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汇报0731

数年后,我终于变成了我曾经想象过的我的样子。

很遗憾的是,是比较烂的那种。

距离上次的发文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了,世界在变,时间在变,人也在变。

沉迷手游,坦克已经玩的很少,平时浪费点时间在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上。也已经很久没有写短篇或者说一些称得上随笔的东西。打了半年的手游,结果水平还不如别人玩了三个月的,还被人嫌弃战力太低。虽然说是很正常我本来就比较休闲,但是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怎么讲,很空虚。

上班的时候常常摸鱼刷s1。看世界的新闻,看绿绿在欧洲大杀四方,看政治正确覆盖全世界,看美国大选的好戏——尽管实际上这些事情没有一件和我有半点关系。
或许是为了从中获得一点“我还和这个世界有关联”的存在感吧。

想想大学最后那段时间基本上不刷论坛,每天就是和人一起玩。也挺开心的。现在没有了。所以有这个需要了。大概就是这样吧。
缺少的还有很多东西。不太想多说。

看了一本片子叫马男bojack。有一二三三季。第三季最近才出来,刚看了没两话。确切的说是4话。
第一季看的人振聋发聩戳人心底简直让人目不忍视。
第二季感觉商业化一塌糊涂
第三季现在还在看。好像往回走了点,但是以前的感觉已经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你知道的,Bojack,你知道这个问题别人永远无法代替你来回答,或者说别人回答的这句回答永远只是肤浅的是别人的回答。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的。
…然而还是需要这句肯定。
哪怕这句回答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摘了一句当时看第一季的时候留的评语。——第一季的东西很多都是这样,话说的很直白,但是整个效果就是很好,大概就像是…是“我”就站在那里。
对于其他人来说大概是很无聊的一些故事,但是真的从剧本中看到那种东西,看到又烂又糟糕,又希望别人肯定,又觉得这不应该是能得到的,明知道这一切的Bojack。
还有各种对于爱的话题,对于孤独的话题…
今天也就是看完第四话。虽然觉得感觉回不来了,但是还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说。
就算在这个Blog上还是不敢说,哪里都不敢说。却又想找个地方说。想找个人对他说。
然而你知道上一次把那些东西翻出来是什么结果的。
你知道Bojack把问题问出来之后是什么结果的。

之前说过总有一天要写写菲利普迪克的小说的文,之前也想过总有一天要认真写一篇马男的文。实际上总是用这种“总有一天”这种说法的原因还是
其实我根本没有这个认真写分析文的能力。
满难过的。从中学开始就一直不擅长议论文,散文,杂文,超短篇小说,用这些把初中和高中的语文课混过去——自己还津津乐道引以为豪。——我和你们不一样。
实际上到现在回头来看还是自己才是最烂的那一个。懂很多大概可能的东西,估摸了解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际上并不能让你变的怎么样。装做在空中看,视野很开阔。实际上是在悬崖的峭壁上看。马上就摔下去了。
所以实在不太想刷那些朋友圈,远离过去可能也一直是这种原因。走出来一个地方之后,自己永远是最差的那边的。
真是让人发笑。——就好像前几天那谁在饭否上批判的那种“文青”。…算了。
没错我什么都没有。

说起来,手头上这块黑轴的机械键盘的回车键不太好用了。可能有地方黏住了还是什么的,反正感觉很难按。有时候却又是好的。
实在弄不太清楚。
去淘宝上买了起键器和清洁品,等明天看看情况。希望能修好。能修好就好了。

那么就这样吧,唠叨了半天还是讲了一些负面的话题对空气喊了喊求救sos。没什么意思。

这个博客实际上还是有点问题。莫名其妙的不能更新WP版本,不能传图——可能是什么权限的东西。但是我也懒得弄…
就这样吧。
↑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了。所以你看。
自作自受,自业自得。

毕竟、一色彩羽是个很难缠的人

line 1

高中毕业后,侍奉部宣告结束,雪乃出国,团子的学力并不足和他一个学校
毕业典礼的时候,一色偷偷的对大老师说
“我已经放弃叶山了喔,新的目标嘛…先保密嘿嘿”
毕业典礼后和雪乃的告别
宛如日常却又彼此都知道大概再也不会有机会再相见的一句“那,再见”,站在校门前看着雪乃有些单薄的身影对着这边挥手,然后坐入黑色轿车,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他知道她的道路他无法做到同行…

