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天空中的飞机一架一架的往下掉落。

一段旧的碎片,写于2014-8-11,发在bangumi的胡思乱想团小组 http://bgm.tv/group/topic/33518#post_683711

我很喜欢这段,在现在来看仍然非常喜欢。当年刚进犯罪群不久的时候还拿这段作为范例来说明,什么是世界系。当时都还不够熟悉,被笑了。当时我很难过,所以现在还记得。

我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很喜欢这段。

你要我现在再来说明什么是世界系,不太懂理论,还是无法很好的表达,可能想说的只有 “我”的世界的终结 吧。


那年夏天,天空中的飞机一架一架的往下掉落。失去了魔法的钢铁大鹏旋转着冒着烟划过天际,在火与尘中化为废弃物。

那年夏天还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某个出人意料的中将的死亡,某个学校的废弃,某颗误射的导弹,某位在树荫下默默掉下眼泪的女孩,某位总统的发言,某个骨气勇气表白的瞬间,某场战争的开始。

还有那声“对不起”。

我不知道世界之大,那些繁琐的小事对于这颗运转着的盖亚有什么细微的影响和躁动。
会造成那颗子弹的1mm的偏移吗?会让那架飞机安全迫降吗?
但是我知道这些小事和大事混杂在一起,女孩和男孩的声音和电视中主播的叫喊交错在一起,构成为我脑海中最后的一片对于夏日的回忆——

那个繁杂,清澈,喧嚣,以及和无数个过去的夏日一样燥热的,那个夏天。


顺便一提,最近一直下雨,今年夏天一直缠绕着我的一个念头“湿热的雨季也是夏天”,然后就想起来这个碎片了。想照着这个开头来写一个:

那年夏天,雨一直下了2个月,蔓延了半年的病毒也没有停息…

这样子的碎片,但是这句话之后怎么都抓不到画面。

有点难过,当然也可能是今天天气不下雨,吹起凉爽的风的原因。

希望如此吧。

碎片180625

一下没察觉,已有半年多未更新博客了。
今天狗爹提前了2个月提醒我域名要续费了,于是稍微花了点时间,就再花一点时间,丢几句碎片上来。
想说的话有很多,能说的话也有很多。比如说去旅行了,比如说重新开始跑团。但是总是抽不出时间,抽不出契机。点开博客首页,总是随便看了看。
发呆。
然后关闭。
我深信写作是归属于深夜的东西。其实也不仅仅是归属于深夜。但是适合于深夜。

在为一个故事苦恼。翻来覆去。不知道如何写。

大部分的话,新找了一个树洞倾倒:https://bangdream.space/@xeoplise
虽然群体有些不同,还是挺钟爱这种没有人认识的暗色页面。可是不知不觉认识到自己已可算是大龄。
于是时而怀念过去。

最近的活动:企鹅在纸上涂涂改改

我一直记得可能会有的那只蓝色猫。我还想找到那只蓝色猫。想有个人能一起去寻找那只蓝色猫。

有些可惜。让我们在未来重逢吧,今天先…这样。

碎片161031

倦于起名。
在很久之前就不擅长这件事。
故。

最近有时陷入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之中。夜里回家。看着那些高耸的,沉默的巨大建筑,高大的吊车,仿佛自己就像在看某本电影一般。
巨大的黑影。随着逐渐的前推的镜头缓缓拉进。
耳机中,宛如在一层朦胧的轻纱后面持续的播放着的轻快小调,所产生的对比反差,更加深了这种…疏离。
自身意志和自身的疏离,自身和自身所处的疏离。
那种庞然静谧着的…
那种自我的渺小…

上个周末,和逐渐年迈的母亲进行了一年一度,长达1只半螃蟹和它的一万只脚的相谈,就西部世界这片子好看达成了共识。
其余闲话在此就不再多提了。就此事的行为而言,仔细想想也挺有趣的。不知不觉便形成了一种惯性。

那一切的繁华都被笼罩在河的对岸,有时会试图淌水而过。
在夜里,还是会意识到那个属于你的位置。

碎片161013

最近被工作的烦心事缠身。
重新开始每天听歌,坐公车,等待。
有时候会和一个人相遇,大多数时候不会。
肯定不会开口。

被缠身之后才发现到就算离开那些扰人的荧幕,掌中之盒,也早已失去了内视和外视的能力。
我不想就这么双脚被绑在地上走路。
如果无法幻想,只能叙事,那是该有多么的绝望啊。
现在才知道那些迷宫是多么的梦幻和充满魅力,连带着那些被自我混淆的记忆一并。
然而都已经是年轻的余裕了。

今天看到一句话
梦是现实的延长线,现实是梦的延续品。

哪怕是我已经沉入泥潭,我还是想抱有自我的意识。
哪怕是无用和无意义的意识。

于是到来的是新的一轮的誓言,每两天,甚至是每天,都写个200字,300字吧。
就算是过去再瞧不起的此类碎片。
描绘梦的能力,希望还能找回来。

纯粹碎

0
6月了。
夏天了。
事情正在起变化。

 

0.1
上面三句话(尤其是最后一句)看起来会像是什么小说的开头一样,然而实际上并不是,脑子里顺便跳出来的句子,随便想到的句子,仅此而已。
说到开头的话,自从那本卡尔维诺的“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读完之后,就一直想用书中的思路写一大堆开头的合集…想这么试试看。不过大抵总是事与愿违的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自己的写作能力的不足,单调模板并没有那么多彩的开头。另外一方面就是固有,并且也提到过很多遍的拖延症。
当初试图写的一个开头还存留在这个博客的草稿箱中。也存放了有一段时间了吧,可能都有1年了?
从高中起以读外国这类相当偏向纯文学的小说,似乎也是以这本“如果在冬夜”告了一个段落。
有了相对丰富的时间,能够自我把握安排的时间,反而却缺乏了那种沉下来静静读书的耐心。
然而读的少了吗?其实也并没有…
相对有质量的长篇起点小说,日本轻小说,科幻小说,美国通俗小说(其实是战锤,用这么一个看似炫酷的分类来讲是不是比较厉害),杂乱读的一些短篇。
你收获了吗?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呢?
倒也有些想不出来,无法分辨。
可能还是在气质上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有差别的吧。

