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年后,我终于变成了我曾经想象过的我的样子。

很遗憾的是,是比较烂的那种。

距离上次的发文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了,世界在变,时间在变,人也在变。

沉迷手游,坦克已经玩的很少,平时浪费点时间在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上。也已经很久没有写短篇或者说一些称得上随笔的东西。打了半年的手游,结果水平还不如别人玩了三个月的,还被人嫌弃战力太低。虽然说是很正常我本来就比较休闲,但是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怎么讲,很空虚。

上班的时候常常摸鱼刷s1。看世界的新闻,看绿绿在欧洲大杀四方,看政治正确覆盖全世界,看美国大选的好戏——尽管实际上这些事情没有一件和我有半点关系。
或许是为了从中获得一点“我还和这个世界有关联”的存在感吧。

想想大学最后那段时间基本上不刷论坛,每天就是和人一起玩。也挺开心的。现在没有了。所以有这个需要了。大概就是这样吧。
缺少的还有很多东西。不太想多说。

看了一本片子叫马男bojack。有一二三三季。第三季最近才出来,刚看了没两话。确切的说是4话。
第一季看的人振聋发聩戳人心底简直让人目不忍视。
第二季感觉商业化一塌糊涂
第三季现在还在看。好像往回走了点,但是以前的感觉已经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你知道的,Bojack,你知道这个问题别人永远无法代替你来回答,或者说别人回答的这句回答永远只是肤浅的是别人的回答。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的。
…然而还是需要这句肯定。
哪怕这句回答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摘了一句当时看第一季的时候留的评语。——第一季的东西很多都是这样,话说的很直白,但是整个效果就是很好,大概就像是…是“我”就站在那里。
对于其他人来说大概是很无聊的一些故事,但是真的从剧本中看到那种东西,看到又烂又糟糕,又希望别人肯定,又觉得这不应该是能得到的,明知道这一切的Bojack。
还有各种对于爱的话题,对于孤独的话题…
今天也就是看完第四话。虽然觉得感觉回不来了,但是还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说。
就算在这个Blog上还是不敢说,哪里都不敢说。却又想找个地方说。想找个人对他说。
然而你知道上一次把那些东西翻出来是什么结果的。
你知道Bojack把问题问出来之后是什么结果的。

之前说过总有一天要写写菲利普迪克的小说的文,之前也想过总有一天要认真写一篇马男的文。实际上总是用这种“总有一天”这种说法的原因还是
其实我根本没有这个认真写分析文的能力。
满难过的。从中学开始就一直不擅长议论文,散文,杂文,超短篇小说,用这些把初中和高中的语文课混过去——自己还津津乐道引以为豪。——我和你们不一样。
实际上到现在回头来看还是自己才是最烂的那一个。懂很多大概可能的东西,估摸了解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际上并不能让你变的怎么样。装做在空中看,视野很开阔。实际上是在悬崖的峭壁上看。马上就摔下去了。
所以实在不太想刷那些朋友圈,远离过去可能也一直是这种原因。走出来一个地方之后,自己永远是最差的那边的。
真是让人发笑。——就好像前几天那谁在饭否上批判的那种“文青”。…算了。
没错我什么都没有。

说起来,手头上这块黑轴的机械键盘的回车键不太好用了。可能有地方黏住了还是什么的,反正感觉很难按。有时候却又是好的。
实在弄不太清楚。
去淘宝上买了起键器和清洁品,等明天看看情况。希望能修好。能修好就好了。

那么就这样吧,唠叨了半天还是讲了一些负面的话题对空气喊了喊求救sos。没什么意思。

这个博客实际上还是有点问题。莫名其妙的不能更新WP版本,不能传图——可能是什么权限的东西。但是我也懒得弄…
就这样吧。
↑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了。所以你看。
自作自受,自业自得。

line 1

高中毕业后,侍奉部宣告结束,雪乃出国,团子的学力并不足和他一个学校
毕业典礼的时候,一色偷偷的对大老师说
“我已经放弃叶山了喔,新的目标嘛…先保密嘿嘿”
毕业典礼后和雪乃的告别
宛如日常却又彼此都知道大概再也不会有机会再相见的一句“那,再见”,站在校门前看着雪乃有些单薄的身影对着这边挥手,然后坐入黑色轿车,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他知道她的道路他无法做到同行…