被心中的烦绪所困扰,在大学中的比企谷昏沉度日
他如同僵尸般行尸走肉的上课,下课,休假,在宿舍读书。一年时间很快过去了
那是某个和往常一样的黄昏,从图书馆出来后,却听到了似乎是久违了的声音
“哟,前辈”
转过身,她的身影在日落的夕阳下散发出光芒
和曾经一样的笑容久久没有失色
“你怎么在这”
“推荐啦推荐啦,还要多谢前辈当初推上的学生会长职位,加分不少呢”
“呐,不带我走一圈吗?这么久还是这么冷淡让人好伤心的”

 

line2

周末雪之下找大老师出来商量事情,结果在咖啡厅吃饭的时候被一色碰上,误以为在约会的一色调侃了两句大老师之后转身离去,他没有看见她转身后复杂的表情。
到了上学时候两天没有见到一色身影的大老师觉得有些奇怪,短信也没有回,因为复杂的心理原因也不太想主动去找一色…
毕竟在校园里还是风评不好的呢,主动去找的话对她来说也不太好吧,大老师这么想着,却逐渐越来越在意一色。
又过了两天,终于忍不住的大老师主动给一色打了电话
“啊啊,是一色吗,最近…”
“对不起,您正在拨的这个电话号码的人,现在好像不太想和前辈说话的样子。”的,如此被打断,然后挂机了。
到底是怎么生气了…大老师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想不明白。

又过了几天,到了学生会的某个活动上。
身为学生会长的一色因为自己也心情郁结的原因出了差错。经验不足的一色不知所措,向叶山请求帮助——但是却被拒绝了。
“其实一色你是知道的吧,你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但是一色想起那个周末,大老师和雪之下坐在咖啡厅喝咖啡,带着笑容交谈的样子…
她放弃了,自暴自弃似的,躲进了学生会室中。

这时候大老师左手支着头,一边看着窗外骚动的样子,右手反复的在手机的播出键上,似乎不知道是否要点下去。屏幕上的联系人名字是——“一色彩羽”

最后,是叶山找到了在教室里仿佛冷漠旁观一样的大老师。
“一色真正在期待的东西,一色真正需要的东西,我是无法回应的。而且,你别想躲在幕后逃避责任。你明明知道,一色在你面前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一色。”
比企谷八幡大概明白了什么。
他第一次,并非出于他人的委托,而是自身的意志,走入了那个学生会活动指挥部。
骚动很快就被平息了。

傍晚的学生会室中,昏黄的夕阳从窗口斜斜的照下来,一色侧坐在桌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大老师拉开房间的门走进来。
“呐,一色——”
“前辈这个笨蛋…”好像是什么很轻的,听不清的少女的低语。
“欸…?”
一色转过身来,以往明亮的眼睛中似乎带着一点点晶莹,然后是,突然爆发出来的,压抑许久了的低吼。
“前辈这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现在怎么变成好像我离开前辈就什么都做不好了!都怪前辈!再这样下去大家的评价会更差的!”
“什么果然一年级生还是不行啊,什么花瓶一样,漂亮但是不会做事啊…什么的…”
“我…我才不想输啊…”
“都怪前辈!前辈这个笨蛋!”她用手背抹着泪,从大老师身边跑了出去。

而他犹豫了许久,没有追上去,走进房间。
在那个学生会长的位置上稍微坐了一会,理好散落的文件,关上窗,锁上门。
在锁门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背后有什么柔软的,倚靠过来的感觉。

随后是还带有一点点哭腔的声音。
“今天谢谢你…还有,不许离开喔。要负起责任来呢,前辈。”

 

“记得,以后要叫彩羽哦,前辈。”
这是,在大老师作为杂役助手加入学生会之后,某个时间点,透过风,遗留下的语句。

 

//这是如上文所说的,最近正在“厨”的角色,原作小说“大春物”中作者渡航将这两位的互动写的非常有趣,一色彩羽这位角色魅力十足。

另外一方面,动画的配音大概是终于选择了让人心满意足的配音,虽然有时候还是有瑕疵,但是还原度已经很高了。
如此如此,再加上脑补能力和笔头刚好空缺,所以脑补了一下这位角色的单独路线…happy ending

 

