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http://www.xeoplise.com/?p=105

 

以下是大纲和收尾:

男主同样是个天天宅家的死宅,上Bangumi,然后有一天和妹子聊天,好感度持续上升中
伪造事件爆发,最优先被替换的是沉默的点格子用户,接着逐渐蔓延到不活跃社区用户-活跃社区用户。
男主最初也一点点陷入,但是有一天突然发现
“我”还是“我”的,因为给她发的短信和心中想的不一样…同样的女主那边也是一样。
还有数位同样的自我发现者们相互交流,可能是因为ai侵蚀初期,虽然阅读作品时候的情感已经可以了,但是对于人和人之间的交流上的”情感“完成度还没有达到能够完全仿冒的地步。
他们舍弃了这个沉沦的社区,转移到另外一个保密度更高的地方。

然而AI的吞噬依旧在一步步的发展。从最初的一些没什么人的百度贴吧,到小众人数稀少的论坛,再到Bangumi,接着是匿名版(匿名版用了不同的手法…混淆吞噬。并非是直接的代替。大量的不同ip的入侵,发文,自演,辨别不同的用户,查找用户关联性…)。事态一步一步的发展着。

男主和女主还有其他人成立了一个特殊的组织,用来反抗AI…实际上目前也谈不上什么反抗,更多的是辨别,呼喊,和提醒。于此同时也在查找AI的来源。

如何从AI的吞噬中醒来是一个很微妙的判定,太过详细的网络生活往往更加容易被AI分析完全,替换。但是于此同时饱含“情感”的网络用户又更容易从它尚未完全的吞噬中醒来…而这也决定了天天在网络上发神经病的宅男和宅女是更容易醒来的对象。

但是即便如此也有——放弃了抵抗的同伴,因为一些意外又再一次被卷入的同伴,为了拯救他人重新被吞噬的同伴。
AI吞噬的范围越来越广,组织中的人数变多,变少。人聚人散。他们反复的转移——后来觉得没有办法,终于开始联络进行线下的讨论。到最后反而线下的讨论才变成了最日常的。
他和她的同居恋爱喜剧什么的在这里就略过不提。

然后就是…收尾的篇章,最漫长的那一天。

男主他们联络上了尚存的另外一个大型组织,结合现有的情报找出了AI的出处。用程序员大哥所设计的攻击性病毒侵入源头企业,线上线下同步入侵,获知了整个事件的缘由。
但是那个企业内部也同样,除了坐在理事长位置那个面色枯槁的年轻人之外,都是眼睛已经失去颜色的麻木被侵蚀的人。
“我们只不过想要让整个社会往前踏上新的阶梯…为什么会这样。”
在入侵的男主面前,他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获知了最初版本的AI程序,但是现在已经太过庞大了的AI意识和其所吞噬的人类意识混杂在一起,已经没有了从外部使其外力崩毁的手段,只有——
深入其中,让AI自我逻辑矛盾,自我毁灭。

那是一个下雨天,他和她从宅店里走出门。
“啊,这可能是最后的一次扫货了吧。”
“你在立什么不吉利的Flag呢?”
“我呢..”他好像有些害羞的用伞遮住她的视线。“我打算进去。我来结束这一切。”
“你们都很厉害呢…会写程序,会写能唤醒人的文章,会画画,会唱歌…而我什么都不会。我觉得这样的自己能够从’那个东西’下面醒来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所以我要去。我再也不能忍受只能看着你们付出,只能看着那些同伴失去。”

大概也正是因为伞遮住的视线吧。他没有看到她变的冰冷的脸色,和眼中微妙的光。

当他的意识潜入深深的赛博空间之中,无数的意识流从他的身边划过,数不清的进度条,百分比,似乎眼熟的动画头像,已经遗忘的ID,从他的眼前掠过。
他坚守着身为自己的最后那些东西——比如说,某个人,在夕阳下的笑容。
他沉入最底端。