被心中的烦绪所困扰,在大学中的比企谷昏沉度日
他如同僵尸般行尸走肉的上课,下课,休假,在宿舍读书。一年时间很快过去了
那是某个和往常一样的黄昏,从图书馆出来后,却听到了似乎是久违了的声音
“哟,前辈”
转过身,她的身影在日落的夕阳下散发出光芒
和曾经一样的笑容久久没有失色
“你怎么在这”
“推荐啦推荐啦,还要多谢前辈当初推上的学生会长职位,加分不少呢”
“呐,不带我走一圈吗?这么久还是这么冷淡让人好伤心的”

 

line2

周末雪之下找大老师出来商量事情,结果在咖啡厅吃饭的时候被一色碰上,误以为在约会的一色调侃了两句大老师之后转身离去,他没有看见她转身后复杂的表情。
到了上学时候两天没有见到一色身影的大老师觉得有些奇怪,短信也没有回,因为复杂的心理原因也不太想主动去找一色…
毕竟在校园里还是风评不好的呢,主动去找的话对她来说也不太好吧,大老师这么想着,却逐渐越来越在意一色。
又过了两天,终于忍不住的大老师主动给一色打了电话
“啊啊,是一色吗,最近…”
“对不起,您正在拨的这个电话号码的人,现在好像不太想和前辈说话的样子。”的,如此被打断,然后挂机了。
到底是怎么生气了…大老师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想不明白。

又过了几天,到了学生会的某个活动上。
身为学生会长的一色因为自己也心情郁结的原因出了差错。经验不足的一色不知所措,向叶山请求帮助——但是却被拒绝了。
“其实一色你是知道的吧,你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但是一色想起那个周末,大老师和雪之下坐在咖啡厅喝咖啡,带着笑容交谈的样子…
她放弃了,自暴自弃似的,躲进了学生会室中。

这时候大老师左手支着头,一边看着窗外骚动的样子,右手反复的在手机的播出键上,似乎不知道是否要点下去。屏幕上的联系人名字是——“一色彩羽”

最后,是叶山找到了在教室里仿佛冷漠旁观一样的大老师。
“一色真正在期待的东西,一色真正需要的东西,我是无法回应的。而且,你别想躲在幕后逃避责任。你明明知道,一色在你面前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一色。”
比企谷八幡大概明白了什么。
他第一次,并非出于他人的委托,而是自身的意志,走入了那个学生会活动指挥部。
骚动很快就被平息了。

傍晚的学生会室中,昏黄的夕阳从窗口斜斜的照下来,一色侧坐在桌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大老师拉开房间的门走进来。
“呐,一色——”
“前辈这个笨蛋…”好像是什么很轻的,听不清的少女的低语。
“欸…?”
一色转过身来,以往明亮的眼睛中似乎带着一点点晶莹,然后是,突然爆发出来的,压抑许久了的低吼。
“前辈这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现在怎么变成好像我离开前辈就什么都做不好了!都怪前辈!再这样下去大家的评价会更差的!”
“什么果然一年级生还是不行啊,什么花瓶一样,漂亮但是不会做事啊…什么的…”
“我…我才不想输啊…”
“都怪前辈!前辈这个笨蛋!”她用手背抹着泪,从大老师身边跑了出去。

而他犹豫了许久,没有追上去,走进房间。
在那个学生会长的位置上稍微坐了一会,理好散落的文件,关上窗,锁上门。
在锁门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背后有什么柔软的,倚靠过来的感觉。

随后是还带有一点点哭腔的声音。
“今天谢谢你…还有,不许离开喔。要负起责任来呢,前辈。”

 

“记得,以后要叫彩羽哦,前辈。”
这是,在大老师作为杂役助手加入学生会之后,某个时间点,透过风,遗留下的语句。

 

//这是如上文所说的,最近正在“厨”的角色,原作小说“大春物”中作者渡航将这两位的互动写的非常有趣,一色彩羽这位角色魅力十足。

另外一方面,动画的配音大概是终于选择了让人心满意足的配音,虽然有时候还是有瑕疵,但是还原度已经很高了。
如此如此,再加上脑补能力和笔头刚好空缺,所以脑补了一下这位角色的单独路线…happy ending

 

还有一些杂乱的想说的。
在讨论时候大家也有提到,几乎所有的irohafags(4chan那边用来称呼这位角色的厨)实际上都并不看好这条路线会有的结局,原因就是剧情结构,整体思路,戏份安排等等。
这种配角必然的悲剧感可能也成为了这个角色所附带的魅力之一。
这可以被称之为“超游”的魅力吧。仔细想想还挺有趣的。
具体超游的感念可以谷歌下,我这里也一时间讲不明白。

