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躺在病床上。

日子总是这么在过的,病床上的世界平淡无奇,但是也能感受到时间的流动,淡淡的,平缓的,就这么往前过去。

今天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日程。

早上醒来,测量体温,换药,体检,午饭,午睡,测量体温,换药,晚饭。

他躺在床上望着窗外。

床头上的花瓶已经很久没有新的内容物了,窗外的风景也已经有些厌烦,朴素的院子,再远一些的地方被灰色的云雾所包围着,似乎有几根褐色的长条横跨大地于天空,那是什么?他摇摇头,看不清,也没有什么兴趣。

他躺在床上发呆。

曾经把时钟再往回拨一点的日子里会偶尔收到陌生人寄来的信,不过虽然他以为是“陌生人”但是寄信的人却应该和他非常熟悉的样子,信里细琐的写着上学遇到的老师,考试很苦恼,今天的晚饭这样日常的内容,有些清秀的字体。信的末尾惯例的会祝他早点好起来,再一起上学什么的。

“——,这就是我的名字吗?”他第一次看到那句祝福时想的却是这件事情。

有几次他也想要不要回信试试,虽然不知道对方知道了自己其实不认识她的这件事情会有什么反应,不过他找了好几次,在信封上没有看到寄信人的地址,问了医生也没有得到回答。

其实连寄信人的名字都没有。

“那就算了吧。”他放下心中的那一点挂念,依旧昏睡过去。

然后渐渐的就没有信了。

他躺在病床上含着温度计,偶尔也会有“不知道咬碎的话会怎样”的念头。最后还是没有付诸行动。

而白色的病房和灰色的天空,今天也是一如往常。

 

//G+的三题故事,原本预计有电波超展开,但是气氛自己感觉不错所以就此为止了。如果以后的点心词很有趣的话也许会写点超展开再把鸟笼放进去。

话说回来我也只会写一点这种东西…嘛。

以上。

前卷回顾:

12月陷入传销组织无法脱身的望即使到了圣诞节的今晚还是只能无奈的待在这里,无奈的看着水泥的天花板一边听着同志们唱“single hell,single hell,single always”的时候听到走廊上的电话声响亮的响起,通过变声器但是还能听出是女声,“喂,我们已经找到了谁才是这一切的阴谋者了。”但是说完那句话就被挂断电话不知所措的望看到了一群人向自己冲来,“没错!就是他!他刚刚接了妹子的电话!快点把他烧死!”突破了重重阻碍审判之后终于来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手中在逃跑过程中被陌生人塞入的手机收到了未读消息的提示。

“恭喜你,你从团部里逃脱了。你获得了,团部毕业证,这是你的圣诞礼物哦。”

“但是还是完全的意味不明啊!”最后还是一个人的望,在空旷的大街上对着天吼道。

 

//突然知道了G+上还有三题故事的社群,进去之后果断先来了一发电波产物。

形式和内容尽力模仿者绝望先生的前卷回顾,但是果然脑子有病的程度还远远达不到那种等级阿!(无论从梗还是逻辑性上来讲都是如此)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