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一句话

最近恢复了读书的习惯。一件好事。

和从前一样,和很久很久之前的从前一样,在夏天的午后骑车去图书馆,抱怨着阳光和树荫,背着几本书回来,和以前没什么差别。

琐碎的大概是以消遣为目的读着书——其实自以为不是消遣的,但是从读书的类型上来讲可能也只能说是消遣,不过自己也就是想看罢了。科幻小说,推理,外国的小说。

今天把村上春树的国境以南读完了。

说起来其实感觉是一件挺羞耻的事情。我是说到了这个年纪还在读村上的书。他的书给我的印象浓重的留在高中时期,青少年读物,适合迷茫正在成长的青少年。但是说到底我还是喜欢他的书的。那本厚厚的奇鸟行状录一直想读,一直琢磨着什么时候去读。可惜前些天去图书馆的时候在村上的架子上没瞥见那本,只好借了这本。特地挑了林少华译的。

结果就回想起了那些自我的欠缺,和那些远方。

…铺垫这么久,其实也就想说这一句话罢了。

碎片 4 墙壁

原来都是14年写的了啊。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