还有像是厨角色的这方面内容,在前一篇碎片里也有提到,这里不再(懒得)再做更细致点的展开了。
暂时就到这里吧。

许久不见。

日子过的飞快,这大概已经到了3月了,这也只是这个博客上2015年的第一篇。15年了呀,15年了呀。有个东西在脑子里叫着。15年了呀。
这段时间发生了点故事,也结束了点故事,有些东西不想说出来,徒增笑耳,有些东西又想说出来,找个地方倾述一下。
只不过大概是没有那种地方的。
很多时候面对一些东西想说出来,但是想了想又想得到什么样的回应呢,也不知道想得到什么样的回应。连自己都不知道。那就还是别说了吧,难免说了又让别人不开心,让自己更不开心。

生活,啊,生活。
总之呢大概是回到了曾经的一种生活状态,或许可以说是连曾经都不如的一种生活状态。

手头上之前换了樱桃的机械键盘。最便宜的本家的款式,400来块钱,黑色,没有背光,除了内在之外看起来和地摊上20来块钱的没什么不同。这篇文章大概是我拿到这块键盘以来终于爽快不动脑子的随便打打字,随便听听按键的声音。
手感还是不错的。但是你要我说具体有什么不同,大概我也讲不出来。
很多东西都讲不出来,除了上面说到的东西之外,还有像是

——啊想换耳机了之类的事情。

现在用的大耳机是铁三角的SQ5,红色黑色的方块造型,很是喜欢。当初大概就是因为这个造型所以买的,仔细想想也许我实在是很肤浅。
当初买的时候还有段可以拿来随便聊聊的回忆。那时候是高三,因为动新还是什么杂志出了一期耳机娘特刊,反正萌萌美美的看起来,于是自己也在琢磨弄个耳机。在午休还是晚间休息的时候(晚上吃完饭到晚自习之前那段时间)我在讲台上的电脑里查查哪个耳机好,结果被几个同学看见了(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定义一些人,称之为朋友又太过庄重,称之为小伙伴又太过轻巧,称之为认识的人又太过稀疏,这也是弄不清的事情之一),于是他们也心动了,几个人琢磨着一起合买。
毕竟是几百块钱的事情,对高中学生来说(或者是对我来说)还是一笔巨款。
所以查查翻翻,从200多的预算愣是翻到了400多500多,有个人和我买了一样的SQ5,只不过是粉红色和白色(是不是很娘炮哈哈哈哈,当时我们嘲笑了很久)还有个人买了ES几来着。具体的型号有点记不清了,也懒得为了在这里随便扯几句而去考据一下,总之好像是个磨砂镜面之类的…
最后是稍微便宜了一点钱。不过对于那会对互联网了解不深的我来说到底有没有便宜说实话也是一个未知数吧。

当然,后来,他们都把耳机放在家里积灰了。我还在用。
出门啊骑车啊还有大学寝室里戴啊,一方面还能保暖。我是不是很机智。
那会说服父母的理由就是早买早享受,反正之后也是要买。
到底还是用了挺久了的。也有个5年了。

最初戴着这个耳机出门那会特别羞涩,特别特别的羞涩,感觉世界都在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你的感觉。后来在网上看到那种什么妄想症啦之类的精神问题,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进阶版吧。
那会也琢磨过,是不是因为原本自卑的天性之类的…
不过后来日渐习惯了,也就好了。
现在变成了“世界怎么样别人怎么看我关我什么事情”的这种心态,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其实还是有点在意的。好吧其实还是很在意的。但是别让我知道我大概能使劲的无视下来…

总觉得你的问题很大啊。
我的问题很大啊。
到底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自己心底大概也是有个数的。但是怎么改变?和高三那会一样没有个数。不知道,不了解,知道但是做不到,做不了。
从小就这样。
车到山前必有路,但是这条路是不是你想走的路,是不是我想走的路——大概不是吧。过去还可以用年纪还小来说服自己逃避。到了现在也不算小不算年轻啦。很多东西也逃避不了啦。
嘿伙计,你打算怎么办呢。
最近父母也在赶着自己出门。你天天在家里打游戏像个什么样子…之类的。
我觉得很难受(马云脸)。

说是不想说的结果还是顺着自己的胡扯漏了点出来。
当时高中时候的同学们不管是怎么样的,日子过的似乎也都比我好。虽然是很久没联系了啦,但是从一年前的聚会大概也能窥视到如今的相貌。

