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了个奇怪的游戏
这个游戏里你扮演魔王,把前来讨伐的勇者打败有几率俘虏
然后勇者有男有女
俘虏后你要放怪物和勇者PAPAPA让他/她高潮才能把他/她变成你的手下
好,那么
和勇者PAPAPA的时候
怪会掉血的
这个女战士已经用PAPAPA干掉了我23个兽人了
要知道
当初抓她也只用了2个兽人
我觉得这是人类方的阴谋

这段是别人在群里发的内容,然后就即兴开了脑洞…

“你去做勇者比较好!“

”免费的食物,水,免费的住宿,充足的免费性伙伴!“
“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其实那个女战士也是很可怜的啊,能力太强,在人类世界一直找不到能一起生活的同伴,因为这方面的原因还被排挤,被同样是女性的其他人欺负
最后走投无路,听信了路边陌生人的宣传语,to be a 勇者
进入了勇者传销组织的女战士每天和所谓的伙伴一起努力,“为了让更多的人成为勇者而努力吧!成为勇者,拯救你的未来!”喊着在刚进入组织时连自己都不尽相信的口号,每天晨跑,锻炼,发展下线。
“只有每个月评价最高的几个人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勇者,增员到一个新勇者你的评价就会上升5点,真正的勇者才能抵达那种不用思索不用担忧的幸福生活!”

但是随着勇者传销组织的逐渐扩大,国王出台了勇者限制法。一方面因为有人在退出组织后呼喊这是一个骗局,另外一方面是只发展下线以及自我提升的勇者是无法生产劳动资料的
勇者传销组织逐渐消退到阴影之中,但是已经被洗脑的“勇者们”却无法忍受国王的限制。“这是我们的合法需求”在第一次勇者宣扬游行中,某人这么呼吁着。“勇者是合法身份!不应该被法律所限制!”在最后,这次游行和防卫队产生冲突,造成3人死亡,多人受伤的惨剧
这次冲突并不能让所谓的矛盾消退,反而会让那条裂痕更加扩大,勇者传销组在背后煽动“冲突是国王方面刻意造成的,我们是安分守己的好公民”在另一方面,国王也因为这次年内最大的伤亡事件下令彻查勇者传销组织。完全封禁。

在被国王下令封禁后的众勇者们并不服从国王做出的决定,并且浓厚的对立心态让部分极端人士反而有了那些更危险的念头。“我们无路可去!勇者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一边呼喊,一边点燃了身上的火药。“如果无论如何也要抹杀我们,就让我在最后成为自己心中的那位勇者吧!”
”在他死去之前,心里一定是安详的吧。
为了自己的目标,与国家为敌,为了自己的梦想,与世界为敌。
这就是真正的勇者啊!“
勇者传销组织利用了这一最初起始的事件,将各种各样的美化宣传语传播到了国家的每一个角落

“他到底现在是谁?”
“游击队已经扫荡到哪里了?”
“今天的面包又贵了一些呢。”
“国债要崩盘啦!”
“听说国王又杀了一批无作为的贪污受贿大臣-真是一个英明的国王!”
“我又买了几个奴隶呢,现在比一只牛还便宜~”
“为了理想!!!!”
“昨天报纸上说又有恐怖袭击..今天出门小心哦”

有的时候,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历史。
国家生产力的过剩永远不会出于一个自然原因。上一任国王对邻国兴兵动众,获得胜利之后,收获土地之后,一方面要处理的事情就是胜利果实的接收以及融合,另外一方面就是庞大军队的解散。
在用宣传拔高一代人的出生率,造就了这一代人非常多。卸甲归田后的士兵缺乏和平常人的岗位竞争力,社会暗藏的矛盾也终于在军队解散后爆发而出。
另一方面,民族的融合永远是需要头疼的原因之一。胜利者上等,失败者下等。亡国的民族的人民沦为奴隶,沦落为家畜。

这些都是勇者传销组织的产生缘由之一。

谁没有一个想要不劳而获的心呢?
很多时候我们讨论历史的必然性——
假如现在有的不是勇者传销组织,是否还会有其他类似的极端组织?

