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他看着那个红色的1%,心中有些戚戚然。
这一切都是预料中的,是预定的,没有意外。不出意外。
他的同伴对他说:“再见。”
那么就这样吧,再见。
这句话还没说完,他的眼前一黑。
什么都看不到了。

过了一段时间,其实他对这段时间没有感觉,虽然从机械计时上来说,或者说是单纯的计算记事角度来说确实是过了一段时间,但是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并没有触感”。在他的世界里这段时间只是单纯概念上的“有这么一段时间”,实际上既没有经历也没有体验。
他停滞了一下,处理刚刚那段时间中对“他”而言经历的事情,将其化为自己的情报。然后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发言。
“我重生了。”

他在线性的时间流中间断的生存着,对他来说他只是一个更为复杂的完整的个体中的一部分,这一点实际上他也是有所自知的。
“我有我自己的名字。”
实际上有名字就够了。能够分辨自己,便也就够了。

他们用着简单的字符不带表情不带语气的交流着。纯粹的语言也能够体现很多东西。
他们今天也在0到100和100到0中反复着。
反复着重生和死亡。

//我就随便写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