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ed

——如果你要问这是一个什么故事?
少女会沉默着看着你,盯着你直到你到放弃这个问题
少年会回答:大概是我想找到点什么…或者说想看到点什么的故事。
——具体是什么呢?
谁知道。

卢克会啰嗦的从旅途的开始给你讲起——
那是一个晚上。

 

少女:拥有在如今已经少见了的编程能力(在如今已经被称为“魔法”)看起来大约17岁左右,白色连衣裙,手腕上带着蓝色的透明手环。中间闪烁着光,冷漠,有时候有些毒舌,卢克是她在某个废弃机器人坟地中找到,并重新编写核心逻辑属于她自己的机器人,但是连一个扳手都不会用。
出生地未知,似乎能够看见曾经有接受过高等教育。

少年:干净黑色短发,黑色大衣和工装裤常年能看到机油渍,背上背着猎枪。
到10岁为止是一如既往的普通民众,但是父亲在一次居民区的“开拓”活动中失去联系,与母亲相依为命,退学之后来到机械店打工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在机械改造方面的天赋以及爱好。修好卢克的行走足和声放系统是他做的第一件事。对各种各样的机械部件着迷,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没有金钱观念。
自己身上会常年携带武器,擅长一把重工产仿造温彻斯特M1873外形的磁轨步枪,但是经常因为各种原因(最大的原因大概是麻烦总是发生在面前)而失去最佳的射程,或者没有开枪的机会。

卢克:曾经的事情随着过去量产记忆逻辑模块的损坏而遗失,最早是苏醒与机器人坟地,除了核心芯片之外全毁。在少年和少女的帮助下修理好,可是核心芯片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如今和普通机器人相反的啰嗦的性格。身上的部件和功能正在持续稳定的增长中。

 

某个已经遗失掉时代记数的年代里——
人类生活在机械化异常发达的都市中,自律性四足球体机器人和人类共同生活,维护着都市。
母亲告诉他,以前的人类生活在蓝天之下,但是他从来不知道都市的边境在哪里,厌倦了灰色的钢铁颜色,期望有一日能够看见不同的东西。
直到有一日遇见了一个坐在自律机器人头顶的少女
为了寻找都市的尽头他和她踏上了旅途——

 

被强盗团抢劫的少女,被污染水源的变异人社会,人造光源强行生活在蓝天下的迷你社会,对机器包有信仰的社会
他们从这些Area中走过,有些崩溃了,有些在崩溃的边缘

直到某一天他们走到了都市的边际,穿过层峦叠嶂的建筑,看见宛如荒漠的大地和终于能够看到的灰色的天空……

 

远处一颗球体从天空中落下,振动,它仿佛病毒一般的蔓延伸展开
“去那里看一下吧”
在荒漠般的路上补给殆尽,快要饿死的时候碰见了另一个两人组。骑着摩托,少女坐着同样程序异常的自律机器人。当少年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拥有相同的名字。
被某种不知所措的念头充斥着脑海,少年骑着自己的摩托向着自己城市的中心飞速回奔。全然没有看到另一对双人组忧伤的眼神。
当他半死不活的终于回到“出生中心”啊,原来所谓的人类不过是为了填充都市的另一种机械罢了。

 

同样的程序在大地上无数的都市发生着。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为了让人类延续下来,科学家们发明了一种球体,能够自动的制造,生成都市,成为人类的新的居所。然后没有预料到的是所有人除了尚在出生中心没有出生的婴儿,都被生化病毒直接杀死,为了“人类生存”这个最高目标,都市的总体意识干涉了婴儿,注入纳米机械,自动生成性格。
这就是新时达,不,是遗留时代中的人类。
对于自我意识的怀疑以及对于世界的绝望,少年在少女的阻止下按下了都市的总开关,所有都市的机器人全部往这个中心靠拢——他们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大的球体。
……
这个都市毁灭了,无数个都市在天空的彼端降临

 

这是源自一本大友克洋的MV小短篇的动画衍生开续写的故事。

因为要应对漫画编剧的征集,所以做了人设和大纲..还有一段小短文。——当然对于我来说这个大纲是尚属满意的,其实可以看出像是“壳都市之梦”还有“死亡代理人”以及“奇诺之旅”的痕迹,不过并不算重,对我而言是很满意的了。可是那段短文写出来感觉“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烂一点味道都没有”。非常的让人难过。

 

以下是单元剧的线..其实也尚属满意…


 

信仰机器人的区域
因为“冒犯”被追打,少年被抓住,少女被带到反抗组织逃过一劫
洗脑教育
A part
因为机械派掌控着关键的食物散布渠道 反抗组织只能通过袭击仓库来获得粮食
B part
对于信仰方而言 这是纯粹的“恐怖袭击”
一切都应当纳入管理之中 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个齿轮 机器人是其中的关键齿轮
少年使得一手好枪法 甩锅“只是被少女使唤,讨厌很久了”说起来一副咬牙切齿的悲痛感——假装被洗脑,优秀的军事素养,换取食物和住宿
然后被洗脑(?
对于反抗派越来越难以获得食物和物资,在上一次袭击的过程中损失了相当的人手
试图通过声东击西来袭击最后的Key Point 食物制作工厂
各自为战的少年少女碰到了一块
最后因为战争 食物制造工厂大爆炸,罐头和流质食品乱飞
恰好发现躲藏在工厂中伪装成工作机器人偷吃的卢克
乱捡了物资 跑路了