还有一些杂乱的想说的。
在讨论时候大家也有提到,几乎所有的irohafags(4chan那边用来称呼这位角色的厨)实际上都并不看好这条路线会有的结局,原因就是剧情结构,整体思路,戏份安排等等。
这种配角必然的悲剧感可能也成为了这个角色所附带的魅力之一。
这可以被称之为“超游”的魅力吧。仔细想想还挺有趣的。
具体超游的感念可以谷歌下,我这里也一时间讲不明白。

还有像是厨角色的这方面内容,在前一篇碎片里也有提到,这里不再(懒得)再做更细致点的展开了。
暂时就到这里吧。

狗蛋躺在水泥地面上“生活,啊,生活”

许久不见。

日子过的飞快,这大概已经到了3月了,这也只是这个博客上2015年的第一篇。15年了呀,15年了呀。有个东西在脑子里叫着。15年了呀。
这段时间发生了点故事,也结束了点故事,有些东西不想说出来,徒增笑耳,有些东西又想说出来,找个地方倾述一下。
只不过大概是没有那种地方的。
很多时候面对一些东西想说出来,但是想了想又想得到什么样的回应呢,也不知道想得到什么样的回应。连自己都不知道。那就还是别说了吧,难免说了又让别人不开心,让自己更不开心。

生活,啊,生活。
总之呢大概是回到了曾经的一种生活状态,或许可以说是连曾经都不如的一种生活状态。

手头上之前换了樱桃的机械键盘。最便宜的本家的款式,400来块钱,黑色,没有背光,除了内在之外看起来和地摊上20来块钱的没什么不同。这篇文章大概是我拿到这块键盘以来终于爽快不动脑子的随便打打字,随便听听按键的声音。
手感还是不错的。但是你要我说具体有什么不同,大概我也讲不出来。
很多东西都讲不出来,除了上面说到的东西之外,还有像是

——啊想换耳机了之类的事情。

现在用的大耳机是铁三角的SQ5,红色黑色的方块造型,很是喜欢。当初大概就是因为这个造型所以买的,仔细想想也许我实在是很肤浅。
当初买的时候还有段可以拿来随便聊聊的回忆。那时候是高三,因为动新还是什么杂志出了一期耳机娘特刊,反正萌萌美美的看起来,于是自己也在琢磨弄个耳机。在午休还是晚间休息的时候(晚上吃完饭到晚自习之前那段时间)我在讲台上的电脑里查查哪个耳机好,结果被几个同学看见了(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定义一些人,称之为朋友又太过庄重,称之为小伙伴又太过轻巧,称之为认识的人又太过稀疏,这也是弄不清的事情之一),于是他们也心动了,几个人琢磨着一起合买。
毕竟是几百块钱的事情,对高中学生来说(或者是对我来说)还是一笔巨款。
所以查查翻翻,从200多的预算愣是翻到了400多500多,有个人和我买了一样的SQ5,只不过是粉红色和白色(是不是很娘炮哈哈哈哈,当时我们嘲笑了很久)还有个人买了ES几来着。具体的型号有点记不清了,也懒得为了在这里随便扯几句而去考据一下,总之好像是个磨砂镜面之类的…
最后是稍微便宜了一点钱。不过对于那会对互联网了解不深的我来说到底有没有便宜说实话也是一个未知数吧。

当然,后来,他们都把耳机放在家里积灰了。我还在用。
出门啊骑车啊还有大学寝室里戴啊,一方面还能保暖。我是不是很机智。
那会说服父母的理由就是早买早享受,反正之后也是要买。
到底还是用了挺久了的。也有个5年了。

最初戴着这个耳机出门那会特别羞涩,特别特别的羞涩,感觉世界都在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你的感觉。后来在网上看到那种什么妄想症啦之类的精神问题,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进阶版吧。
那会也琢磨过,是不是因为原本自卑的天性之类的…
不过后来日渐习惯了,也就好了。
现在变成了“世界怎么样别人怎么看我关我什么事情”的这种心态,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其实还是有点在意的。好吧其实还是很在意的。但是别让我知道我大概能使劲的无视下来…

