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された』

本文是idol m@ster shiny colors的同人创作儿。
内容是关于Noctchill组,和透的故事。
因此就加个折叠。

『任された』

浅仓透是在一周后才真正的认识到这件事的。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嗯,完成的不错呢,浅仓。这样下周的live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哈哈,谢谢。”
“那,今天就到这里,辛苦了,我回去了。”
“辛苦了,老师再见。”

在练习结束后的透和往常一样,走到自贩机前。先给自己按一个汽水。然后……
“你要什么喝的,樋口?”
没有人回答,才发现,啊,原来樋口已经不在了啊。

樋口圆香是在上周说要毕业的。工作的压力,众人视线的压力,在随着前阵子八卦小报的恶毒编造丑闻,终于积累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她说:抱歉,透。对不起,producer。
她低下头,转身走了。

那天是一个阴天。

其实透也逐渐习惯这件事了。
noctchill这个名字慢慢的隐去,还站在舞台上,闪光灯和摄像机前的只剩下她一个。

小糸是第一个走的,是在noctchill二周年的时候,也是在她高三的那年。
家庭父母的期望,尚属优秀的学力,在团队中那小小的“跟不上”的感觉。最后小糸还是决定走上升学的道路。
在小糸公开这个决定的那一天,大家还有P一起去吃了一顿烧烤。聊了比平时多了好几倍的话。大家刚刚相识时候的故事,重逢时候的故事,一起开始做偶像的故事。
“没事,我们还是朋友嘛。”
记得那天透自己也说了不少话。比平常都多的。
但是小糸还是哭的不成人样。

练习室里还剩下3个人。

雏菜是第二个离去的。离去的原因带着她一如既往的自然的飒爽感。
和平时所经常听到的相似的味道。
“不想上课了,想吃蛋糕~”“今天就先结束了吧?有电影想看~”
那天她是这么说的。
“嗯..好像不够有趣了呢。”
我想去更加幸福的地方玩~
她和大家在飞机场门口告别。提着大大的拉杆箱,帽子和连衣裙随着机场不会休止的风不断飘动。
她又会飘到哪里去呢。
“圆香前辈,我会给你寄明信片和特产的哦~”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P也要记得收~那么,大家byebye~”

练习室里还剩下2个人。

然后今天。
“哈——”
浅仓透躺倒在训练室中,亮着白炽灯的天花板有些灼眼,仅剩一人的呼吸声在这个空旷的屋子里回荡着。
“虽然好像习惯了,但是也还没有习惯吧。”

“请问浅仓透女士对好友圆香的毕业有什么看法吗?”
在樋口公布毕业的第二天,就有记者抓到了将要开始拍摄节目的浅仓透。
“欸,我们私下仍然还会是好朋友,之后也会继续朝着我们原先共同的目标继续前进。”
不淡不痒的话。透自己也这么认为。

说是这么说,到今天,实际上她们已经3天没有联系了。
作为成名偶像的工作不会因为队友的离去而减少,反而原本有些分散的资源可以重新聚集在一个人身上。
和原本的节目制作方打招呼,接触新的工作,有时候也会有意识到“原来樋口之前接触的是这样的事情”。当然,大多数内容还是相同的。
不难上手,但是也着实花费了不少精力。
P也因为各种事情忙前后的歇不下来。
更别说原本就计划好的定期live的彩排,广告CM的拍摄等等……
虽然有在line上问候,但是没有得到回复。

“那,回去吧。”

回到家楼下时,还能看见隔壁的樋口家。已经有些晚了,朋友的房间窗户早已拉上了窗帘,没有一丝光亮。
透站在自己的家门前,望着那个方向,站了5分钟。
边上的街灯和往常一样,照着这片空空的路面。整个世界也安静的沉默着,像是某个玻璃盒子被谁盖上了一层夜色的帷布,不会发出什么声响。

她其实也不太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了。
是为什么还站在舞台上,为什么还在聚光灯下。
可能是一种惯性,某个往上攀爬的惯性。在最初的时候是某个P的原因,是做偶像很有趣的原因,是想和大家一起往某个方向奔跑的原因。但是到现在,她大概也已经看清了这片天空了吧。
那为什么还在这里呢。不太清楚。
她还是会露出大家都喜欢的,有些淡的笑容。大家都喜欢的,有些冷的冷笑话和装傻。
但是有些东西好像逐渐的冷却下来了。
随着小糸的离去,hinana的出走,樋口的毕业,一点一点的,冷却下来。
然后在今天,在这个安静的夜里,不小心发现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空洞。
“啊,好像有点不妙呢。”
她自己也笑了。

那时候,她说“任せた”。
那时候的她垂着脸,有着化妆也难掩的黑眼圈,看上去比平时更加的脆弱。
一向阳光的P也找不出什么鼓励的话,被这个阴沉的空气压住。
她说。
“Noctchill,这个组合名,我现在还是很喜欢。”
“谢谢。抱歉。今后就交给你了,浅仓。”

到底什么才是top idol,从来就没有固定的定义,现实世界永远没有一了百了的最终boss和最终战。一切都会继续下去。

对她自己来说。
攀爬架的顶点,在哪里呢。
夜光虫漂流的终点,在哪里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