就此打住吧。

拿一条饭否里许久之前自己写的消息作为一段落的告终,当初是因为“快打都市”这本书,心境原本是写给死大,但是如今自己还是如此

…其实还是觉得有些忧伤。现实里永远没有小岬,也不会有谁拉着你找都市传说里的蓝色猫(甚至连都市传说都没有)。然后就这么慢慢的,走到了北方的尽头。期望世界的拯救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只有自己走出去才行。2012-12-19 21:48 通过网页

生活,啊,生活
我躺在水泥地面上不知道看哪里。

刚刚晚上回来,觉得很饿(实际上是自己翘掉了午饭),去便利店买了3颗肉丸。
24小时的那种。

便利店的店员大概也是正好无聊。
“我要不辣的那种。”
“啊?哪种?”
“不辣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哪种不辣,但是大概不会狠辣的吧”
……
“你要不要来根烤肠?”
……
“或者这桶杯面?”
”3块钱,很便宜的,这个味道还不错的”
“看你一小伙子这么瘦还不多吃点”

我默默的从钱包夹层里摸出三个钢镚,放到桌子上,结果木签穿过的三颗肉丸,回家了。

想要别人想要你感受一下,当然有些东西感受不到,也是很正常的,很理所应当的。

对于这个有问题的我来说是这样的。
说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态。

大概是这样的吧。

我还是觉得很难过。

一个幼稚的人在难过。

(一)
像你这样的决斗者
没有资格参加
由霍格沃兹魔法学校举办的
第四届魔杖射门大赛

 

(二)
其实自己给自己写的东西加注释会不会看起来像是某种特别中二的行为呢?比如说像是“漆黑魔焰”然后在一段结束后注解:曾经天界崩坏之时由怨气凝结而成balabala的,仔细一想真的是羞耻到爆。
啊,我真的没有自己做过这种事情啦,真的没有写过中二的冒险小说之类的!我再次这么澄清。
说起来,其实虽然自己能够看的懂很多的梗,但是大概因为脑容量之类的关系,当想到“好!在文章中写点有出处的东西玩一玩吧!”的时候根本想不出来有什么能够玩的。无论是高达梗啦还是莫名其妙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动画,到了要用到的时候发现没有一个能够用的。所以对很多能够在文章中写的很开心的作者抱有崇高的敬意。
我一点都不想说是因为从小就没有人揭穿我的吐槽和冷笑话的原因。其实是真的太无聊没有点破的价值吗?这么思考着大家都没有直接明显的表示“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还真是温柔呢!大家都好善良呢!

 

(三)
“比如说明明到外地上学3年但是却一点都没有出过学校?”
“这个还好吧没有出过宿舍才是问题?”
“那就明明是麦当劳的打工店员但是根本没有吃过自己店的东西?”
“这类都是那种原因啦,那种那种,灵机一动的契机,必须躲避的flag,一旦打破就会触发无法避免可怕至极的事情!不是漫画或者小说中常常主角有这种念头吗?那种预知感什么的!”

 

(四)
这几天经常被人说:明明是企鹅但是怕冷什么的,有时候一不小心淹死了还会被说:明明是企鹅但是却不会游泳什么的,还有:明明是企鹅但是却不会飞什么的。
真是的,生活在世界上大家都有大家的难处嘛,明明很努力了但是英语还是考不到80分,到了最后还是拧不开那个矿泉水的瓶盖,所有人都是很辛苦都有各自的弱点和失败的时候,不能因为有一点问题就拿出来吐槽嘛。
我顶着头顶的大太阳这么想着。
太阳是大敌。
很久之前补过的一本没什么营养到现在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好看的动画好像叫“这是僵尸吗”还是叫什么名字想不起来了,印象深刻的是在第一话中主角就小心翼翼的在午后的街道上踩着各种阴影谨慎的往前走,以防被太阳晒到。
当时我就被感动到了!这就是共鸣呀!这就是感动点呀!
也许就是因为这一幕所以最后补完了那本动画。仔细想想也是真够闲的。

 

//
(五)
已经不知道怎么写超过400字的连续文章了!
大概是这个感觉吧。到底一个地方怎么过度到另外一个地方?从这边怎么糊弄到那边?
其实我只是想随便扯一点有的没的,早上有点无聊的脑内吐槽闲的没事记下来当做很久没动的博客更新。我真是机智!
虽然有点欺骗感情的嫌疑。不过好像也挺开心的。自己开心就好啦。
有些东西总觉得是说过一遍又一遍。
大概是脑回路只有这么几条,按照固定的线路走总是会弄出相同的东西。

最后,a岛明明单字接龙被普及了,为什么几句话接龙没有人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