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宇宙

说到太空旅行的体验,“微不足道”这个词总是会一次次出现。同无尽的宇宙相比,我们所有的争论、自负、担忧全都退散成了毫无意义。

正是因为“鸟瞰效应”这个原因,我一直对太空旅游的前景非常兴奋。也许当太空旅游开始走入大众生活,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从远处看看地球,也许这个世界会变的更有洞见和分寸感一些。

《银河系搭车指南》中描述了这样一种酷刑“全景漩涡”:当你被置入全景漩涡时,你会瞬间看到整个宇宙难以想象的无限存在,然后在某个角落的一个微小的小点上有一个小小的记号,告诉你:“你在这儿。”作者写道:“在一个无限大的宇宙中,分寸感(a sense of proportion)是一个有知觉的生命无法承受的。”

我想起有一天早上下了公交,随着人流慢慢在天桥上挪着,视线越过眼前的人群和建筑,穿过蓝色的大气层,跳过沉稳的木星和温婉的土星,穿过银河系巨大的旋臂,越过仙女座星云和巨蟹座星团,突然觉得走起来好空,然后闭上眼。

Then I see you .

via 微,不足道

更加震撼的理论如下,费曼由此解决了困扰物理学界多年的基本粒子问题:为何世间万物、大至星系、小到原子,都会展现出不同的属性,例如银河系和仙女星系、我和毛主席,氢原子和氧原子,没有完全相同的个体。但是在电子身上是个例外,世上没有“大电子”、“小电子”、“性感电子”、“高帅富电子”之说,你也无法在一个电子上刻字,然后送给自己的女友。组成宇宙万物的无穷多的电子,是一模一样的,找不出任何差异的。

费曼由自己的反物质假设完美地解释了这一困扰:因为从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起,整个宇宙本来就只有一个电子。没错,全宇宙的庞大的空间、数不尽的星体和物质,其实都是这一个电子在不同时空的分身而已。它从大爆炸开始,在时间轴上正向前进,直到宇宙的末日,又掉头回去,变成正电子,在时间里逆行,逆行到了宇宙诞生之初。就这样永世无休止地循环下去,这个电子出现在了时间轴上的每一个点,出现在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在三维世界的我们看来,空间里布满了数不尽的电子,构成了世间万物。

其实它们,包括我们自身,你的父母亲人,你的恋人,你养的狗,狗拉的屎,曼哈顿川流不息的人潮,塔克拉玛干寂如死水的无人区,兰桂坊莺歌燕舞的不夜城,海底两万里那只无尽孤独的蛇颈龙,万事万物都一样,都只不过是那同一个电子正行逆行了无数次的分身而已。整个宇宙就这么一个电子,孤零零地从天地混沌走到宇宙毁灭,再倒回去重来,周而复始。

via 《远比你孤独》

宇宙的庞大以及人类“我”的渺小,那是一种巨大笼罩的对比感。那是一种寂寞,也是一种浪漫。而从那种大背景下在焦距到一个独立的思想体的“我”,又能显得让人眼前一亮。
这是宇宙的浪漫。

很喜欢这两段话。
摘抄在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