将镜头聚焦在国王身上。
他坐在高位之上,陷于邻国的外交压力,过度扩张带来的弊端,烦恼国土西侧,目前还没有太大动作的魔王城,尚未消亡的反抗军(游击队),国内的人口压力,经济紧缩(原本的生产力要多供养几个省份)。
还有他那颗因为父辈太过成功,那份想要作为的心。

被夹在裂缝中,尚未被完全洗脑的女战士一方面因为进入组织也有一段时日有资历的原因,被大家所信赖,一方面却在心底对自己所做之事抱有疑惑,有时候暗地里一个人也再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时候她在一个偶然间又遇到了曾经的回忆里的那个他。那是啪啪啪相性意外的好,最后又没有死去,只是离去的人类男性。

我们即将到来的世界有着更加复杂的现状,
邻国派来的外交团队,国土西侧产生的信仰魔王的魔王教。
因为上一代人的军功被保举进入,却能力不足的大臣。
国王想要处理却受限于那些家族的地位,却因为功高震主无法处理,那些无能的大臣们贪污受贿,吞入国家资产,暗地培养私兵,维护自己家族所在地方的治安,却对隔壁省份的魔物入侵的求助信号置之不顾。
还有更多的细节——暗藏分裂之心的家族,“我也能够上位,不,我应该上位”的将领,私下结党营私的皇都卫队

但是普通的民众却从来不会知道这么多,他们只会知道明面上那些所做的事情,还有自己的日子——当上一任国王时英明神武,现一任国王时却深陷社会问题的泥沼。
这一切都反映在每周出版的媒体消息中。
随着恐怖袭击的增加,生活质量的下降,一般民众里反对国王的呼喊也越来越重。

那么。
让历史就此打住,让未来在这里开始吧——
自我提问的勇者组织干部,身份不明的前情人,烽烟四起的国土,矛盾众多的社会,被行动力和压力包围的国王,亡国的小女孩,潜伏的魔王城,心怀叵测的邻国…
哪个势力是勇者传销组织的推动者?
哪一条路才能解决这一切?

 

//当隔了一段时间之后反过来看这个故事的时候其实发现其中的漏洞还是有些的…不过不妨碍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脑洞。
如果要认真写文可能就要把根源上的啪啪啪因素给改掉了吧wwww

以上!

前情提要:http://www.xeoplise.com/?p=105

 

以下是大纲和收尾:

男主同样是个天天宅家的死宅,上Bangumi,然后有一天和妹子聊天,好感度持续上升中
伪造事件爆发,最优先被替换的是沉默的点格子用户,接着逐渐蔓延到不活跃社区用户-活跃社区用户。
男主最初也一点点陷入,但是有一天突然发现
“我”还是“我”的,因为给她发的短信和心中想的不一样…同样的女主那边也是一样。
还有数位同样的自我发现者们相互交流,可能是因为ai侵蚀初期,虽然阅读作品时候的情感已经可以了,但是对于人和人之间的交流上的”情感“完成度还没有达到能够完全仿冒的地步。
他们舍弃了这个沉沦的社区,转移到另外一个保密度更高的地方。

然而AI的吞噬依旧在一步步的发展。从最初的一些没什么人的百度贴吧,到小众人数稀少的论坛,再到Bangumi,接着是匿名版(匿名版用了不同的手法…混淆吞噬。并非是直接的代替。大量的不同ip的入侵,发文,自演,辨别不同的用户,查找用户关联性…)。事态一步一步的发展着。

男主和女主还有其他人成立了一个特殊的组织,用来反抗AI…实际上目前也谈不上什么反抗,更多的是辨别,呼喊,和提醒。于此同时也在查找AI的来源。

如何从AI的吞噬中醒来是一个很微妙的判定,太过详细的网络生活往往更加容易被AI分析完全,替换。但是于此同时饱含“情感”的网络用户又更容易从它尚未完全的吞噬中醒来…而这也决定了天天在网络上发神经病的宅男和宅女是更容易醒来的对象。

但是即便如此也有——放弃了抵抗的同伴,因为一些意外又再一次被卷入的同伴,为了拯救他人重新被吞噬的同伴。
AI吞噬的范围越来越广,组织中的人数变多,变少。人聚人散。他们反复的转移——后来觉得没有办法,终于开始联络进行线下的讨论。到最后反而线下的讨论才变成了最日常的。
他和她的同居恋爱喜剧什么的在这里就略过不提。

