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161031

倦于起名。
在很久之前就不擅长这件事。
故。

最近有时陷入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之中。夜里回家。看着那些高耸的,沉默的巨大建筑,高大的吊车,仿佛自己就像在看某本电影一般。
巨大的黑影。随着逐渐的前推的镜头缓缓拉进。
耳机中,宛如在一层朦胧的轻纱后面持续的播放着的轻快小调,所产生的对比反差,更加深了这种…疏离。
自身意志和自身的疏离,自身和自身所处的疏离。
那种庞然静谧着的…
那种自我的渺小…

上个周末,和逐渐年迈的母亲进行了一年一度,长达1只半螃蟹和它的一万只脚的相谈,就西部世界这片子好看达成了共识。
其余闲话在此就不再多提了。就此事的行为而言,仔细想想也挺有趣的。不知不觉便形成了一种惯性。

那一切的繁华都被笼罩在河的对岸,有时会试图淌水而过。
在夜里,还是会意识到那个属于你的位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