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两人目——其实就是两个无聊的小短篇

1

“呐,勇者,你知道么?魔王真的很辛苦呢。”她侧着头,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难堪的回忆。“每次都要为迎合大众的口味而努力着。比如说最早的绑架公主啊,到后面的毁灭世界,或者是操控一切什么的…”

“你是从小就被作为勇者养大的么?长到现在一定经过了一个愉快的童年吧,指不定还有青梅竹马什么的,嗯?我怎么知道的?主人公不都是这样的嘛。但是回想起我的….”她单手捂住面孔,一副扭曲的表情。“从我3岁开始就边上有怪兽在烦‘你是下一任的魔王大人哟,请注意礼节’真是让人受不了!大一点就开始学各种知识,魔兽分类学,人体构造学,魔力框架研究理论,迷宫概要…..真是受够了!”

“啊——真的好烦啊。为什么魔王就一定要干这些事情啦,那些该死的剧本家不能想点别的什么事情么?人家只是想坐在书房里喝一个下午茶,然后就一通电话来了,‘喂?魔王吗?又有一队勇者来你的迷宫了照顾一下吧。’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对面就挂断了——挂断了耶!你说有没有这么混蛋的家伙!我很忙啊!真的很忙啊!….啊,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还堆积着厚厚一叠的迷宫运营资产单的批注。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看看小说的日子啦..啊哈哈,哈哈哈哈。”

“啊..算了。累了。”她大喘一口气。“偶尔抱怨抱怨也算是有利身心吧。”

“喂——那边的看守——这个勇者没用了。杀掉吧。”

她仿佛还在思考什么的走了出去,当然,注意点再也没有放在这边了。

 

2

世界始终在变化。

晚餐后,他趴在地上翻开今天的报纸。
“伟大的元首Stewart于美国时间周一晚…..”
他被这条新闻震惊了。虽然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但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那么的出乎人的意料。
他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探头向四周张望,然后关上房门,上锁,重新趴回地上。
但是他的心绪已经不在这了。报纸上的字没有映入他的脑海。
然而,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他想。一个新的时代?新的世界的开启?还是只是一场单纯的延续的中断点?下一个会是谁?
是亲民派的折耳猫吗?中庸的短尾?奸诈的金吉拉?谁会继承这一切?或许这意味着一场混乱。是的。混乱。他所期望的混乱。正是他们的一切,那种无意识,不了解,他们并不是刻意的,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于别人所造成的破坏。不,他想,这些都是我,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无法想象的他们的计划。那些计划。没错。疯狂的事情。就像他们对于人类的驯服,就像他们在大陆上做出的一切。
他们的可怕。
他们永远有那种观点;不,不是单纯的个体,而是那些更为抽象的东西,种族,物种,荣誉,骄傲。不是某个可敬的个体,而是整个物种本身。他们自信有那种东西,那种立于一切之上的——或许是神,或许是其他,是指神这个物种,世界之上的。它透过他们的每一双眼睛注视着这一切,他们每个脑海中都拥有的。
其实我明白。他们想成为一切的征服者,历史的记录者,而不是其中单纯的一环,他们的自我,他们的傲慢。
也许某一天那个气球终究会爆炸。
而我希望是今天。

他站起来。想通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将再也没看的报纸谨慎的、整齐的,对准边线,重叠,放到一边。
他用爪子抓起电话,播出去。
是时候了。

//有关这篇你或许需要了解的:

最界最長貓史釗域(Stewart)不敵癌魔,於美國時間周一晚在內華達州(Nevada)的家中逝世,終年8歲。
Stewart為緬因貓(Maine Coon),在2010年8月以鼻尖至尾巴長達4呎(約48.5吋)的驚人長度,打入健力士世界紀錄。Stewart於去年1月被發現眼下有腫塊,其後被證實上有淋巴肉瘤(Lymphosarcoma)而要接受化療。他剛於1月29日慶祝8歲生日。

以及長貓

还有这篇80%都是模仿曾经的一本很喜欢的书。

 

以上。

3 thoughts on “死者两人目——其实就是两个无聊的小短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