以下是第一段:…非常不满意,不过好歹算是写完了也就丢上来算了…

和前些日子所做的一切一样——他们早上睡醒 从睡袋中爬出
“今天的罐头?”少女梳理着刚刚及肩的头发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简洁的问着(外表17岁左右 白色连衣裙 手腕上带着蓝色的透明手环 中间闪烁着光)
“在卢克的驾驶舱里吧。”少年回答着。
“嘿我好像听到谁在叫我?谁~在~召~唤~我~是到了醒来的一天了吗是到了新的一天了吗那么卢克就结束休眠时间咯睡醒——哔哔叭叭…”宛如一个球体一般的机器生物从边上“站”起来,支持它的是四根螳螂一样的机械足,头部的正面示意灯频繁的闪烁着。
“闭嘴无机物,罐头给我。”少女面无表情的说。
“啊——啊——罐头被我放哪里去啦——”“砰”这是那个球体机器人被什么路边的大颗齿轮砸中的声音。“机械白痴,换个记忆逻辑模块吧。”
少年自顾自的拆开自己那份早餐,对面前的闹剧已经习惯了的旁观着,“和平的一天…”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我们的补给要用完了,顺便上上个区域找到的瓶盖也快要用完了。”
少女转过头,盯着那个少年。空间被沉默笼罩了几秒钟。
“一双小机械手而已…实用且价格低廉,不装白不装。”他偏着脸。
边上的机器人从那颗巨大球体的两侧刷的伸出两只纤细比例不大对的机械手“啊哈 我也能干点精密事情了!”弹起空气钢琴,那颗头还一晃一晃的。

和前两天的行程一样,他们从乱七八糟的垃圾堆中分出一条勉强能通过的道路,大型的齿轮 螺丝 断裂的钢材 残破坍塌的建筑物
“嘿你们看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机械手的活跃大表现!”卢克从路左侧捡起一块布满灰尘,有些断裂痕迹的木板。
上面印了四个大字,“机械至高”下面还有不少小字“我们尊敬的神明机…”后面一些看不清了。
“好像也不算太久远,估计就在前面。”少年从卢克正面的驾驶舱内探出头,和坐在卢克顶上的少女说道。
迎面而来的却是从上而下的一脚踢击,“说了多少遍,这种角度,禁止”
“啊哈!我感觉很难受!”
“不用你自作主张配音啦卢克!”

大约在中午之前,他们穿过一道破败的拱门 已经能看见人类生活的痕迹。
“阿姨好 请问附近哪里有最近的机械中心呢?”少年从卢克的驾驶舱里跳下来说到。机械店是找到人类聚集点之后永远首要的一站。一方面是处理一些路上发现的勉强还能用的零件和残次品,弥补一定的收入,另一方面大概就是满足少年的个人爱好了。
但是友善的问候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裹在黑色头巾下的妇女抬起头,却只能看到阴影中一双恐惧的无神的双眼。
“天哪…神佑吾辈,我,我并不是主动和这个…交谈的,神佑吾辈,神佑吾辈…”她重新低下头,低声念叨着,疾步走开。
坐在卢克的头顶,少女仰望着并不高远,目之所及全是电线不满的“天空”。
“腐烂的味道。”不动声色的自言自语。
“咦?咦?没有什么能吃的呀?”

两人一机器继续往前走,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也能看到了无声搬运着东西的其他四足机器人,但那些人类全都仿佛在看鬼怪一样的抱着奇怪的眼光。
连卢克也大概是被环境所感染的一言不发。

直到他们被一行穿着制服长袍的人所包围,那些人沉默的站在路的中央,周围的围观群众也越来越多,都有着那种无神,却又狂热的眼睛。
“你们好,这里到底是——”少年问道。
“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
从窃窃私语开始,声响宛如波浪一般越来越高。最后汇聚在一起

异端。

少女歪着头在想些什么。和环境不同,也大概没有看到少年拧着嘴一副麻烦的表情,卢克用扬声器表达了他高昂的兴致。
“啊哈怪不得有一种奇怪的预感!”
刷 从面前那些长袍之人的手中,一人一把举起机械造物。
“哦哦哦!许久没见的东亚重工产m36电击枪!”
“行了卢克快跑!”少年娴熟的从大衣的内部丢出一个手雷状的东西。
“异端!”长袍人群也扣下了扳机。
烟雾弥漫。

散去之后的是被麻痹了躺在地上的少年,失去踪影,能够明显发现痕迹的卢克(毕竟有点大的机器人),以及仿佛从未出现过的少女。

 

嘛,为了对付那个编剧的征召还写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之后理一下丢上来算了(也许不会有这种之后,谁知道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