总觉得你的问题很大啊。
我的问题很大啊。
到底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自己心底大概也是有个数的。但是怎么改变?和高三那会一样没有个数。不知道,不了解,知道但是做不到,做不了。
从小就这样。
车到山前必有路,但是这条路是不是你想走的路,是不是我想走的路——大概不是吧。过去还可以用年纪还小来说服自己逃避。到了现在也不算小不算年轻啦。很多东西也逃避不了啦。
嘿伙计,你打算怎么办呢。
最近父母也在赶着自己出门。你天天在家里打游戏像个什么样子…之类的。
我觉得很难受(马云脸)。

说是不想说的结果还是顺着自己的胡扯漏了点出来。
当时高中时候的同学们不管是怎么样的,日子过的似乎也都比我好。虽然是很久没联系了啦,但是从一年前的聚会大概也能窥视到如今的相貌。

就此打住吧。

拿一条饭否里许久之前自己写的消息作为一段落的告终,当初是因为“快打都市”这本书,心境原本是写给死大,但是如今自己还是如此

…其实还是觉得有些忧伤。现实里永远没有小岬,也不会有谁拉着你找都市传说里的蓝色猫(甚至连都市传说都没有)。然后就这么慢慢的,走到了北方的尽头。期望世界的拯救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只有自己走出去才行。2012-12-19 21:48 通过网页

生活,啊,生活
我躺在水泥地面上不知道看哪里。

刚刚晚上回来,觉得很饿(实际上是自己翘掉了午饭),去便利店买了3颗肉丸。
24小时的那种。

便利店的店员大概也是正好无聊。
“我要不辣的那种。”
“啊?哪种?”
“不辣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哪种不辣,但是大概不会狠辣的吧”
……
“你要不要来根烤肠?”
……
“或者这桶杯面?”
”3块钱,很便宜的,这个味道还不错的”
“看你一小伙子这么瘦还不多吃点”

我默默的从钱包夹层里摸出三个钢镚,放到桌子上,结果木签穿过的三颗肉丸,回家了。

想要别人想要你感受一下,当然有些东西感受不到,也是很正常的,很理所应当的。

对于这个有问题的我来说是这样的。
说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态。

大概是这样的吧。

我还是觉得很难过。

一个幼稚的人在难过。

無文本 1

(一)
像你这样的决斗者
没有资格参加
由霍格沃兹魔法学校举办的
第四届魔杖射门大赛

 

(二)
其实自己给自己写的东西加注释会不会看起来像是某种特别中二的行为呢?比如说像是“漆黑魔焰”然后在一段结束后注解:曾经天界崩坏之时由怨气凝结而成balabala的,仔细一想真的是羞耻到爆。
啊,我真的没有自己做过这种事情啦,真的没有写过中二的冒险小说之类的!我再次这么澄清。
说起来,其实虽然自己能够看的懂很多的梗,但是大概因为脑容量之类的关系,当想到“好!在文章中写点有出处的东西玩一玩吧!”的时候根本想不出来有什么能够玩的。无论是高达梗啦还是莫名其妙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动画,到了要用到的时候发现没有一个能够用的。所以对很多能够在文章中写的很开心的作者抱有崇高的敬意。
我一点都不想说是因为从小就没有人揭穿我的吐槽和冷笑话的原因。其实是真的太无聊没有点破的价值吗?这么思考着大家都没有直接明显的表示“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还真是温柔呢!大家都好善良呢!

 

(三)
“比如说明明到外地上学3年但是却一点都没有出过学校?”
“这个还好吧没有出过宿舍才是问题?”
“那就明明是麦当劳的打工店员但是根本没有吃过自己店的东西?”
“这类都是那种原因啦,那种那种,灵机一动的契机,必须躲避的flag,一旦打破就会触发无法避免可怕至极的事情!不是漫画或者小说中常常主角有这种念头吗?那种预知感什么的!”

 

(四)
这几天经常被人说:明明是企鹅但是怕冷什么的,有时候一不小心淹死了还会被说:明明是企鹅但是却不会游泳什么的,还有:明明是企鹅但是却不会飞什么的。
真是的,生活在世界上大家都有大家的难处嘛,明明很努力了但是英语还是考不到80分,到了最后还是拧不开那个矿泉水的瓶盖,所有人都是很辛苦都有各自的弱点和失败的时候,不能因为有一点问题就拿出来吐槽嘛。
我顶着头顶的大太阳这么想着。
太阳是大敌。
很久之前补过的一本没什么营养到现在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好看的动画好像叫“这是僵尸吗”还是叫什么名字想不起来了,印象深刻的是在第一话中主角就小心翼翼的在午后的街道上踩着各种阴影谨慎的往前走,以防被太阳晒到。
当时我就被感动到了!这就是共鸣呀!这就是感动点呀!
也许就是因为这一幕所以最后补完了那本动画。仔细想想也是真够闲的。

