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Father’s Son

When I heard Ed’s wife scream…


当我听到Ed的妻子尖叫的时候,我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我思考了一会,有人试图闯进这屋子,而这逗乐了我。尤其是今天晚上,这座屋子会招待任何想进来的人。但是紧接着我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吼道,“这里是警察!趴下!”一阵寒意涌上来——我看向Ed,我知道他知道的。一切都完了。基金会来了。

Ed看向我,完全冷静了下来。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会是老板,无论发生什么事,他总能保持冷静。当时我只比孩子要大一点。我不能想象当时我保住了它,我也不能想象我到了现在还是保住了它。

Ed看着我然后说道,“带着我的孩子,快走!我在图书馆里和你会合。“只是我知道他在说谎。他将再也没有机会接触到他的妻子,虽然他一定会努力尝试。可是被抓进狗屎基金会的人再也不会回来。记忆,还有那些靠不住的东西也同样,会全部消逝。就好像他们吸走了你的灵魂,你的生命的一部分。这就是Ed…好吧,有些东西被更好的保存了下来。直到后来。

Ed冲了出去。他知道这已经太晚了。我看到它在他的眼睛里。但是该死,如果他不是要去尝试的话。我接着看向你——你很年轻。可能是5岁。同样被惊吓着。谁都不应该在这个年纪听到他们的妈咪尖叫杀人凶手,然后爹地冲入夜晚。我多么希望我能有时间来说点什么——我知道孩子,我知道——但是没有。在这地下有个避难的地方,被栅栏盖着。我把你塞了进去,推进深处,然后自己也跟了进来。这里只有大约两英尺高——幸好我是个年轻人。

当我们往前爬的时候,你还是在哭个不停。我能够听到在我们上面的警报器的声音和谁的喃喃自语。我们和他们之间只有一个栅栏,我非常希望不会有一个特工突然弯下身系鞋带,或者低下头吐痰,又或者其他什么行为。他们叫我幸运的Bill,但是我从来没有比那个晚上更加幸运。

我们从一个街区外跳出来,我立刻抓起你开始奔跑。我可以听见警笛分散开——他们知道我们跑了,但是不知道我们跑到哪了。什么?不,他们是在找你,而不是我。一个男人会为他的儿子做任何事情,而且你的父亲——他知道很多。很多东西都是基金会想要知道的。

当我们奔跑的时候你依然在哭。尖叫着你的父亲和母亲。我不怪你,该死的,谁会去为了那些事责备一个5岁的孩子?不过我能听见警笛的声音在持续的靠近着。我把你拖进了一个小巷,将你推到墙上盯着你的眼睛说“孩子,闭上你该死的嘴。”后面的事情则让我自己都感到羞愧。我告诉你我们正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可以在那里看到你的父母。但是我们得先去那个安全的地方。

我希望我可以说自己从没做过这种事情,或者我再也不会做了。但是天杀的真相是这是处理孤儿们的办法。是交易中的一部分。我们中的大部分有家庭,但是当你面临战争,家庭会死。我们的逃跑是我做过的最简单的行为之一。最糟糕的是当你不得不把孩子带离他死去的父亲或母亲之时。真相就是这样,你很简单的就能想到。

这几乎就是故事的全部了。我带你回到了门,并且在Gammel撕裂我的脑袋之前试图敲开了门。我希望去地狱一趟再回来的这经历不是你第一次来图书馆。这在那里是很光荣的事情,并且当地狱犬和它们脚跟上的一些更糟糕的东西在时,没有人可以闯进来。

我依然有时候会去见见你的父亲,虽然说实话我不应该去。他经常待在一个酒吧里——不,我不会告诉你那是哪里的,你这个小受虐狂。他认为我是个建筑工人。他现在能做的更好了,而且离开了那个该死的底特律,所以不要去找了。有时候我想他是不是已经认出了我,但是——好吧,这不大可能。

 

//这是原文

这两天忧郁着于是随便找了点事情干(怎么听起来这么闲…。

嘛,文里的基金会我们有理由相信就是在说SCP基金会。不过里面提到的“它”啦什么的还是真不知道是指什么呢,什么吸引了基金会之类的…然后全文的倒数第二段我也不知道在讲什么(拖)原来门是有地狱守护的吗?!

之后po到论坛上去,有内容再更新吧。

顺便依旧翻译求指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