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脸。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在刚看完之后写了一篇有点琐碎的分析的,看了看写的实在稀烂 就直接删了打算重写
结果原本的那份找不到了,后来的也没写。
今天群里又在聊萝卜的东西,最初可能是为什么黑骸拍的这么烂看不下去,自己聊着聊着就又想到了这片。
再加上看着Bangumi评论区的评分和风评挺伤心的,还是来随便写两笔,也不管成不成章的事情了。

 

1 从萝卜谈起

萝卜片作为一个题材在日本动画的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笔,无论是飞跃巅峰,还是高达,又或者EVA,都可以让广大的动画迷们津津乐道,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萝卜片的地位逐渐下降,拍出来的萝卜片也水准逐渐下滑。
从引发了诸多争议的机工队到玛丽淡如水的铁血,再到PA萝卜,当然仍有不少观众觉得质量尚可,但是不认同的人越来越多也是一个事实,“机战不看”这个口号也越来越响亮。
这里有一篇将现状和原因写的更加好的文章,可以点击阅读以下
“Adios Amigo”——致迟暮的英雄
正如同文中所提到的,机器人动画实际上象征的是一种“进步”的热情。当然,文中的结尾给予了一个相对积极的结论——这种热情终究会传承下来。

然而实际上当我们回归现状,从大的角度看到:全球经济和日本经济的逐渐下滑,安倍经济法也无法拯救。到小的数据上:御宅族和食草族,不结婚主义者人数的上升,少子化和人口规模走向老龄化,年长者霸占着会社的高层,年轻人无法上升等等,这些现实的现状都展现出一个结论——那个日本的黄金年代早已远去,现在的日本只是在泥潭中不断的挣扎。
社会的风气毫无疑问的是会反应到艺术界的艺术作品中的,动漫也无法避免。
资本的力量从上往下影响着业界,而资本的目标越来越随着市场的波动而波动。
动画越来越面向既定人群“御宅族”,美少女动物园的兴起,点兔和芳文社的日常,宛如量产化,规模化的偶像片,每一个死宅都能找到你所喜好的偶像。二战的船只都成为娱乐的一部分,萌萌的美少女成为了征召新兵入伍的形象。
无论最终的成片是好是坏,都无法回避一个问题。

我们有多久没有看到像天元突破这样的充斥着热情,梦想,对宇宙和天空的探索的片子了?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押井守灌输在这个剧场版内,形成了这本看似形式,内在却截然不同的
《次世代 -机动警察- 首都决战》

 

2 和平保卫战

随着高新科技的快速发展,迅速进入各个领域的泛用人形作业的机器
但是他的出现也延伸了对社会新的威胁
随着时间的流逝 特车二科第一小队解散,第二小队勉强延续下来,但是仍然维持在生存的边缘上随时可能被解散

时代变迁,从拍下东京保卫战的1993年,到了如今的2015年,已经有了20余年的时间。
这20余年不是一个短暂的时间,从尚有冷战余威的20世纪90年代,跨过世纪的分割线,到一个新的时代。

而押井守,就在这一个新的时代,排出了看似是和20年前完全一样的片子。
《和平保卫战》
回忆和平保卫战中的内容,幕后黑手因为不满现状,为了勾起民众和政府的危机感,伪造袭击,轰炸大桥——他最终被特车二科所制止,逮捕。
后藤当时做出的选择,也正是当时,在那个年代,押井守的信念——和平永远是最珍贵的,哪怕是不正义的和平。
而到了如今,这个首都决战。从上到下整个故事都蔓延着那种虚无的荒诞感。
负责搞笑的军宅,麻木的民众,军事行为甚至成为了“戏剧”的一部分,而直到真的爆炸才发现这一切的危险。当初那种戒严的氛围再也找不回来,依旧在撕逼,越发糜烂的高层领导。
甚至连袭击者的动机都是荒芜的,他们甚至并不相信当初的信念。

押井守就用了这些细节,让整个故事的内在部分,和20年前完全不同。

 

3 虚无的胜利

这样子的社会好吗?
这样子的日本,还值得“守护”吗?

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让我们试图想象一下吧。
在片尾,故事的最终的胜利表面上似乎属于特车二科,似乎属于后藤桑。仔细一想又可能是属于成功打成了目的的拓植的继承人,属于快感犯罪背景不明的篮球爱好者飞行员。他们毕竟打成了自己的原定目的。
反观现实中,胜利可能会属于找到线索解决问题的公安。
胜利最终,会属于众多的媒体,那是能够支撑的数日的头版新闻和热点内容。

也不过如此罢了。
警察会依旧和军队撕逼,腐败和不完善的管理情况会被揭露,可能会增加的军费或者警察方面的税务开支——
这些都已经和往日没有关系了。和国家的兴旺与否没有关系了。
真是虚无,且荒诞的胜利啊。