 

//
(五)
已经不知道怎么写超过400字的连续文章了!
大概是这个感觉吧。到底一个地方怎么过度到另外一个地方?从这边怎么糊弄到那边?
其实我只是想随便扯一点有的没的,早上有点无聊的脑内吐槽闲的没事记下来当做很久没动的博客更新。我真是机智!
虽然有点欺骗感情的嫌疑。不过好像也挺开心的。自己开心就好啦。
有些东西总觉得是说过一遍又一遍。
大概是脑回路只有这么几条,按照固定的线路走总是会弄出相同的东西。

最后,a岛明明单字接龙被普及了,为什么几句话接龙没有人玩呢?

夏至

我懒洋洋的盘着腿坐在天台的边缘上,用吸管喝着盒装的牛奶。
没两口就喝完了。
现在时间是21号凌晨时分,天气炎热气候干燥。无奈之下只好跑到天台上面来乘凉。
“那么你为什么会在这?”
我问她。
“夏至了嘛。”
“是喔。夏至了呢。”
出了好多汗的我也懒得再多说什么。

对了。大概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今天可以看见星空。

Continue reading “夏至”

碎片 3 缝隙中的细语

他说:下雨了呢。
我将视线投向窗户之外。
那是清冷的夜色,细雨,模糊的月,将燥热吹散的风。

我在纸上随意的写下三句话。想象其中的关联,逻辑,三句话之间的空隙和之外的空间。想象其中的角色和物象的细节,想象这三句话背后的世界。
非常打发时间的行为。其实也只是发呆的渡过几分钟之后,我如此的做出自我评价。
将人物的形象模糊,抽象,最后抵达一个单纯的“他”或是“她”,还能留下什么。
在我眼中大抵会是都是一个样。

我站在大街的中央。看到那一个一个的剪影,在身边平滑的划过。
然后根据相貌,发型,外表,衣着,说话方式,习惯,癖好,添加上不同的特征,分出不同的等级。

更多的影子在判断之前就滑过去了。

所有的都在流动着,朝向不同的方向。

直到毕业的最后,她仍然没有和我说什么。
意味不明的说了几句也许是充满隐喻的话语,因为繁乱的夏日,我也没有记住。
从此我们就再也没有过联系。

我将撕碎的纸片丢到身后,重新撰写新的三句话。
但是先前的那些持续的,无法丢弃的回旋在脑海中,盘旋,环绕,难以抹去。
我不知道忘记这一切还要多久。

 

一时好奇,我靠近了那个缝隙,狭小的,黑乎乎的,应该什么东西都没有的缝隙。
我感受到风透过来。
我似乎听见了缝隙中隐隐约约的传来一男一女的交谈声。
似乎听见了那种老式收音机的噪音,伴随着音乐。
似乎听见了雨声。水滴从屋檐上滑下,滴落在水泊中。
似乎听见了塑料糖纸的展开,褶皱。
似乎听见了…
听见了一个对侧的世界。

8分钟的闲谈

也许现在就是在某个不可名状的生物的梦境中 ,它反复挣扎试图从这个充斥着诡异法则和无法理解的规律公理的世界中清醒,但是却始终做不到,只好放弃一切似的透过不同“人类”的双眼来注视这一切。

它觉得太多的事情都不可理喻,荒诞并且完全无法用它的世界观来解答。

第二天,它醒来了,它打点完清醒之后需要做的事情。然后发现自己记不起曾经梦见了什么。

它将这个世界丢弃到一边,继续过自己的日常生活。

Continue reading “8分钟的闲谈”

社團戰爭 Lv.1

前几天我蹲在教学楼到寝室的必经之路的路边,和身边的死党感慨着“啊我们已经大四了呢马上就要毕业了呢”一边偷看下课路过的女生们,他沉默地抽着烟,没有回答我什么。
我望向他,他突然把烟一丢,用脚踩灭。
“对不起,我还有点事。”
然后就这么背对我,在瑟瑟寒风中悄然离去。