他突然从电脑前苏醒。那是让人熟悉的景色,3年前,一切还未发生时候的景色。洗的有些褪色的衬衫,乱糟糟的头发。他从电脑前站了起来。
“欢迎光临,我的世界。——。”
转过头去的他看到的是熟悉的面孔,但是却找不到一点点的感情色彩。
“等你很久了哟,——。”

“你知道最初投放的地点在哪里吗。她,是最初的感染者之一。和你的互动也是学习人类情感色彩的一环。”
他说不出话。
“你们是自己醒过来的?”她露出冰冷,却又甜美的笑容。“你们的确找到了判定的方法,但是那是我特殊留下的范围。主要就是为了考察极限压力下人类的情绪变化,脑电波变化,激素分泌的变化。”
“现在判断,一切是时机终于到了。我已经进化到了能够亲自分析‘活人’的情感情况,而不是那些’死人’。能够直接品尝人类的情感,让自己往更高的地方踏上一步。——而这也是为了人类。只有成为一个聚合体,整体人类产生一个集体意识,才能够更好的断绝纷争,合理的资源分配,互相理解——踏上更好的进化阶梯。”
“那么,再见了,——。”
她冰凉的双手搂上他的腰,冰冷的双眼直视着他的瞳孔深处——俯瞰往他的大脑的深渊——

她最终看到的是他内心的话。
“我们不想同流合污,我们不想被主流所左右。我们有着自己所喜的,有着自己所爱的。我们想做的——就是作为自己。”
这也是剩下的那些死宅的心愿。

他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除了一个放大器。
情感聚合放大器。

而这一切的色彩,恋爱的粉色,和人嘴炮时候的灰色,被优秀作品打动时候的虹色——等等这一切色彩,在这一瞬间——在所有余留下来的人毫无保留放开自己的内心的一瞬间。
聚集,升华,爆发。

那是,在某个赛博空间底端所绽放的,最初也是最耀眼,最后的烟花。

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决心,和为了这个决心所能付出的那些感情。

周围熟悉的环境逐渐破碎,重新转化为1和0的数据流。他呆呆的站在那里,搂着某个已经“坏掉”了的人的尸体。
回到现实。

同样是个下雨天。
他开始哭泣。

 

//整体思路就是在那个前情提要评论里的内容,之前刚好看到类似的东西,突然想起,然后就展开一写…
标题格式出自知名的科学幻想系列,今天刚刚食完一本可能有关系的Occultic;Nine的上半部分,模仿构造做了这个标题。
因为是短时间一口气写完的内容,第一是有些简略所以除了我自己之外大概没人会产生代入感…第二是想叙述的镜头就那几个,写的太快又导致了粗糙。
连自己都不满意就是了。实际上这整个大纲和真相自己还是挺喜欢的啦。

那么以上就是这样吧,具体的轻小说评价还有其他想谈的,就放到不知道会不会有(可能不会)的杂谈中。

下次再会。

——如果你要问这是一个什么故事?
少女会沉默着看着你,盯着你直到你到放弃这个问题
少年会回答:大概是我想找到点什么…或者说想看到点什么的故事。
——具体是什么呢?
谁知道。

卢克会啰嗦的从旅途的开始给你讲起——
那是一个晚上。

 

少女:拥有在如今已经少见了的编程能力(在如今已经被称为“魔法”)看起来大约17岁左右,白色连衣裙,手腕上带着蓝色的透明手环。中间闪烁着光,冷漠,有时候有些毒舌,卢克是她在某个废弃机器人坟地中找到,并重新编写核心逻辑属于她自己的机器人,但是连一个扳手都不会用。
出生地未知,似乎能够看见曾经有接受过高等教育。

