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161013

最近被工作的烦心事缠身。
重新开始每天听歌,坐公车,等待。
有时候会和一个人相遇,大多数时候不会。
肯定不会开口。

被缠身之后才发现到就算离开那些扰人的荧幕,掌中之盒,也早已失去了内视和外视的能力。
我不想就这么双脚被绑在地上走路。
如果无法幻想,只能叙事,那是该有多么的绝望啊。
现在才知道那些迷宫是多么的梦幻和充满魅力,连带着那些被自我混淆的记忆一并。
然而都已经是年轻的余裕了。

今天看到一句话
梦是现实的延长线,现实是梦的延续品。

哪怕是我已经沉入泥潭,我还是想抱有自我的意识。
哪怕是无用和无意义的意识。

于是到来的是新的一轮的誓言,每两天,甚至是每天,都写个200字,300字吧。
就算是过去再瞧不起的此类碎片。
描绘梦的能力,希望还能找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