐碎的大概是以消遣为目的读着书——其实自以为不是消遣的,但是从读书的类型上来讲可能也只能说是消遣,不过自己也就是想看罢了。科幻小说,推理,外国的小说。

今天把村上春树的国境以南读完了。

说起来其实感觉是一件挺羞耻的事情。我是说到了这个年纪还在读村上的书。他的书给我的印象浓重的留在高中时期,青少年读物,适合迷茫正在成长的青少年。但是说到底我还是喜欢他的书的。那本厚厚的奇鸟行状录一直想读,一直琢磨着什么时候去读。可惜前些天去图书馆的时候在村上的架子上没瞥见那本,只好借了这本。特地挑了林少华译的。

结果就回想起了那些自我的欠缺,和那些远方。

…铺垫这么久,其实也就想说这一句话罢了。

碎片 4 墙壁

原来都是14年写的了啊。

要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那么还是从动机开始吧。

因为前些日子将永恒之柱这款游戏通关了,这两天陷入了深沉的贤者时间,不知道找点什么玩,或者说找到了却提不起劲。例如异度之刃啦underable啦,总觉得味道不太对。然后今天实在受不了了去翻自己Bangumi上的想玩,抓到一个名叫Seventh coat的同人游戏。

这游戏的思路大概就是讲一个同人游戏制作者的心路表达balabala…..倒不是说有多好,毕竟我也才刚刚开始玩…但是怎么说,挺能打动人的。挺能打动我的。

于是我关掉游戏,开始来弄Blog。

做了以下的两件事:把博客的自动更新功能弄好了,原因好像是从哪里搬过来的时候用户名不统一,权限不太对..似乎是这个。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我还是翻了半天才弄完,主要是因为我很蠢的在ftp外面的一个其他的文件夹里也塞了个WordPress…我说我为什么怎么弄都没反应啊哈哈。

然后是把博客的图标弄对了…发现自己之前裁的时候裁的跟狗啃似的,也很弱智。

接着试图在边栏那边加一个留言板小工具…结果翻了半天没效果,于是还是算了…。

还是把话题拉回来。

…..太久没写文章,都不知道怎么写了,有很多想落笔的,一口气说出来很难看,但是这样不知道怎么写又很难受。蛮难过的。

简单的介绍一下。Seventh coat文中的‘我’,也就是同人游戏的制作人,在经历了一年让自己失望的商业游戏开发的日子之后,辞职回家,自行制作同人游戏。然而结果是惨烈的,5年了制作出寥寥几款游戏,有一些知道和认识的人,但也仅止于此了。个人的留言板上以月为单位的留言,大概能显示出他的不如意。

然后有一天收到了一封粉丝的信——

故事可以说算是从这开始。虽然游戏里其实不算是从这开始,我这么讲大概方便理解点。..其实我也就玩到这。

 

…………..该怎么表达我也和他一样甚至还不如的这种心情呢?

在自己大学毕业之前,读过一本轻小说,内容是和这游戏类似。名字叫做“艾蕾GY”。当时读着只是朴素的读了,没有这么深刻的感受,到了今天终于被这个Seventh coat戳中了内心。

仔细想想其实我刚来这工作那会还是有过不少新念头的,到了现在这个项目,已经都不会去想了…上头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真的想也变成一位创作者啊…

但是你看写个1000来字的闲聊都能要了我老命。…如今我已经不太做得到什么了吧..而且玩的越多,看的越多,越加发现自己的不足。

其实之前也在琢磨着想认真写一个几个故事串联的中篇啊,或者是之前写的海底的续篇之类的…结果这两天真的有空了,又完全没想起来。

不过现在想起来了。也不敢保证什么…有点头疼。

 

啊就这样吧。

 

突然想起来可以把自己之前给空中花园写的东西整理一下,写设定总归是没有太大压力的……..?

感谢读完这篇完全不成章的闲聊,感谢读完这个不成器半途中端的我的文章,顺便虽然边栏的留言小工具懒得弄了,还是可以善用一下留言页面。

以上。

倦于起名。
在很久之前就不擅长这件事。
故。

最近有时陷入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之中。夜里回家。看着那些高耸的,沉默的巨大建筑,高大的吊车,仿佛自己就像在看某本电影一般。
巨大的黑影。随着逐渐的前推的镜头缓缓拉进。
耳机中,宛如在一层朦胧的轻纱后面持续的播放着的轻快小调,所产生的对比反差,更加深了这种…疏离。
自身意志和自身的疏离,自身和自身所处的疏离。
那种庞然静谧着的…
那种自我的渺小…

上个周末,和逐渐年迈的母亲进行了一年一度,长达1只半螃蟹和它的一万只脚的相谈,就西部世界这片子好看达成了共识。
其余闲话在此就不再多提了。就此事的行为而言,仔细想想也挺有趣的。不知不觉便形成了一种惯性。

那一切的繁华都被笼罩在河的对岸,有时会试图淌水而过。
在夜里,还是会意识到那个属于你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