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班地铁

等很久了吗?
:没有。
有见到吗?
:也没有。
那就看看今天能不能等到吧。
她说:嗯。

等一班地铁,都市传说,匿名版和论坛上传的有板有眼。还有不少目击者
列车的腰线从车头到车尾拉出很长的与众不同的蓝色长线,好像也就这点差别
但是传说中这班车的6号车厢里会遇到一位占卜师,能解答人所有的疑惑。

他们是在qq群里认识的,源头是同一个朋友,一个普通的动漫讨论群,他对她也没留下特别的印象。傻屌复读,色图,交谈,有时候甚至分不清性别。普通的随机群友。

聊到地铁传说,有一种广而流传的说法中提到的列车的车站距离他很近,展开了话题。
她有些突然的表达出对地铁线路和班次的了解。
有的时候活积累的太多,加班的太迟,错过了恰当的末班地铁,不得不了解。
她这么说。
刚好这个站也是她通勤中转必经的地铁站。

那么今天就去看一看吧。
今天就去看一看吧。
在朋友们的鼓动下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我下班可能很迟,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在xx站见。
又看了几话动画,仍然稍微有些忐忑。穿上入秋时节的风衣,习惯性的背上包往地铁站的方向走。

7号线的前部站台,循着手机信息找到座椅,对她有些小巧的体型惊讶(好像有点不礼貌)
局促的挥手,打招呼,互相认识。
带着眼镜,苍白的脸色,发梢有些干枯的中长发,咖啡色的双排扣长大衣在她坐下时仿佛能裹住整个人。
你相信这个传说吗?
:或许是真的吧。
有时候还挺向往东京的那种都市传说事件。
:嗯。
她在现实里说话带着网上打字交流时不太能感受的简洁的清冷味。话说回来其实在网上也没有私下聊过很多话就是了。

等一班地铁,他们不知道这一班地铁是否存在,是否会来,苍白色的灯光无死角的照亮站台,这个站并不算什么热闹的站点,平时的人流就不多。带着引导标识的站台管理员悠闲的靠着墙壁玩手机。

:啊,需要热咖啡吗?
她犹豫了一下。
:好的,谢谢。
简短而礼节性的道谢用笑容。他想。

接近末班的时间,广播中也响起了到站的提示。
:明天还继续等吗?
她出乎意料的问道。好像是第一次相对主动的提问。
嗯,我明天也想继续等等看。
:嗯。
那也这个时间吗?
:嗯。那,明天见。
她上车后隔着塑料玻璃车门对他挥手道别。

其实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这么直接迅速的就答应下来,或许应该先问问,再聊聊。他并不是一个相信都市传说的那种人,第一天去等的这个心理除了对事件的向往外可能是群友的推动搅和起到的作用更大。
当然其实他也挺想见见她的。
回到家。父母询问,简单的应付过去。
他刚刚大学毕业,错过了大四整年的招生季,在做什么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可能是在看动画,打游戏,和所有的普通的日子一样。结果现在好像就有那么一小点的不太普通。
当然现在是一样,假装自己想要考研,每天在家中,在父母上班后看各种各样不同的电影漫画,和不同的故事打交道。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故事之后会怎么样。
有朋友,在互联网上只要会复读就总是会有很多朋友,知道的人认识的人。但是他们也和他这模糊的几个月一样,漂浮在一层白雾的后头,看不大清。
他不知道这样的随机群友们是否可以伸出手,是否能跨越电讯号和光。
他也没敢伸手。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他们碰面了。同样的座位。
真巧呢。
他说。
:真巧呢。
他看见她露出了小小的笑容。
我是闲着嘛..你之后还会等吗?
:反正是顺路..我挺想见见那个占卜师的。
是有想占卜的东西吗?
:嗯..是有想占卜的东西吧。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车辆即将进站,请候车的乘客站在黄线外,先下后上,有序候车”

