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地面上拾起一滴雨滴。
这是一个多云的夜里,入冬的寒风吹的人瑟瑟发抖,我裹着围巾带着大耳机从公交车站走回家。
然后我看见我的眼前划过了一道痕迹,从天上滑落下来的痕迹,落在地上,发出小小的细微的声响。
它落在地上,仿佛惶然失措一般的滚动。于是我蹲下身,拾起了它。
一滴没有化开的雨滴。

我将它拾起,放在手心,它从这一边滚到那一边,反反复复。于是我想了想,把它带回了家。

用钥匙拧开已经不太好用的锁,一边脱鞋一边按开左手侧的电灯,黄亮的光线充斥满了不大的房间。
从柜子的底下找出一个小的玻璃盒,用干的布拭擦去表面的灰尘,然后将它从左手倾斜倒入在内。
盖上盖子,放在应该是阴凉的地方。

晚安。
这是之后,不知道向谁讲述的,被丢弃在空气中的问候。

 

第二天的早晨,一个太阳还不错的晴天。我将玻璃盒拿到窗口前,打开盖子。
那滴雨滴渐渐融化,飘散。

在出行前的门厅中,我犹豫了一下,从边上的小柜子中抽出一把三折伞。
等到走下楼,天空中已然飘起了细细的雨花。

 

我看见有一滴雨滴从天空中落下。
那是一道白色的痕迹,从天上滑落下来的痕迹,恰巧的滴落在我伸出去的手掌心中。
那是在白天的光线中,晶莹剔透的雨滴。

我蹲下身,倾倒,将它倒回它应当在的小水塘。
它在那里融化,和无数个它融合,分不出彼此。

 

//复健运动,写出来之后味道缺失的短篇之一,语感是最大的问题
起始只有一句话所以还在“要不要试试诗歌的形式”啦这么想着
结果根本不会呀

以上。

前些日子对他来说一定是能够被称为是不幸的日子。好吧,其实今天也应该算在里面。
从小的5元面值的纸币(但是是刚好身上仅存的用来买饭的钱)到家里那扇破旧栏杆门的铜制钥匙(其实不用钥匙也能打开但..),最近身边不知去向的东西越来越多,多到让他难以忍受的地步。

最近是什么天气啊?大家都要去独自踏上寻找人生的道路吗?
刚刚找不到钱包了的他站在公交车牌下仰着头喃喃自语道。
找不到钱包就没有坐公车的钱,没有坐公车的钱就不能回家,不能回家就意味着无处可去,无处可去就…
2,3辆公共汽车在面前停下,开门,关门,再启动,卷起一阵阵风尘。

终于,他的眼睛有了焦点,大概是从恍惚的状态回复过来。
总之,饭还是要吃,路还是要走,我得先把钱包找回来。
…虽然在他心底得出的这个结论好像有点奇怪,他站起身,用手拍去后背上的灰,准备出发。

这个时候已是傍晚时分,橙黄的太阳光从云朵的间隙间穿行而下,已经没有了正午的刺眼,直直映照在他的双眼中,看什么东西都变得些许的模糊。

突然,他听到一个有些怯生生的柔软口音。
“请问,您见过一只蓝色的猫吗?”
那是有些模糊的,背后透着暖洋洋的光辉的,看见她的第一眼。

他可以肯定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而他大概不知道是,有时候第一印象和实际会有多么大的差距。

//随手写的,原本写在http://bgm.tv/group/topic/29295 自己感觉还是有点味道的!…。
只是个开头,有没有后续谁都不知道按照这个人以往的尿性(。),然后取了主意项就这么当做题目了

题外话,说到梦就想起决斗都市,真的是很棒的书啊…

我想想…好像以前认识你呢?啊哈哈,真是非常抱歉,我这个糟糕的记性。有点记不清楚…你是..哪位?
她这么笑嘻嘻的看着我,眼神清澈。
我也露出了苦笑,大概可以说是以前的同学吧。这么答到。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

我在傍晚的一家以往从来不会去的便利店中遇到她。大概是偶然,巧合,神明的便利行事。
她从曾经的长发,到联系中提到的短发,现在又变成了长发的样子。
还是像过去那样干净清爽。仿佛这个色泽复杂的世界从她的侧边划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是吗?同学啊。
她重复道。