这一切也不过是往日的幽灵的余晖罢了。散去了,就是散去了。和政治诉求什么的没有关系。

我们可以预想到,在事件结束后,特车二科会被完全解散。后藤会被辞退,可能像两位前辈一样流落到不知道的远方。而队员和整备员有的会从警察的队伍中脱离,或者被调入到一些冷僻的位置打发时间。
当然或者好一点,大批高官被削掉帽子,后进者忌惮能量,于是勉强苟活。

在真人版的第0章中,鸭子自己都借用剧中人物之口说:
双足机器人什么的都只是会出现在动画中的屁话空想。
这就是鸭子给出的结论了。

那种萝卜机器人中所蕴含的热情,所蕴含的那种对星辰大海,对宇宙,对未来的展望——
只剩在那些老旧画风的动画中,只剩在老去的阿繁的眼镜后。
终究会随着时代的向前而过去吧。

谁又能说,这是谁的错呢?
所处在中美狭缝中的日本政治位置的原因吗?
远离战场纷争,独处在太平洋旁的岛国地理位置的原因吗?
这大概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再见了,萝卜,再见了,特车二科。

//头重脚轻,后半部分写太碎了,就这样吧(

 

//原发于8月19日,其实现在回头重看,应该在最后一段里详细结合片子写一点为什么这片子里的是虚无的,消极的胜利…然而以前没干这事情。现在也懒得干了。就当做一个教训吧。

写在前面:搬几篇评论文过来。对内容都非常不满意..不过一点点写嘛。万一有一天能成熟点了呢?(你都这么大了还谈成熟…

 

当我在谷歌play上看到才卖200日元的时候我的心是诧异的,“还不到手游1次单抽的钱!”兴冲冲的点击购买并一路打下来,才知道为什么只卖200日元。
或许也只值200日元。

游戏的整体过程是玩家扮演一位17岁的高中生通过挖掘另一个高中生手机中的“反政府信息”来让自己得救。
整体的世界观是非常靠近当前时代的现代国家,游戏当中不可避免的讽刺了政府对于信息情报的管制,对于数据的监控,非法的处刑以及招供手段…
因为是通过挖掘手机中消息的游戏方式…整体的UI和操作和手机上的操作结合的非常棒,对于部分app的还原也做的非常棒。像素化的风格又提供了独特的“游戏感”。
这就是我的第一印象。非常良好的第一印象。

然后我花了大概1个钟头就把一周目打通了。我的内心是失望的。

来谈谈游戏的话题吧。
游戏表面的整体过程就是跟随着“国土安全局官员”的指点和要求一步步收集手机中的信息。相册,短信,邮件,社交网络。
难度基本上=0
收集完了,一周目就此结束。

当然整个过程中还留了不少显而易见的伏笔。
摩斯电码,蓝牙密码。

说到底,游戏性就是来源于点点点和找找找,除了蓝牙和摩斯两个密码其他的东西连基础的解密都谈不上…

再来谈谈故事。
整个故事以一种非常浅显易懂直截了当的形式摆在玩家的面前,整个过程剧情基本上是流水账,没有高潮,没有重大,并且延伸开写的选择。给玩家提供的选择之后的结局大多都只是一句话然后收尾。结束。
就算是红片和蓝片,也就算是稍微延伸开写了两句话,也就仅此而已了…

就算是黄油也知道多结局起码有两条主要分歧的主线..

可能是看到steam上的吹文和各种评价对这游戏预期太高了。也可能是看到开头,看到这个游戏形式,对这个游戏的后续预期太高了。

接下来是惯例的预期时间:
优秀的UI和设计,以及题材,能够容纳更多,更有波折的故事。应该能做到更好的。

游戏内容上可以引入更多的app,更多,更有层次的解密方式——
在不用审查的小游戏里找到隐藏信息(还记得之前在steam一片独立游戏里找到的神秘符号吗?)
在u2b的视频里找到隐藏信息
解读日常短信中的暗语

在故事上增加更长,更有波折的线路——
黑客屏蔽信号传达信息,反洗脑国安局的联络人员,参与革命or阻止革命
国安局人员本身就是革命者之一为了防止提前曝光…

更或者,甚至允许
捕捉玩家的手机屏幕导入游戏,邮件发送到玩家的真实邮箱…

既然能够玩弄虚实,为什么不更加“走心”一点呢。
最后还是期待一下这个作者的下一部作品吧。

PS:来看一件小事:
1 本身这个steam作为平台网站就在不断收集用户信息,根据用户信息提供推送
2 用户主动提供评价
没错,这都可以说是blue和red片中的一环。甚至说是”big brother“中的一环也没多大差别,看到大家还在评论中讨论这个话题..

