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the Jailors

With their jingling keys, the Jailors sit in their deep catacombs…

一篇有关那些的组织的论文

附上你的请求;然而,我要花一些时间来强调我不喜欢被这些小个子像仆人那样使唤。我有责任和工作,而这些和他们——还有你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自己真的完全理解或是理解那些严重性。好吧,我相信它。不过附加信息还是必需的。他们会寻找他们自己,因为我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更进一步的帮助它们。有些人在之前就来了,有些人将要来到——门的意义就是为了被打开。

关于狱卒

带着他们叮当响的钥匙,狱卒们坐在他们深深的墓穴里,用他们被遮住的双眼看着其他人。他们等待着,他们看着,不过他们看到的是多么的少——他们没有看见那些囚犯们的爆发——那些寻求帮助的哭喊,能够被听见的哭喊,和偶尔响起的回答。他们寻找着我们,在那些静谧的地方,那些无法在地图上寻见的地方,那些无法在抄写纸上发现的地方,寻找着。但是他们不会知道,就在他们的鼻子下面,我们也在等待着,看着,等待着打开门的那刻,走出来,拿走在他们手中应当属于我们的余下的一切。

他们就这么等待着,伴随着越来越重的钥匙——而我们的姐妹会耐心的在她们的网中,永远的耐心着。

 

这个被我们所认知为囚犯的组织对于他们自己来说,称为“基金会”。在所有利用我们来谋取私利的家伙们中,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是最古老,最危险的一群。他们冷血,小心翼翼,时刻保持着警惕,一旦他们找到某种打开门的方法,或是从某个我们的代理人中提取到知识,我们就会陷入一种悲惨的地步。最早提到他们到来的是1344号文档“关于那些该下地狱的”其中叙写到他们的内容用了一种过去的时态,就好像他们一直被知晓在那里一样。

这本书提到了那些最终被遗弃在狱卒的照顾下的人们。最初的例子是Cullahain Binhalateeb的故事1中,Cullahain Binhalateeb试图拯救自己的亲兄弟(另外的说法是情人),他发现被关押着受到了折磨,并且残废了。在我们所知中,Binhalateeb是第一个如此提到狱卒的。

现在,我们建议所有人一旦发现狱卒就快速的删除自我。在他们的历史中,只有四次我们成功的突入了他们的据点,并且只有两次我们毫发无损的逃脱了。在摆脱他们拥有的Voice of God时,我们很幸运得到了援助2,如果再次拥有这种机会,我们会去杀死它们保护的Great Betrayer3,不过直到那个时机到来之前,离他们远一点。一条毒蛇必须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袭击一个被装甲包着的脚踝。

“那对曾经点亮了我的生活的眼睛如今变得呆滞,空洞。即使我摇晃他的手臂,他都不会回应我的恳求或疑问。他的狱卒为了获得那些他不愿交出的情报切断了他的双腿,余剩的部分还有烧伤的伤痕。稍后,我发现他的嘴里已经没有了舌头和牙齿,而他那动人的嗓音也再也无法响起。看到了这些,我担心起我自己在这个地穴中会遭遇到的命运,不过幸运的是,之后遇见了一些有着强壮四肢和敏锐视觉的小狗。我们一起逃跑了。我在我兄弟的喉咙上开了一道口子,他的血流淌在地上…不过比起这么留他在后面,我更宁愿这样。在逃跑的路上,我仿佛听到他的鲜血为我解放了他的灵魂,而哭喊着感谢。”—Cullahain Binhalateeb, “Blood my Blood” 4

1:更多关于Binhalateeb的冒险可以在The Book of Masks and Dwarves中找到

2: 他们获得这种东西的方法是未知的,并且我们必须担忧,比起我们所拥有的,那里有更多的类似的东西。

3:我能够感觉到你关于这的双眼,古老的那一位。我们正在看着。我们正在等待。给我们时间。你会坠落的。

4:摘自“关于那些该下地狱的”

 

原文

翻译了第一段有关基金会的段落,最后一段引号内的内容原文有着刻意添加的拼写错误…这里努力的试着复原了。

其中提到的东西都没有在基金会的相关文档中找到。之后在论坛发帖之后看看,有补缺会再次更新。

自己都觉得很多地方不通顺,可能会润色一遍…总之,各种问题还请多多指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