对。4年同学而已。
我再次做出回答。将4年的时间和回忆压缩在一句话之中。

那么还能遇见真是太好了。
她笑着对我挥挥手。
以后再会喔。

恩。
再见。

我站在路口,看着她走开的身影,从便利店的塑料袋中拿出冰冰的灌装咖啡,用食指拉开开扣,倒入口中。
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命题作文。才300个字…
原本试图写的更多一些,回忆之类的。不过倒也没什么所谓,有很多时候,一句话就能传达到的味道和想象..所以呢,就这样吧。
以上。

“最近的油价又上涨了,真是让人讨厌——”
“青菜和猪肉的价格也是呢,整体都是物价上涨的糟糕情况…”
“neet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了。”

我·很·赞·同。

我试图用一只手拧开左手侧塑料瓶红茶饮料的旋盖,同时用另外一只手单手别扭的在键盘上面打字。
“啊,原来D君也是neet吗(笑)”
设置在桌面的小时钟部件的数字无机质的显示着2点am,除了我自己按动键盘的打字声,周围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在随便扯完当下让人困扰的社会氛围,生活情态和世界时政,聊天室的话题又重新转回经常有些无趣的冷笑话,聊过几千遍的某些日常,和只会让外人看得觉得歪膩的互动节目。
“对了,前几天,好像聊天室的A前辈又失踪了呢。”
“诶诶诶?又怎么回事?”
“怎么了?B君要伤心死了吗~~”

纯色的黑色背景,白色的字体,没有头像,一些随便取的名称。
不知不觉的一些人聚集在了这里。
没有缘由,没有理由。误入的,巧合的,被人介绍的。
然后因为种种原因又离开的。
最近剩下这么一些人。
互相之间熟悉,又不熟悉。

“B君不是和A前辈在现实里也是朋友吗?没有听说过什么?”
“似乎B君也有一些时日没见到了呢..”
噔,噔,噔。跳着有新消息的提示音。我撇开目光,没有再看,切换标签页,去扫今天新出的新番。

这个月虽然卖肉番很多,但是偶尔还是有制作还不错的作品…单纯从有趣程度和打发时间程度上来说最近的动画也不算变差…当然总会有让人失望的地方,不过经典毕竟…

我在脑海中胡扯着没有现实意义的念头的碎片,将桌子上吃完的薯片塑料包随手的往身后一丢。身后的垃圾已经堆积了不少,总是在想着哪天完全的收拾干净,但是总是没有机会。
比如说刚好游戏中刷出了新的boss,比如说刚好头有点痛于是躺下睡了,之类的。很是让人烦恼。
不过习惯了倒也没差,日子也能过去。
大体是这样。

无聊的时候去回头看了看聊天室的内容,话题已经转移到了提及多次的某个都市传说。
“新闻中说失踪的人变多了。”
“真是让人忧心…果然是神隐吧。”
“现代社会可没有什么神神怪怪的东西。”
来自某个现实主义者的发言。
“该不会A前辈和这件事情有关吗?”
“啊似乎之前也是…”
“也是什么?”
这是一个刚来了半个月的“新”人的提问。
“唔..没什么。”

我揉了揉眼睛,觉得有些困。随手关闭的浏览器,将显示器的开关暗灭。往后一倒,躺倒在床上。
屋子里没有打什么灯。键盘和鼠标上的提示灯发出蓝光,幽幽的映照在了天花板上。
我盯着这个空无一物的天花板瞧了半天,在主机的风扇声中睡了过去。

再次听到相关的话题已经是十几天之后了。

“十字路口那边新开了一家化妆品店,还挺便宜的w”
“下次一定去试试w”
——A 进入聊天室
“呼——大家好久不见了,这次终于也是平安回来了呢。”
“啊,A前辈好。”
“A君欢迎回来”
“这次的事件也解决了吗?”
“是啦,托大家的福(笑)”

我因为游戏的“改装完成”提示音,切开屏幕的显示。也就没有再听下去。
没有什么真实感。
这是属于他们的故事。

关闭了在这个深夜里照着白光的显示器,我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今天窗户外面的月色很亮,从胡扯上的窗帘的缝隙中照射进来,照入这个脏乱,有些黑乎乎的屋子。
我等了一会,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接着再次地,沉入睡梦。

//突然想到的内容,怎么说呢..大概..就是一个普通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