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写给绯色的猫街。

一篇旧文,写于2012-07-06。关于猫街的事情有很多很多值得记下的,那段时光独一无二不可复制,充满着青春的无端浪费以及遥远互联的浪漫。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无法回避的基准点。

虽然现在似乎已经和这段往日时光彻底告别,但是那些的影响,大概无法摆脱吧。

那些朋友也早已远去, 那时所有的朋友都已远去。我也是远去的其中一位。

或许会有想回忆和记下的那么一天,或许没有。虽然我觉得可能记录一下比较好,但是这很难。

此文写作的时候深受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的影响,带有不可避免的模仿味,但是也确实含有真诚在的。后半段有些割裂,然后翻出来的时候比模糊回忆中的短了不少——嘛,好与不好,都是我写下的嘛。

哪怕是现在,看到第一句话,还是非常喜欢。


以下是当时写在正文前面的话:

很久没写散文,虽然是很久以前就想尝试的内容和题材,但是一如既往的拖延到现在才尝试了。并且模仿的痕迹重的惊人,也短的惊人。回忆是和忠犬很久之前的聊天,需要多多的练笔,但是就算如此,还是有心情了所以才随便的敲几百个字,几百个小字。
不算什么数。

baidu贴吧的排版我愣是弄不明白,手动换行真是麻烦的很,但是也没有办法。
也许有后续,也许没有。这种本来就不必有后续的内容,随口谈谈反正这些所说的都没什么所谓。

然后所有的话语声飘到空中,随着气流跑出了街的范围,如果是无风的天,就是随着人的走动,跟在谁的背后,偷偷的溜了出去,不再被人听见。


你让我看见早晨。我推开门,沐浴在晨光里。

从早晨开始,街道就开始营业了,但是这时候常常是没有人的。偶尔从院子的围墙后面露出个乱糟糟的脑袋,但是很快的又缩回去了。会有人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从木头门里走出来,对着太阳斜眼瞅瞅,晃荡晃荡,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偶尔有人来,大伙睡醒了,空下来了,聚集在广场上,随便的找个位置坐下,或者是站着,随便的说点什么,或者不说点什么,肩并肩靠在墙根上,观察着空气,望着太阳从东边往西边跑。
其实也没这么多空闲,一般也只是偶尔的抬起头,太阳就跑了好长的一段路了。但是只是间隔不久的抬头看的话,太阳又好像一点都没动的感觉。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往前挪动的。

也不知道大家伙是什么时候走的。
往往是在不知觉当中,人群中就少了一个人,说话说着说着,从一边又插进一个陌生的声音。人来了,地上飘起了点尘土,人走了,地上的尘土又落回去,也不多不少。

有点时候也分不清那么多的人。

站在广场的口子上望过去,在夏日的大太阳底下,人稀薄的只剩地上的影子,黑瞅瞅的,隐隐约约的晃动着,白光从广场周围店铺的屋顶上反射过来,或者是从远处的山上反射过来,从天空中的白云反射过来,直愣愣的照进眼睛里。然后就看不清人了。
或者躲在室内,但是外头的样子还是一片白。
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雪地。
多看看太阳,到了最后,就完全看不见了。

连自己也分不清了。

有的时候,是否有那么一个人,已经用着这个名字,说着我所有说过的话,讲过的故事,是否有那么一个人,又或者是一群人,已经走在我走的这条街上,已经走完我走的路,做完了我做过的事情,做完了我要做的事情,做完了我忘记了的事情。
我就这么沿着他的脚印的往前走,在被丢下的路途的时光中,跟着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一直跟着,跟着,跟到太阳的落山。

啊,他做完了事情。于是我就这么坦荡的在月光中跑出来,用着那些成形了的,已经出口过的声音,和你们说话。那些声音在空中打了个转,又回来。
没有被你们发现。
我在心底偷乐。

到了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又是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隐隐约约的,不会被谁分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