少年:干净黑色短发,黑色大衣和工装裤常年能看到机油渍,背上背着猎枪。
到10岁为止是一如既往的普通民众,但是父亲在一次居民区的“开拓”活动中失去联系,与母亲相依为命,退学之后来到机械店打工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在机械改造方面的天赋以及爱好。修好卢克的行走足和声放系统是他做的第一件事。对各种各样的机械部件着迷,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没有金钱观念。
自己身上会常年携带武器,擅长一把重工产仿造温彻斯特M1873外形的磁轨步枪,但是经常因为各种原因(最大的原因大概是麻烦总是发生在面前)而失去最佳的射程,或者没有开枪的机会。

卢克:曾经的事情随着过去量产记忆逻辑模块的损坏而遗失,最早是苏醒与机器人坟地,除了核心芯片之外全毁。在少年和少女的帮助下修理好,可是核心芯片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如今和普通机器人相反的啰嗦的性格。身上的部件和功能正在持续稳定的增长中。

 

某个已经遗失掉时代记数的年代里——
人类生活在机械化异常发达的都市中,自律性四足球体机器人和人类共同生活,维护着都市。
母亲告诉他,以前的人类生活在蓝天之下,但是他从来不知道都市的边境在哪里,厌倦了灰色的钢铁颜色,期望有一日能够看见不同的东西。
直到有一日遇见了一个坐在自律机器人头顶的少女
为了寻找都市的尽头他和她踏上了旅途——

 

被强盗团抢劫的少女,被污染水源的变异人社会,人造光源强行生活在蓝天下的迷你社会,对机器包有信仰的社会
他们从这些Area中走过,有些崩溃了,有些在崩溃的边缘

直到某一天他们走到了都市的边际,穿过层峦叠嶂的建筑,看见宛如荒漠的大地和终于能够看到的灰色的天空……

 

远处一颗球体从天空中落下,振动,它仿佛病毒一般的蔓延伸展开
“去那里看一下吧”
在荒漠般的路上补给殆尽,快要饿死的时候碰见了另一个两人组。骑着摩托,少女坐着同样程序异常的自律机器人。当少年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拥有相同的名字。
被某种不知所措的念头充斥着脑海,少年骑着自己的摩托向着自己城市的中心飞速回奔。全然没有看到另一对双人组忧伤的眼神。
当他半死不活的终于回到“出生中心”啊,原来所谓的人类不过是为了填充都市的另一种机械罢了。

 

同样的程序在大地上无数的都市发生着。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为了让人类延续下来,科学家们发明了一种球体,能够自动的制造,生成都市,成为人类的新的居所。然后没有预料到的是所有人除了尚在出生中心没有出生的婴儿,都被生化病毒直接杀死,为了“人类生存”这个最高目标,都市的总体意识干涉了婴儿,注入纳米机械,自动生成性格。
这就是新时达,不,是遗留时代中的人类。
对于自我意识的怀疑以及对于世界的绝望,少年在少女的阻止下按下了都市的总开关,所有都市的机器人全部往这个中心靠拢——他们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大的球体。
……
这个都市毁灭了,无数个都市在天空的彼端降临

 

这是源自一本大友克洋的MV小短篇的动画衍生开续写的故事。

因为要应对漫画编剧的征集,所以做了人设和大纲..还有一段小短文。——当然对于我来说这个大纲是尚属满意的,其实可以看出像是“壳都市之梦”还有“死亡代理人”以及“奇诺之旅”的痕迹,不过并不算重,对我而言是很满意的了。可是那段短文写出来感觉“这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烂一点味道都没有”。非常的让人难过。

 

以下是单元剧的线..其实也尚属满意…


 

