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卷回顾:

12月陷入传销组织无法脱身的望即使到了圣诞节的今晚还是只能无奈的待在这里,无奈的看着水泥的天花板一边听着同志们唱“single hell,single hell,single always”的时候听到走廊上的电话声响亮的响起,通过变声器但是还能听出是女声,“喂,我们已经找到了谁才是这一切的阴谋者了。”但是说完那句话就被挂断电话不知所措的望看到了一群人向自己冲来,“没错!就是他!他刚刚接了妹子的电话!快点把他烧死!”突破了重重阻碍审判之后终于来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手中在逃跑过程中被陌生人塞入的手机收到了未读消息的提示。

“恭喜你,你从团部里逃脱了。你获得了,团部毕业证,这是你的圣诞礼物哦。”

“但是还是完全的意味不明啊!”最后还是一个人的望,在空旷的大街上对着天吼道。

 

//突然知道了G+上还有三题故事的社群,进去之后果断先来了一发电波产物。

形式和内容尽力模仿者绝望先生的前卷回顾,但是果然脑子有病的程度还远远达不到那种等级阿!(无论从梗还是逻辑性上来讲都是如此)

以上。

好吧,或许我得澄清一点事情,或者是承认一点事情,这两个说法都没有什么差别。其实本来就没什么差别。大概如此吧。

曾经我还是我。

记得那是一个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早上。天气是多云,阳光并不算好,但是也不冷。
这天任务的预定只是像往常一样的自宅警备,睡觉到了12点多才懒洋洋的爬起来,洗漱,习惯性的打开电脑登上Bangumi,打开qq,微博推特一干社交网站,然后想着要不要去玩玩游戏什么的。昨天才把幕府战争2下载完毕,30多G的内容让我的硬盘发出容量不足的红色警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朋友突然在qq上叫我。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你在说什么
“那个Bangumi上的帖子不是你发的么?”
于是我去上面一看。具体的帖子内容在此不再重述了,相信那时看到的人都是记得的吧。总而言之,大致上就是以忏悔的名义发布了看上去就是黑历史的很多事情。而且关键是,和我一模一样的账号,头像,甚至连断句和语言上的习惯都是那么的相似。
我吓了一跳。看了一下发帖时间,昨天晚上的1时。而我确信那时候正在和别人联机玩游戏。
这不可能是我干的。我去检查了一下发帖人的个人页面,从个人说明到看过的动画玩过的游戏,连最近几天的时间线都是相同,不同的地方是在无法模仿是注册日期,ID那里的一个微小符号上不同,同时除了最近几天外,再往前的时间线就是空白的了。
怪不得连熟悉的人都认错了。
我确信了这是别人的恶意模仿。然后发帖说明。

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而这大规模话题性的发帖,只是一切的开始。

之前的那张帖子和账号麻烦赛老板删除的几天之后,我惯例的在刷着超展开。看到了某个帖子想要回帖的时候,却在12L发现了我的回复。而且内容就是我想要回复的内容。
是我记错了吗?那时我还没有在意。
只是当我两次,三次的发现明显是我没有看过的帖子却有了自己回复的时候,我又再次的发现,那时一个模仿的账号。
我被那种连回复内容都能做到的模仿吓了一跳。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在在时间线上无奈的@sai,同时更换了头像和昵称。

那天晚上,和之前的那个朋友聊天的时候提到这件事。
“咦?你也是吗?其实我也有这种情况,就在那天模仿你帖子之后,我也发现一个模仿我的账号”他这么说道。“虽然麻烦管理员删除了,但是这几天还是又发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段时间没有回复。
“也许那个就是我发的吧,啊哈哈,大概是记忆出错了吧。对了,之前不小心把你bgm上的好友删了,重新加一下吧w对了,你有没有去下最近又偷跑了的那个游戏……”
虽然困惑还是萦绕在心中,不过我也接着讨论起了其他的话题。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我的网络生活来说愈发的混乱,模仿的事情已经不仅仅的局限于Bangumi一个地方,在其他的论坛,还有微博这些地方都有一个“我”在做着我可能会做的言论和行为。多数的时间里我甚至难以分清到底哪个才是我自己的发言。而在同时,和我讨论起模仿这个话题的朋友越来越多,被恶意模仿的人也越来越多。

我又一次和先前的朋友说到这个事情。
你现在还有没有被模仿这件事了?
“你在说什么?被模仿?有那么回事情么?”
就是在“我”的那个黑历史帖子之后的事情啊
“…你在说什么笑话吗?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你有什么黑历史帖子?话说话说你听这个翻唱很棒呢!”
…先别岔开,我在说模仿的问题。
他的头像突然变成了灰色。
而在之后,一旦提到这个模仿的这个话题,他都会是类似的行为。

渐渐的,似乎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完全忘记了这个事情。终于有一天在吐槽上提到曾经的模仿贴的时候,连sai都顶着那个诡异的怪脸说。
“有那么回事么?”

我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已经被替代了。还是只有我,只有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或许是网络的尽头,某个庞大的组织在分析吸取我们先前的发言,记录,然后制造出一个相同的人格?胡思乱想之际,我提出了种种可能性。而这些又是为了什么呢?

之后的一天,那天也和最初的开始一样,多云,没有什么太阳,也没有下雨。相比起来温度稍微低了一点,但是也没有低到让我这个寒冷耐性是负的家伙开始每年惯例的抱怨。
我坐在电脑前面,读完一本轻小说,想上Bangumi吐槽的时候,却发现在几分钟之前,“我”已经读完了它,并且发了长长的一条评论。而那正是我想说的。
我感受到了什么。

想要记录的已经记录完毕,还未表达的也已经被表达出口。那么对于我的这个身份而言,还剩什么呢?

在疑惑的时候,电脑弹出了qq的提示音。我反射性的点开了那个对话窗口。对方,是我自己。
“你坚持的还真久啊,已经可以休息了呢。”

不知道是谁的意识,跌入了深深的黑暗中。

 

//本来预定就想写的这个内容,那天看到几个帖子兴致上来了,直接在Bangumi的发帖处码了这么点也没做润色修改用树洞的号就那么发了出去。
然后过了一天把文本黏过来丢在了草稿箱内,打算修改的,最后还是没怎么动,只是稍微的调整了一下结尾。干脆发出来算了。
实际上还有不少想表达,或者说是表达的更好的地方…懒惰没药医。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