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也来讲讲故事之外的话题。

又到了一年的夏天,和以往的夏天一样。
在晴朗的午后的太阳下晃晃悠悠的骑车,躲在树荫底下看着前方十字路口的车流。
去买菜时看到卖菜的阿姨切开一块红艳艳的西瓜,一边吃一边还在聊天,“还蛮甜的”。
这种午后和蝉鸣仿佛永无尽头一般,顺着风蔓延在空中。

说起来自己大概是相当挑食的人了,因为家中习惯造成的口味偏淡,然后是一点辣的东西都不碰。
说到蔬菜的话比如茄子,葫芦,丝瓜,黑木耳,海鲜的话墨鱼,鱿鱼,都是谨谢不敏的东西。
每次出去旅游都会对每天要吃什么挑来挑去,犹豫万分。经常还被说:“你到这地方玩还吃kfc不吃点当地食品是不是有点太浪费啦。”说实话,自己也是有这种感觉。
不过嘛毕竟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的,不习惯的东西也没有一定要选择嘛…
拿这种话作为理由的话感觉也是无所谓了。

顺便来谈谈日子过到现在为止,印象最深刻一些食物吧:
大概是小学去新疆玩的时候在乌鲁木齐吃到的羊肉串,好大好大一串,1块钱。当时就颠覆了我对羊肉串的印象。以往的在学校门口口感微妙随便一吃就吃完的那些根本不叫羊肉串——我如此认识到。第二天的早上,就因为一口气吃太多了开始流鼻血。
然后同样是新疆那边布尔津某个夜市的烤鱼和酸奶。烤鱼因为偏辣没有吃太多,但是对那个有些脆的口感记忆犹新。

还有就是大学食堂二楼的叉烧饭。
因为从大二开始学校的饭卡好像就是找不到的状态,然后要重办又要跑到中区,最关键的是学校食堂一楼也没多少好吃的——于是结果就是一直懒得弄饭卡,天天跑食堂二楼。二楼又总共也只有那么几家店,所以可以想象我对于喜欢吃的店面的光顾的频率。其实这也是前两天和别人聊天时候谈到的话题。“看起来你天天去吃吧——还么有吃厌吗?”的被如此问道。
其实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
肥瘦相加的叉烧配上有些微烂口感厚实的土豆,交上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酱汁,甜甜咸咸的味道感觉棒极了。

这或许应该是大学里(除了那些岁月之外)最舍不得的东西吧。

写着写着想起来还有比如说,澄江咖喱馆的匈牙利牛肉饭,还有以前母亲常做的豆腐皮包肉(因为现在豆腐皮质量不好很久没有迟到了)等等…

先就写到这里,下次再说吧。

前些天我久违的初中同学打电话,说出来聊聊天。我说算了,就在电话里说吧,最近有点事情。
于是他絮絮叨叨的说了很久。
我一边恩,恩的有些应付的应答着,一边翻着无趣的网络媒体首页的新闻。
他说日子很无趣,生活很无趣,游戏也不好玩,动画也不好看。
什么都不太好。不太妙。
我点点头,听进去了这最后一句话。
然后我们挂断了电话。

曾经我和这个同学关系很好,算是班上仅有的相对了解acg的人。
每周会交流新番,每个月会我买一本他买一本的交换杂志。
也算是节约了经济。
不过和我对所有人的一样。
自从毕业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

不知道对方过的怎样,不知道是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虽然有着这种好奇心,但是实际上也没什么可以好奇的。
世界早已走远。

自己也变成了当年自己眼中很遥远的人物

我听说遥远的北方真的有世界尽头的存在。
世界的尽头是一座高高的,巨大的墙壁,从广阔空旷的大地拔地而起,穿透了云层,他的顶端消失在目不能及的天空之中。
那是一座灰色的墙壁,并不偏黑,也不偏白,是那种刚刚好的灰色。上面没有斑点,污渍,划痕。
仿佛不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中存在的东西一般。

他就一直在那里。在那堵高高的墙壁的下方。
天气晴朗的时候,他会在站在那里,面向墙壁,神色淡然,张开口,说话。
话语的内容并没有限定。
有时候是关于朋友,关于家人,关于爱情,关于人和人的关系。那些复杂又烦扰的交错。
有时候是关于电影,关于龙,关于小说,关于虚构中的色彩。那些美丽且轻灵的幻想。
他滔滔不绝,时而停下来,歇息一下,然后继续他的讲述。
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会背向墙壁,有时是靠着,有时甚至是坐在那高墙的墙角下,安静,寂静的沉默着。
有一种空气围绕着他和他的那堵墙。
那是一种让人无言,无法插嘴的空气。

很少有人能够走到那个尽头。
所以遇见他的人也不多。

或许这只是某本绘本中所画的故事吧。

你说完你说的话
我说完我说的话
各自奔天涯

//以下闲聊
没错,包括第一段,是完全的虚构,三段内容全部来自和谁的聊天,这里也不再多言。
始终觉得很熟悉,所以随便的搜了一下,才想起来原来最后一句话是一句歌词,来自朴树的“那些花儿”
朴树的歌听的很少,反正不多。母上很喜欢他的白桦树,我是如何不知不觉的记住了这句话并且在这里提及的,大抵也是让人想不明白的事情之一。
有两三个想写的东西都开了个头堆在那边,反而是随手敲的碎片能够敲完发出来,这大概是让人想不明白的之二吧。
以上。

这首是出自初中时候玩过的一款游戏的配乐,《卓越之剑》。
当时有很好的画面,很棒的配乐,刚刚开始公测我去玩的。很喜欢。
之后就没印象,想不起来了,大概反正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玩下去了吧。
初中和小学那段时间尝试过很多很多的网游,但是因为生活费的限制和每周接触游戏时间的限制,基本上没有什么玩的久远,从石器时代到坦克宝贝,天翼之链,卓越之剑,洛奇,双钻物语。
还有很多已经想不起来名字游戏。下载,注册,安装,体验。
似乎永远有着好奇心。

但是永远都是类似单机的玩法,自己一个人做做主线任务,和NPC对话,用鼠标点着荧幕中的小人物跑来跑去,厌烦了,按下delete。

在那时候的我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呢。

在搜卓越之剑近况的时候,还搜到一些玩家们的故事。搜各种良心老网游的时候,会搜到各种玩家们的故事。他们的世界在荧幕里交错着发展着,渲染着每个人的经历和情感。
这是我缺少的东西吗?这是因为没有经历过值得可惜的事情吗?
无论答案是什么,当我读着时,有那么一小点点的,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