有些讽刺ww

嘛..个人对待个人信息的这种话题就太亮屁股并且离题太远了。也就这么在ps里提一下。不做展开了。

有的时候在想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切割,然而一切都好像自然而然的发生。
离开家,离别朋友,再不联系。是我自己做的选择。在如今看来大概是没考虑到过这个问题作出的选择。
在打开电脑前在心底写一些话,写给自己,如今为什么是自己,自己为什么是如今。
然而还是无法鼓起勇气记下。那些微小的,在旁人看来是那么无意义的,琐碎的事情。

所以…
我们还是来讲故事吧。

 

前些天的夜里,在公司加班,等到事情告一段落能够撤身回家时已经接近夜里10时。
在空旷的街头上看不见其他人,等了10来分钟的夜班公车,寒风将脸吹的通红。其后暖和的车内空调让人回复了一点血量..然而却将下车时的风寒衬托的愈发刺人。
推开家附近小饭馆的门走进去弄点吃的。加班加到这个时分,晚饭只有几片饼干,一杯咖啡。
“啊..就咖喱猪排饭吧。”
“好嘞,不拿点什么喝的?”
“那就加一扎啤酒。”
平时不太喝酒,然而这个时候了一杯暖啤酒也未尝不可。

“哟,许久不见。”
绕过柜台想找个里面一点的座位时才发现有意外的人对我打招呼。
“啊…”我将头一侧,打量了一圈周围——这么小的小酒馆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找个借口走开的。
“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把包拜到一边的凳子上,带有一些无可奈何的坐在她对面。
“想起来一些事情,便来见你一趟。没想到还害我等了这么久。”
我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碟子和盘子,揣测了一下确实有不少时间。
不过对于这小饭馆来说我也是常客了吧,以前也是习惯于一路熬到下班然后到了家附近再来弄东西吃,这饭馆还算实惠,便宜,量足。
虽然味道也就一般——我对这方面也没什么要求就是了。
这些她也都是熟悉的。
“那么?”
“恩…这阵子准备搬家嘛。翻到了刚和你在一起那时候写的日记。”
哐。
饭馆的大叔把盘子装的咖喱饭,单独放的刚煎好不久的猪排饭放到桌子上。哦,还有一扎啤酒。
还冒着泡。
我抬起头看看她。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看着她了。过去的日子和饭馆外面的寒风一样呼啦呼啦的一直往后面吹着跑,吹着吹着大家就找不到了。把回忆丢过去的话,大概一转眼就会找不到吧。
我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晃一下视线,挑下左眉。
“?”
不太懂她想说的是什么。

其实也不是真的不懂。
回溯回忆的契机有很多,熟悉的地方,熟悉的物品,熟悉的情节,熟悉的事情。我猜测她可能在想过去的那些时间和话语曾经是美好的,当然鉴于我做过的那些事情更有可能是让人刺痛的。我猜测她可能像说的也许会世事变迁,可能在想的是我们都变了大家都变了。我猜测她也有可能想说的是人依旧是那个人情却不再是那个情。可能想表达一种疼痛,或者一种哀愁。
当然也又很大几率是其中一种猜测都不对。

所以我什么都说不出口。

只好做一个疑问的表情。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想表达的是什么?你现在想做什么?

所以她回答。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也说不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感到回到了一切都还没有结束的那一瞬间。
那是可以用“?”和“。”互相交流的过去。
那是我们知道彼此简简单单一个符号的后意的过去。

“那么就这样吧。我走了,再会。”

当我还未曾从那一瞬间的错觉脱离时,她却已经起身,披上大衣,就此离去。
我知道这次的离去是真正的离去。她会搬家,去一个遥远的北方。我不知道那里的温度如何,是不是像现在窗外那么冷。但是可以想见有能够陪她一起去的人。
小饭馆的门被关上时发出润滑不够的咿呀声。

回过头,啤酒已经凉了。
外面的寒风还在一直的吹。我估计我还要不少时间(无法预估还要多少时间),才能找到家。

 

//写在后面的话
1 纯属虚构。是久违的短篇。自己不甚满意,回头看去一些东西写的太细了。
2 点子来源于饭否上一位关注对象的消息。然而还是觉得写的比这篇好太多了…短短100字的消息中包含着无法言说,只能自咽的克制的深情,恰当的省略,和让人心痛的描述。

试图做一下摘录。
…并没有得到过同意,然而真的非常喜欢,希望其本人不要介意(不要看到)(死

很讽刺,昨晚我从车里下来的时候车里正好在放一生中最爱,到了咖啡馆,BGM也是这首。她垂着头,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我以为这是一次稀松平常的约会,“第一次看你穿机车装呢,很称你啊”。她的身侧放着一个购物袋,隐隐能看到里面的东西,“我考虑了一件事,不是坏事”她是这么说的。可我一点不信。

3 即使如此——此句话是我不想写明的话。此文是我不想写明的文。

那么就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