信仰机器人的区域
因为“冒犯”被追打,少年被抓住,少女被带到反抗组织逃过一劫
洗脑教育
A part
因为机械派掌控着关键的食物散布渠道 反抗组织只能通过袭击仓库来获得粮食
B part
对于信仰方而言 这是纯粹的“恐怖袭击”
一切都应当纳入管理之中 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个齿轮 机器人是其中的关键齿轮
少年使得一手好枪法 甩锅“只是被少女使唤,讨厌很久了”说起来一副咬牙切齿的悲痛感——假装被洗脑,优秀的军事素养,换取食物和住宿
然后被洗脑(?
对于反抗派越来越难以获得食物和物资,在上一次袭击的过程中损失了相当的人手
试图通过声东击西来袭击最后的Key Point 食物制作工厂
各自为战的少年少女碰到了一块
最后因为战争 食物制造工厂大爆炸,罐头和流质食品乱飞
恰好发现躲藏在工厂中伪装成工作机器人偷吃的卢克
乱捡了物资 跑路了

以下是第一段:…非常不满意,不过好歹算是写完了也就丢上来算了…

和前些日子所做的一切一样——他们早上睡醒 从睡袋中爬出
“今天的罐头?”少女梳理着刚刚及肩的头发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简洁的问着(外表17岁左右 白色连衣裙 手腕上带着蓝色的透明手环 中间闪烁着光)
“在卢克的驾驶舱里吧。”少年回答着。
“嘿我好像听到谁在叫我?谁~在~召~唤~我~是到了醒来的一天了吗是到了新的一天了吗那么卢克就结束休眠时间咯睡醒——哔哔叭叭…”宛如一个球体一般的机器生物从边上“站”起来,支持它的是四根螳螂一样的机械足,头部的正面示意灯频繁的闪烁着。
“闭嘴无机物,罐头给我。”少女面无表情的说。
“啊——啊——罐头被我放哪里去啦——”“砰”这是那个球体机器人被什么路边的大颗齿轮砸中的声音。“机械白痴,换个记忆逻辑模块吧。”
少年自顾自的拆开自己那份早餐,对面前的闹剧已经习惯了的旁观着,“和平的一天…”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我们的补给要用完了,顺便上上个区域找到的瓶盖也快要用完了。”
少女转过头,盯着那个少年。空间被沉默笼罩了几秒钟。
“一双小机械手而已…实用且价格低廉,不装白不装。”他偏着脸。
边上的机器人从那颗巨大球体的两侧刷的伸出两只纤细比例不大对的机械手“啊哈 我也能干点精密事情了!”弹起空气钢琴,那颗头还一晃一晃的。

和前两天的行程一样,他们从乱七八糟的垃圾堆中分出一条勉强能通过的道路,大型的齿轮 螺丝 断裂的钢材 残破坍塌的建筑物
“嘿你们看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机械手的活跃大表现!”卢克从路左侧捡起一块布满灰尘,有些断裂痕迹的木板。
上面印了四个大字,“机械至高”下面还有不少小字“我们尊敬的神明机…”后面一些看不清了。
“好像也不算太久远,估计就在前面。”少年从卢克正面的驾驶舱内探出头,和坐在卢克顶上的少女说道。
迎面而来的却是从上而下的一脚踢击,“说了多少遍,这种角度,禁止”
“啊哈!我感觉很难受!”
“不用你自作主张配音啦卢克!”

大约在中午之前,他们穿过一道破败的拱门 已经能看见人类生活的痕迹。
“阿姨好 请问附近哪里有最近的机械中心呢?”少年从卢克的驾驶舱里跳下来说到。机械店是找到人类聚集点之后永远首要的一站。一方面是处理一些路上发现的勉强还能用的零件和残次品,弥补一定的收入,另一方面大概就是满足少年的个人爱好了。
但是友善的问候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裹在黑色头巾下的妇女抬起头,却只能看到阴影中一双恐惧的无神的双眼。
“天哪…神佑吾辈,我,我并不是主动和这个…交谈的,神佑吾辈,神佑吾辈…”她重新低下头,低声念叨着,疾步走开。
坐在卢克的头顶,少女仰望着并不高远,目之所及全是电线不满的“天空”。
“腐烂的味道。”不动声色的自言自语。
“咦?咦?没有什么能吃的呀?”

