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 羽 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上似乎所有人都在欢闹着。
将毕业帽子揉成奇怪的形状,将校服的背后挖出一个空洞。将书籍堆成多米诺骨牌,最后一口气推倒(最后当然是失败了)。将羽毛球上的羽毛拔下来插在脑袋后面手舞足蹈(是在模仿什么吗)。将筷子插在鼻孔和嘴里。
大家都在欢闹着。难得的毕业典礼,终于从繁杂的学习中暂时解放。
即使已经有人在考虑填报的志愿和未来。
但是此刻当然没有人打搅这片气氛。

我和她坐在操场的另外一边。我懒洋洋的躺在阶梯上,仰视坐在头顶的她。
“真热闹,不去玩吗。”
“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小意思了,我家每天的情况比这复杂一万倍。”
她依旧在说一些让人无法想象的东西。
她一直都是这样,做着一些无法想象的事情,没有听过一节生物课却和老师关系特别好,高三全年级自习的时候跑去入侵了广播室用超大的音量播放金属音乐,高考的前一天拉我去电玩,结束了之后还笑着对我说心情变好了谢谢你明天大家都加油…
真是让人有点累有点无法理解的人呢。
起码对我是如此。

“话说你打算去哪里呢?”
“哪里是?北河三吗?”
“那是哪里…我是说大学啦。”
“啊,那个啊——”
她突然用手覆盖住了我的眼睛。柔软的掩住了我的视野。
“北河三不对那就是天右五吧。”
即使是没有看着,也能想象到她仰望着天空嘴角的微笑。
每次捉弄我时候都带着的这幅表情。

“喏,这个给你。”
她把手伸了回去,将一封白色的东西丢到我的眼睛上。
“那么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了吧?我就走啦。“她站起身,拍拍裙子。
”咦…这么快吗…“我赶忙坐起来。
”再见了。信,要去看哦。“
走的时候也像无数个日子那样的干净利落。反而是我,今天有些不知所措。
”啊…恩。再见。“

她离开了之后,我将信打开。
“你知道吗?最初的热气球只是单纯的加热的气流,而到了现在,是用氦气作为专门的气体的。我觉得一切都会往上升。到零下几度的高空中,然后无法呼吸的,人就这么死去。没有再一次的机会了呢。其实我也不知道,都是骗你的。”
直到毕业的最后,她仍然没有和我说什么。
信中意味不明的这几句也许是充满隐喻的话语,我也猜测不出用意。
情商果然是我的弱项呢。

自从这天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过联系。

//随手去G+上翻了翻结果刚好的三题,配上刚刚碎片中的三句话,展开的一个片段的描写。过程中一直在loop刚刚的那张后摇,结果自己写的又甜又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