等一班地铁,他们不知道这一班地铁是否存在,是否会来,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一班地铁的具体样子,颜色,型号,时间,位置。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每次站台报响时,还是隐约的有些期待。

其实只是都市传说吧,我前几天还在板子上看到了一个不同的版本
:是?
在隔壁那所大学的小公园里,能找到三只猫,橘黄色花纹的,黑色的,还有黑白斑点的。
按照花色顺序喂食,在下个月里就会有好运到来。
:太模糊了吧。
是呢,哈哈哈。
他猜想她是不是不太喜欢说话,或者还是彼此相当陌生的原因。
这样很难维持啊,有点尴尬,其实想到这个问题的瞬间已经很尴尬了吧。
侧着稍微观察一下,中长发的发梢间能看见左耳垂上挂着很小的海豚耳饰,在地铁的白光下意外的闪耀。
:嗯?
啊..没什么。
“下一班地铁,是末班车,请乘客们及时登车”
适时响起的地铁广播缓解了他的窘迫。
:看来今天也不会来呢。
她说:嗯。
她搭上末班地铁离去了。
明天见,她说。

虽然没有怎么认真约定过,但是既然这么说,那么等地铁还是会继续下去的吧。
明天也一样,后天也一样。
每天倒是也没有聊太多的话,偶尔说一些群里的话题,推荐喜欢的作品,也没有什么特别新奇的。不知不觉的说的比平时,以前,要多很多。说出口的话和通过网络的聊天不一样,没有复读,不会停留,无法重放。
也许是他少有的远离手机,网络,QQ群和白雾般的朋友们的时间。
地铁和她的形象倒是逐渐清晰。

她在大学毕业后,跟着一位学长进入了一家动画公司负责制作进行,其实她有的时候也会有些疑惑,明明每天已经下班很晚了,但是还是在这个站台上无意义的花费时间。
公司里的事情很多,一直很多。明明听上去是充满梦和闪光的工作,但是实际上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打不完的电话和理不完的资料。教育意义的动画短片,广告动画,手游的插入动画。什么时候才能做想做的作品呢。
她不知道累积了数十个文件夹的这些项目的未来在哪里,自己又能走到哪里去,这里毕竟是离她家有几百公里外的,仍然陌生的城市。

可能也正是在工作上不得不说的话太多,她在平日里的话越来越少。变得沉默。
但是这种等地铁的时间倒是给她带来了一种安稳的体贴,就好像一个温暖的角落,一场大雨中的屋檐。和一位有些疏远有些熟悉的人,同时等待雨停。

对他来说她的工作可以说是憧憬的,作为动漫文化的爱好者,又有谁不憧憬成为一个业内呢。但是却也为她话语中那些落到脚下落在手中的那些具体的内容所困扰,他想帮助她,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能够做到什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刚刚毕业,除了充满摸鱼的实习之外,甚至没有工作经验。他困扰着沉默,努力的寻找能说的话。
最终常常欲言又止。

雨还是没停。

又过了几周,他没有忍受住父母的唠叨,去外面报了一个补习班。早起,背包,上课,作业,仿佛也将要成为他一段时间的日常。
第三天的早上,他像前两天一样挤上地铁,在应该下车的那一站,他错过了。可能是无意的,也可能是故意的。
于是他在地铁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然后在那个时间点,在7号线的前部站台下车。

他逐渐爱上了坐地铁。
毕竟地铁很便宜,只看上车和下车站来计费,可以随意的坐着绕圈。从起点站到终点站单程约一个半到两个小时。观察世间真实的人的故事,或许比起虚构的剧本们让他觉得稍微充实一些。
早高峰时期困倦的上班族,大声交谈的老太太们,年轻人们总是低头看手机,一个大叔从包里出很少见的报纸展开阅读。
他从一号线坐到五号线,转过几趟车,在高峰期被挤下来过,也有过地面阶段的城市郊区中飞驰,漫长的车厢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往前也见不到,往后也见不到。挂着的拉手们前后摇晃舞蹈。
有时候能听见风声,漆黑的地道中呼啸着来回扇动,没有出口的风在两侧一同奔跑。
然后到了时间,他会在那个站下车,在他们约好的站台和已经熟悉的休息长椅。
有时候交谈,大多时候不。