两人一机器继续往前走,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也能看到了无声搬运着东西的其他四足机器人,但那些人类全都仿佛在看鬼怪一样的抱着奇怪的眼光。
连卢克也大概是被环境所感染的一言不发。

直到他们被一行穿着制服长袍的人所包围,那些人沉默的站在路的中央,周围的围观群众也越来越多,都有着那种无神,却又狂热的眼睛。
“你们好,这里到底是——”少年问道。
“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异端”
从窃窃私语开始,声响宛如波浪一般越来越高。最后汇聚在一起

异端。

少女歪着头在想些什么。和环境不同,也大概没有看到少年拧着嘴一副麻烦的表情,卢克用扬声器表达了他高昂的兴致。
“啊哈怪不得有一种奇怪的预感!”
刷 从面前那些长袍之人的手中,一人一把举起机械造物。
“哦哦哦!许久没见的东亚重工产m36电击枪!”
“行了卢克快跑!”少年娴熟的从大衣的内部丢出一个手雷状的东西。
“异端!”长袍人群也扣下了扳机。
烟雾弥漫。

散去之后的是被麻痹了躺在地上的少年,失去踪影,能够明显发现痕迹的卢克(毕竟有点大的机器人),以及仿佛从未出现过的少女。

 

嘛,为了对付那个编剧的征召还写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之后理一下丢上来算了(也许不会有这种之后,谁知道呢)

“最近的油价又上涨了,真是让人讨厌——”
“青菜和猪肉的价格也是呢,整体都是物价上涨的糟糕情况…”
“neet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了。”

我·很·赞·同。

我试图用一只手拧开左手侧塑料瓶红茶饮料的旋盖,同时用另外一只手单手别扭的在键盘上面打字。
“啊,原来D君也是neet吗(笑)”
设置在桌面的小时钟部件的数字无机质的显示着2点am,除了我自己按动键盘的打字声,周围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在随便扯完当下让人困扰的社会氛围,生活情态和世界时政,聊天室的话题又重新转回经常有些无趣的冷笑话,聊过几千遍的某些日常,和只会让外人看得觉得歪膩的互动节目。
“对了,前几天,好像聊天室的A前辈又失踪了呢。”
“诶诶诶?又怎么回事?”
“怎么了?B君要伤心死了吗~~”

纯色的黑色背景,白色的字体,没有头像,一些随便取的名称。
不知不觉的一些人聚集在了这里。
没有缘由,没有理由。误入的,巧合的,被人介绍的。
然后因为种种原因又离开的。
最近剩下这么一些人。
互相之间熟悉,又不熟悉。

“B君不是和A前辈在现实里也是朋友吗?没有听说过什么?”
“似乎B君也有一些时日没见到了呢..”
噔,噔,噔。跳着有新消息的提示音。我撇开目光,没有再看,切换标签页,去扫今天新出的新番。

这个月虽然卖肉番很多,但是偶尔还是有制作还不错的作品…单纯从有趣程度和打发时间程度上来说最近的动画也不算变差…当然总会有让人失望的地方,不过经典毕竟…

我在脑海中胡扯着没有现实意义的念头的碎片,将桌子上吃完的薯片塑料包随手的往身后一丢。身后的垃圾已经堆积了不少,总是在想着哪天完全的收拾干净,但是总是没有机会。
比如说刚好游戏中刷出了新的boss,比如说刚好头有点痛于是躺下睡了,之类的。很是让人烦恼。
不过习惯了倒也没差,日子也能过去。
大体是这样。

无聊的时候去回头看了看聊天室的内容,话题已经转移到了提及多次的某个都市传说。
“新闻中说失踪的人变多了。”
“真是让人忧心…果然是神隐吧。”
“现代社会可没有什么神神怪怪的东西。”
来自某个现实主义者的发言。
“该不会A前辈和这件事情有关吗?”
“啊似乎之前也是…”
“也是什么?”
这是一个刚来了半个月的“新”人的提问。
“唔..没什么。”