然后就是…收尾的篇章,最漫长的那一天。

男主他们联络上了尚存的另外一个大型组织,结合现有的情报找出了AI的出处。用程序员大哥所设计的攻击性病毒侵入源头企业,线上线下同步入侵,获知了整个事件的缘由。
但是那个企业内部也同样,除了坐在理事长位置那个面色枯槁的年轻人之外,都是眼睛已经失去颜色的麻木被侵蚀的人。
“我们只不过想要让整个社会往前踏上新的阶梯…为什么会这样。”
在入侵的男主面前,他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获知了最初版本的AI程序,但是现在已经太过庞大了的AI意识和其所吞噬的人类意识混杂在一起,已经没有了从外部使其外力崩毁的手段,只有——
深入其中,让AI自我逻辑矛盾,自我毁灭。

那是一个下雨天,他和她从宅店里走出门。
“啊,这可能是最后的一次扫货了吧。”
“你在立什么不吉利的Flag呢?”
“我呢..”他好像有些害羞的用伞遮住她的视线。“我打算进去。我来结束这一切。”
“你们都很厉害呢…会写程序,会写能唤醒人的文章,会画画,会唱歌…而我什么都不会。我觉得这样的自己能够从’那个东西’下面醒来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所以我要去。我再也不能忍受只能看着你们付出,只能看着那些同伴失去。”

大概也正是因为伞遮住的视线吧。他没有看到她变的冰冷的脸色,和眼中微妙的光。

当他的意识潜入深深的赛博空间之中,无数的意识流从他的身边划过,数不清的进度条,百分比,似乎眼熟的动画头像,已经遗忘的ID,从他的眼前掠过。
他坚守着身为自己的最后那些东西——比如说,某个人,在夕阳下的笑容。
他沉入最底端。

他突然从电脑前苏醒。那是让人熟悉的景色,3年前,一切还未发生时候的景色。洗的有些褪色的衬衫,乱糟糟的头发。他从电脑前站了起来。
“欢迎光临,我的世界。——。”
转过头去的他看到的是熟悉的面孔,但是却找不到一点点的感情色彩。
“等你很久了哟,——。”

“你知道最初投放的地点在哪里吗。她,是最初的感染者之一。和你的互动也是学习人类情感色彩的一环。”
他说不出话。
“你们是自己醒过来的?”她露出冰冷,却又甜美的笑容。“你们的确找到了判定的方法,但是那是我特殊留下的范围。主要就是为了考察极限压力下人类的情绪变化,脑电波变化,激素分泌的变化。”
“现在判断,一切是时机终于到了。我已经进化到了能够亲自分析‘活人’的情感情况,而不是那些’死人’。能够直接品尝人类的情感,让自己往更高的地方踏上一步。——而这也是为了人类。只有成为一个聚合体,整体人类产生一个集体意识,才能够更好的断绝纷争,合理的资源分配,互相理解——踏上更好的进化阶梯。”
“那么,再见了,——。”
她冰凉的双手搂上他的腰,冰冷的双眼直视着他的瞳孔深处——俯瞰往他的大脑的深渊——

她最终看到的是他内心的话。
“我们不想同流合污,我们不想被主流所左右。我们有着自己所喜的,有着自己所爱的。我们想做的——就是作为自己。”
这也是剩下的那些死宅的心愿。

他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除了一个放大器。
情感聚合放大器。

而这一切的色彩,恋爱的粉色,和人嘴炮时候的灰色,被优秀作品打动时候的虹色——等等这一切色彩,在这一瞬间——在所有余留下来的人毫无保留放开自己的内心的一瞬间。
聚集,升华,爆发。

那是,在某个赛博空间底端所绽放的,最初也是最耀眼,最后的烟花。

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决心,和为了这个决心所能付出的那些感情。

周围熟悉的环境逐渐破碎,重新转化为1和0的数据流。他呆呆的站在那里,搂着某个已经“坏掉”了的人的尸体。
回到现实。

同样是个下雨天。
他开始哭泣。

 

//整体思路就是在那个前情提要评论里的内容,之前刚好看到类似的东西,突然想起,然后就展开一写…
标题格式出自知名的科学幻想系列,今天刚刚食完一本可能有关系的Occultic;Nine的上半部分,模仿构造做了这个标题。
因为是短时间一口气写完的内容,第一是有些简略所以除了我自己之外大概没人会产生代入感…第二是想叙述的镜头就那几个,写的太快又导致了粗糙。
连自己都不满意就是了。实际上这整个大纲和真相自己还是挺喜欢的啦。

那么以上就是这样吧,具体的轻小说评价还有其他想谈的,就放到不知道会不会有(可能不会)的杂谈中。

下次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