我觉得这一定有什么问题。
死党从来就不是一个说这种话的人。
大一陪我打网游,坑山口山;大二陪我到处乱晃,厮杀星际;大三我们在四六级和补考地狱中斩荆棘杀出一条血路,这些都和我一同走来的战友怎么会有什么事情?!
还这么潇洒地拂衣而去!
我必须调查清楚。

绝对不是因为怀疑他有妹子了什么的。三次元的女人怎么可能吸引我们呢。
哦,看看的话倒没什么。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我每天都在他离开之后悄悄地跟在他后面,虽然遭到很多路人的注目,但是不要紧,我相信我的事业是正义的。
前两天都跟到我们学校的社团活动部附近跟丢了人影。
这里必须说明一下,虽然说是社团活动部……听起来还算是一个非常正规的地方,但是这块地方可是有名的龙潭虎穴。
已经有段历史的学校其他教学楼包括寝室都已经重建过了一遍,但是这块地方却还是维持着原本的模样,乱糟糟的木屋还有地下室,堆积成一片迷宫。
原因?
每次拆迁的时候都会有社团的抗议“我们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活动室布置成现在这样”“在部室里有无法搬运的珍贵的科研设备和成果”
其实这些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不少社团还拜托了学校里鼎鼎有名的求生社布置了各种名义上是以防窃贼入内的……防盗设备。
没错,防盗设备。这些……防盗设备一次又一次地阻止了学校的拆迁工作,并且在一次又一次的纷争中得到了加强。到了现在,如果是不熟悉的人没有带路人的话……一步都无法踏入。
打个比方吧。
就好像是我面前的这块稍微突出的土堆。
别小看它哟。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一定埋藏着电子地雷。如果不小心踏上,就会爆发出非致命但是会麻痹行动的电流,同时响起音量巨大的警报……

说到我为什么会知道……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大二的时候,我和我的死党正处于青春年少,激情澎湃,大学里的大多数区域包括那里的隐藏地域都已经被挖掘完毕,唯独这里,因为一位前辈的忠告,始终都没有踏足。
而那天,我们百般无聊,也许是中了什么脑部病毒似的,决定以一介“非社团成员”的人士挑战这块地方……

之后的事情我不再多说了。那是想起来都觉得痛苦的阴影。

回到正题。
我确定死党是从这个E入口进入的,然后熟门熟路的进入到里面…就好像他是其中某个社团的成员一样。但是怎么可能?在已经大四的现在反而加入了某个社团?虽然我们学校的社团有着各种各样奇妙的东西,但是在人力资源一块应该是和往常的大学一样的。在樱花飘散的大道上招收水嫩的大一新生,经过一年的蹂躏之后的大二成为成熟的社团成员,然后在大三的下半学期基本归隐…
我们当时就是因为前来招揽我们的“水濑反熬夜联合组织”的学长是在散布着一股诡异的气息,纠缠了很久之后终于摆脱,却也同时发现已经过了招收新生的时间期限了,于是没有加入任何的社团。后来也是非常的庆幸,各种途径道听途说的内容都是非常的不堪入耳。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只有社团的成员才会在老生的带领下熟悉这块牛头迷宫,当然一旦加入了社团是不会被允许退出。另外,传说地图也是每个社团仅有一份的,似乎每年还会举办社团争霸大会,对决的胜者会获得对方的地图,拼齐了所有的地图就能找到被掩埋的宝藏…不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吧?

我把这些胡思乱想抛到脑后,又仔细观察了一遍周围,悄悄的退了回去。
毕竟没有万全的准备只会白白的浪费自己的生命。

半个月之后。
我依旧在持续着跟踪,进入的稍微深处的地方的次数也已经有5次之多,出于谨慎的心理还是都退了回来。
到了今天,我终于确定已经准备完毕了。
电子干扰仪,夜视镜,红外线扫描仪,陶瓷防弹背心,活力药水,万能钥匙。各种通路入手的设备也已齐全。
Mission Start

起始点依旧在那条路上。
我们蹲在那里。
熟悉他风格的我也不再多嘴。等到他抽完一根烟,转身离去。
等待8秒之后起身,恰好他转过第一个拐角,拿起刚刚被注以视线(还好没有询问)的背包,快步跟上。
从一教的草丛那边抄小路过去,可以缩短很多距离,同时是保持视野好路径。
在操场前面的高台停下,注意周围,周五的这种日子还是下课的点经常会有路过的大批学生,必须保持目标在视野内。

跳过入口处的电子地雷。
在死角使用干扰器让监视仪短暂的失效。
注意察觉地面的小孔,那是传感器的埋设点。

经历重重磨难我终于抵达了目标屋子。

那个屋子和其他的社团的活动室没有什么不同,不过在屋子的背后似乎划出了大片的空地…那是放什么的呢?

