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梦,就是因过去而成形,但实现于未来——梦只会存在于时间的流动之中。现在这一瞬间没有任何人能抓住梦想——当达成目标的同时,那就已经不是梦而是现实。人就像是在名为幻梦的门扉前,持续守望的夜巡者一般——”

 

“记忆或记录、经验或知识,那的确在人类下判断时占有有很大的重要性,但不光是那样——当一个人要对自己也不清楚的某件事做决定时,人的心才终于拥有其意义。心就是为此存在的——懂吗?

 

“只要活下去幸福就在前方的想法,只限于世界充满喜悦的时候呢。这个冰冷冻结的月球,有那种东西吗?”

“活着是那么复杂的事吗?”除此之外它没有别的意见。“觉得痛苦就设法不痛苦,觉得无聊就找出有趣的事,活着不就是如此吗,我不觉得有那么复杂耶?”

 

“或许只有那个少女正在做的梦,是人类彼此激烈斗争的月面上唯一的和平世界。”

这是一本宛如童话般的不可思议,带着皎洁的色彩的忧伤物语。

  我喜欢玩游戏。当我还只是个淌着鼻涕的小鬼头时,我就已经开始在玩游戏了,而我对其中有些游戏也玩得相当熟悉。
但是,即使我克服各种困难好不容易攻略超级困难模式之后,却不会涌上让全身发出颤抖的感动。我不会哭、不会觉得萌、也不会兴奋到摆出胜利动作四处跳动,却有一股如同冰块一般冰冷且寂静的兴奋在内心深处静静地卷起漩涡。
这或许近似从高处俯视兴奋的自己所产生的感觉。
都已经投入那么多的时间跟精力,成功是理所当然的吧?
俯视自己的自己这么说着。
另一个我的脸上挂着有些坏坏的微笑,那是只有到达某种层次的老兵才会露出的微笑。
可是只会说出固定句子的村子长老却会这么说:
“真不愧是×××大人,我一直都相信继承勇者之血的您一定能够办到。”
真是个狗屎混帐王八蛋。
我的身体才没有勇者之血之类的鬼东西,拜托请不要称赞我,好吗?我只不过是个平平凡凡、没什么大不了的凡人而已,而我也以此非常自豪。我能够走到这种境界完全只是靠着努力,加上手指在游戏杆上不断摩擦而长起的水泡。这不是偶然、也不是命运、更不是大喊一声“不要啊~~”,敌人就会碰一声爆炸的超能力少男少女桥段,为了使出必杀的一击,我前后重复不断读取上百次纪录档案,这个胜利是必然的结果,所以请不要在我的身上挂上勇者之类的词汇。

以上摘抄自后记。

前几天也读了那本紫色的Qualia,还有相同类型的命运石之门,同样是时间循环的题材,同样是最后的突破。

对比起来,紫色最为狂气,命运石最甜,而这本AYNIK最苦。

品尝起来就是那种咖啡,明明应该加糖,却不小心忘了加,满口的苦涩。反而却是这种东西,最本身的味道。

这本书的结局相当于就像是命运石之门助手线的Bad End。如果没有境界线的话,这种失去一侧的现实,只能残留下来。而在这本书中这种选择和矛盾则是更加激烈,并且无法避免。“我们两个人之中只有一个能够跨越这个循环”。在书的最后,我选择了“我”为了这160次的经历不白费,而直面这个冲突。

然而这本书留下来的一切依旧是苦涩的。暂且不说从设定看起来不会有赢面的战斗。无论人类怎样反抗,只要纳米机器还存在一天,它们就会自动进化,变的更加难以对付。

同时可以想象到的是,虽然我选择了持续的斗争下去,但如果遇到下一个同伴的话,也许厌倦了的我也会像丽塔一样,自己走到生命的尽头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