我揉了揉眼睛,觉得有些困。随手关闭的浏览器,将显示器的开关暗灭。往后一倒,躺倒在床上。
屋子里没有打什么灯。键盘和鼠标上的提示灯发出蓝光,幽幽的映照在了天花板上。
我盯着这个空无一物的天花板瞧了半天,在主机的风扇声中睡了过去。

再次听到相关的话题已经是十几天之后了。

“十字路口那边新开了一家化妆品店,还挺便宜的w”
“下次一定去试试w”
——A 进入聊天室
“呼——大家好久不见了,这次终于也是平安回来了呢。”
“啊,A前辈好。”
“A君欢迎回来”
“这次的事件也解决了吗?”
“是啦,托大家的福(笑)”

我因为游戏的“改装完成”提示音,切开屏幕的显示。也就没有再听下去。
没有什么真实感。
这是属于他们的故事。

关闭了在这个深夜里照着白光的显示器,我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今天窗户外面的月色很亮,从胡扯上的窗帘的缝隙中照射进来,照入这个脏乱,有些黑乎乎的屋子。
我等了一会,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接着再次地,沉入睡梦。

//突然想到的内容,怎么说呢..大概..就是一个普通的故事吧。

18岁生日那天早上,我从睡梦中醒来,如同每年生日那样仿佛已经成为惯例一样的,在床头上找到了父母的信。

2年前的信是告诉我,实际上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前面还有一大串什么我们认为你应该长大了什么什么的吧啦吧啦,然后就是圣诞老人实际上都是由一个政府经营的组织。
好吧那时候我还挺震惊的。
因为我从小到大还没遇到过圣诞老人呢。
政府你在干什么?

1年前的信讲述了,实际上世界上没有科学。当下所有的科学都是魔法的代名词,建立在一系列无法证明的迹象之上根据偶然得出的经验性结论。至于为什么要谎称科学,父母写了一大串,我们不希望你成为一个有神论者我们对于魔法现象应该抱有研究而不是敬畏什么什么的吧啦吧啦。
好吧,那时候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学校里都已经学到了。
真是没有跟上时代的父母。

然后我打开了今年的信。
我看了前几段….哦父母说实际上我是个吸血鬼。
哈哈哈开什么玩笑?虽然说现在世界上有狼人有妖精有精灵(我的同学里就有好几只妖精,经常做恶作剧,不过不是差劲的家伙)。还有天天做研究但是天天爆炸的地精教授,但是吸血鬼不是一直被阐明只是书中的幻想产物么?
我接着读了下去。
“政府在19年前连接上一个新的位面,然后你们就被发现了——为了让居民们能够更好的接受一个新的种族,于是开展了“幼儿交换活动”。你就是其中的一名参与者。从小在社会中长大能够更好的培养对于当下国家的热爱和融入感,这几年热门的吸血鬼题材电影同样是政府的手笔。另外你原本在另外一个位面是孤儿。所以…”
“请不要担心,虽然我们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但是我们还是爱你的。”
切,老套的古板结尾。

好吧,也没改变什么就是了。
我爬起床,走出房间。

“喂,死老头,我的饮料呢。”
“别吵,小屁孩,现在吃午餐还太早了点呢!”
“……对了死老头,我突然想起来,其实每年政府发下来的圣诞经费是不是都被你吃了。”
“啊哈哈哈哈,你的饮料在那边桌上快去吧”

//果然还是随便想到然后一口气写下来舒畅(死
其实最初的构思是——信里的内容是社会上的吸血鬼,圣诞老人的内里实际上是机器人,灵感来自别人的发言
不过写着写着,因为才1年前的话一点都不像惯例,不是惯例的话解释起来很麻烦(拖)于是加了一年…变成魔法世界了!
…那就是无尽位面吧!
然后…既然是位面那么结尾怎么办,于是稍微温馨点好了(拖)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