在门口的阴暗角落处等待了大约20分钟,忽然传来屋子后门的开门声,一大批人的脚步声往那边离开,其中还有一个含糊的声音低沉的说道“行动开始。记住规则!”
“是!”纷乱的应答声中我辨认出了死党的声音。

又过了5分钟,我从已经脏乎乎的玻璃窗外观察屋内,似乎已经没有人在了,然后使用万能钥匙摸了进去。
那是一间狭窄的客厅,周围布置着几盆已经干枯的盆栽,一定是很久没有人照料了,靠墙处还有几张沙发,也已破破烂烂,有些地方连弹簧都裸露了出来。
在同样有些旧了的桌子上,我发现了一本记事本,里面的内容很像记账,但是总觉得有些看不懂。

A区域门口,2,蓝色女士,红色男士(19寸),15天
B区域背后,5,白色折叠,白色变速,23天

这些到底是记录的什么?
难道死党已经卷入了什么危险的活动无法脱身了吗?
就在我被那些文字搞混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动静,正要转头,后脑勺传来一阵钝痛。
我失去了意识。

 

To be continue

一键清空补丁

昨天听到推特上有位推友自杀了。不认识也不做过多的评价,但是以此作为今天扯谈的开头吧。
之前在不同的地方看到各种“我死了的话网络上的东西怎么办/二次元收藏物怎么办”之类的讨论,然后因为这事情又重新想了起来。

常常会想象到这种事情,一个人离开之后那些留下的痕迹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果一个人就这么离开,他的微博推特会停止更新,博客也会停止更新,时间线会停滞在那么一天,不过这种事情其实也很常见,在网上随便逛逛,数不尽什么都没有说过就停止更新了的博客,那些文字就停封在那里,凝固成一点点大小的数据,被保存在网站的角落中。
他的各种账号会从活跃的状态变得死寂,也许有人会记得有这么一个眼熟的用户,也许没有。网络上的世界总是在马不停蹄的往前奔走,昨天的事情明天就会变得火星,而一个小小的用户更不必多提。很快就会被人遗忘。
也许就像是丛林中的废墟一般,没有什么价值的废墟,也不会有什么人会去观光。
除了偶尔几位恰好迷路的人。
所能看见的,也只是网络那端曾经一个人留下的痕迹罢了。真的没有什么价值。

而像这种架在空间上的博客,是不是会因为没有人续期,而完全的消失呢。
不知道Wordpress有没有自动备份的功能,等下去找一找。
不过话说回来,人都走了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之前还看到什么写一个执行文件让人以为是遗言,实际上点开之后会删除一切糟糕物或者其他。但是在我看来走了就走了,身后怎样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了。电脑里的糟糕物也好,微博上的下限发言也罢,已经都没什么关系了。
也许考虑的是亲近之人的反应?

嘛。有些问题终究是没有什么标准答案的,就好像是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真的之类的纯属空谈的念头。
想到最后,日子还是要过,大部分人毕竟不会去主动选择死亡,而意外正因为是意外,你无从准备。

曾经初中那会因为中二病也曾经会想着日子没什么意思死了算了。
到现在倒是有振振有词的理由“还有这么多游戏和番没打完没补呢。”
虽然说完这话的时候,因为这种理由而感觉这世界还有活下去的价值,会不会让人有点小忧伤。
死宅的忧伤哈哈。

初中小学那会因为中二真的有太多不堪入目的黑历史。
想起来就觉得头疼。
比如说幻想自己脑内还有一个人格啦,直到现在,很多脑内空谈还是以对话形式进行。
这算是糟糕的历史遗产吧

要是有一键清空的办法该多好。

虽然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未来估计有高达八成几率把这几年也想着一键清空。

说起来从昨天晚上开始寝室就是停水的状态。
今天下楼在黑板上毫无意外的看到迟来的停水水管抢修的通知。
像其他很多事情一样,大概永远也摸不清楚学校停水停电的规律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