冬天到了。
时间仿佛很短暂,但是也仿佛很漫长。他们还有在等那班地铁。或许也没有。
温度从十几度一下跳到零几度,她在大衣上还缠了一圈暖色调的格子围巾,袖口中半露的指尖捏着从自贩机里刚滚下来尚有余温的罐装咖啡转圈。
冬天的地铁站相比地面更加的清冷,随着每一次站门的开启,地道中冷风以及地铁车内热空调的风一同卷出。他们交谈着。

:谢谢你一直陪我等地铁。
没事没事
:这段时间是我每天最放松的时间。
我也…恩。
:我要走了。
…什么?
他的心跳突然慢了一拍。
:嗯..就是要走了嘛。公司已经2个月没有发工资了。虽然项目还在接。
…那是有点困难啊。
:之前不是也有说过,同期的有两个制作进行已经离职了嘛。
嗯对,所以你最近连到这里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今天带我进来的学长也走了。
嗯。
:所以我也要走了。
这样。那你会去哪里呢?
:不知道..会回家吧。休息两个月,等过年后再看?
她有点苦涩的歪着头笑着。

他突然找不到站在那个屋檐底下的路了,或者也许是风向突然变了,大雨斜着扑进来。淋湿了一整个面孔。
而那一班地铁一直没来,这些日子的等待不知不觉的在他心中挖出了一块洞,洞里放了一个人的影子。现在那个影子要走了,而地铁还是没来。

那…祝你顺利。
:嗯,谢谢。
:谢谢你一直陪我等地铁。

“请候车的乘客退到黄线外。”
时间到了。
站台的玻璃门打开。
:再见。
站台的玻璃门关上。
再见。
她乘上往常的那班地铁离去,他也转过身,拐过几个拐角,走上扶梯,从熟悉的出口离开。

之后的事。
他没有再坐地铁了,也没有再等了。
每天打开QQ,互联网上的随机群友们还会在一如既往的发好看的动漫美图,傻屌段子,复读,其中有时候也有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个名字和其他人不一样,在漂浮的白雾的世界中显的更加清晰,他知道了名字后面的一小点故事,比起普通咖啡会更喜欢甜一点的摩卡,比起关东煮更喜欢饭团,起身的时候会很小的跳一下,可能是活动身体。喜欢暖色调的颜色,喜欢海豚,和大部分人一样觉得猫很可爱,希望在有一天能过养猫,如果更确切一点希望是美短,想去游乐园但是一直没有时间。
现在估计会有时间了吧。

这些可能是原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东西。
而未来,可能逐渐的在白雾中隐去,再度成为那随机中的一部分。

他回到普通的生活里,上补习班,学习,偶尔写作,写一些自娱自乐的小故事,主角常常是互联网上的傻屌群友,但是他已经认识到,很多东西还是没办法穿过去,穿过文字,穿过距离,穿过光和电讯号。

再之后的几个月里,发生了一些可以写也可以不写的事,例如,每年一度的红白歌会,V管人歌会,精日论战,春晚,抢红包,扩展到全国的瘟疫,交通管制,医疗挤兑。
而在这喧嚣恢复后,他收到了一条私聊消息:

>>考研准备的怎么样,有时间一起去游乐园吗?

終わり

呃原文和点子来自于群内聊天的等地铁,原本是等一班天气之子上映时的广告地铁,并借着这个名头面基。我觉得这个点子很有趣,拿其中一位群友作为原型写了第一稿。然后竟然改了两遍(我的天啊我竟然没直接丢那)。现在看看第一稿的气味还真好…中间写的不太行。
最后结束的时间已经是过年过完的现在了,翻了一下上映时是在8月末,这种时间的流逝也挺有趣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