 

0.2
随着开始玩网游之后,单机的游戏也玩的少了,正统RPG几乎没有通关的了…
是的,是这样的一个事实。
虽然真的很少提及,但是事实大抵如此,沉迷在打坦克,打lol(后来放弃了),最近是风暴英雄,还有炉石传说。
这种与人交互带来的为自己所欠缺弥补上填补上的社交内容,廉价的获胜快感,重复性却又不反复的相对浅薄不用太动脑子的挑战。
总觉得让自己比原先的情况更加糟糕。

 

0.3
世界这么大,比你优秀有能力的人有这么多,你能做什么?
他们是有“才能”的人。
经常这么想。
虽然自己也能够学,似乎应该学。
——嘛。先过着完事啦。

 

0.5
原本的标题是疏于笔。之后想了想这堆东西也没什么好记好用来复健的啊。
于是改了改,改成纯粹的碎片
又发现有两个右边半部的相似,于是直接改成这样。
一个词一直放在眼睛底下就会变的怪异,更别说是两个右边相似的字了。
正所谓,完型崩坏。
可能和人的交流也有这种可能性…距离太近,久了就会变的怪怪的。
其实说到底还是刺猬本。
最近也愈加不知道如何去接触人…好吧其实1年前就有这个问题了,不过基本上不怎么在意。
现在其实也没什么好在意的。随便提到了就写了一写,回头还是每天打游戏过日子。似乎不需要多余的情感慰藉。
隐约中也正如前面那段提到的感觉有点问题啦。

 

0.75
结果变成了负面思绪大爆发,乱打一通丢到自己博客里。
其实想记下来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说最近跑到外地过日子,每天在和房东的网搏斗,比如说博客搬了家什么的。
还是变成了随着想法乱记的结果。

 

0.9
其实我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些人能够那么“厨”虚拟或者偶像角色的。
是的不能理解。
最近其实自己也似乎在厨一个角色,所以反而越发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大部分时候对于自己来说也就不过是玩的有趣,拿来打发空虚的深夜时间和拿来划水,拿来作为谈资,你要说我真的厨,实际上觉得自己还是有个第三者的本性…
仔细想想大多数时候都有这种感觉。
永远无法纯粹投入在其中的,带有旁观者视角的这种感觉。

 

1
事情在继续起变化
0111100000011101010
随便打的,别在意。其实想过这里埋个什么梗什么高斯信号(那是什么?)之类的密语。
结果懒得查,也就算了。

最近越睡越晚,今天还打算展开每天固定睡8小时的活动,结果兴致一到,在这个空白的页面随便打打,也过去了半个小时了。时间真的快呀。
时间真的快呀。

暂时就这样吧。

 

那么今天这里是充满了无意义、无干劲的绝望企鹅同学。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虽然能看到这个博客的人估计也不多啦。

碎片 3 缝隙中的细语

他说:下雨了呢。
我将视线投向窗户之外。
那是清冷的夜色,细雨,模糊的月,将燥热吹散的风。

我在纸上随意的写下三句话。想象其中的关联,逻辑,三句话之间的空隙和之外的空间。想象其中的角色和物象的细节,想象这三句话背后的世界。
非常打发时间的行为。其实也只是发呆的渡过几分钟之后,我如此的做出自我评价。
将人物的形象模糊,抽象,最后抵达一个单纯的“他”或是“她”,还能留下什么。
在我眼中大抵会是都是一个样。

我站在大街的中央。看到那一个一个的剪影,在身边平滑的划过。
然后根据相貌,发型,外表,衣着,说话方式,习惯,癖好,添加上不同的特征,分出不同的等级。

更多的影子在判断之前就滑过去了。

所有的都在流动着,朝向不同的方向。

直到毕业的最后,她仍然没有和我说什么。
意味不明的说了几句也许是充满隐喻的话语,因为繁乱的夏日,我也没有记住。
从此我们就再也没有过联系。

我将撕碎的纸片丢到身后,重新撰写新的三句话。
但是先前的那些持续的,无法丢弃的回旋在脑海中,盘旋,环绕,难以抹去。
我不知道忘记这一切还要多久。

 

一时好奇,我靠近了那个缝隙,狭小的,黑乎乎的,应该什么东西都没有的缝隙。
我感受到风透过来。
我似乎听见了缝隙中隐隐约约的传来一男一女的交谈声。
似乎听见了那种老式收音机的噪音,伴随着音乐。
似乎听见了雨声。水滴从屋檐上滑下,滴落在水泊中。
似乎听见了塑料糖纸的展开,褶皱。
似乎听见了…
听见了一个对侧的世界。

碎片 2

昨天晚上,我右眼的眼皮跳的很厉害。
我预感可能会发生些什么。
果然。之后的深夜里。

我做梦了。
梦见 降雨之后 大片大片的水泊,它们积攒在路面,一如大地上的湖泊。
时有浮上水面的气泡,小小的一个气泡。
那么小小的,细微的,在眨眼的瞬间,往上漂浮。
然后就不见了。

梦见 自己成为其中的一个。
在接触表面的刹那,将自己的内部,展示给世界
展示给外侧的风,外侧的空间。

和他们融为一体。
扩散开。
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