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0日

又有3个月没写博客了。(写于2020年10月10日)

其实这3个月里发生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事情,有很多事情想写,但是一直没成文。有一些东西已经写了一半,然后没有去完成他们。…总之是都不太行。很尴尬。

最重要的一件事可能是,失去了3个朋友。有2个是永远的失去了,有一个是可能,大几率。那天心情特别崩。不知道说什么好。

摘几段零碎的留下来的感言吧。

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大庆的朋友,是知道他在玩动森。

我那时候也刚刚开始玩,玩到初期的阶段,需要打几个铁。我在自家岛上绕了好几圈,也就找到了一块。在群里问了两圈也没人理我。
和他一聊
“那来我这岛上吧”
然后我就坐飞机飞去他那边,拔了两颗果树,捡了他丢给我的几个铁矿。
当时他还有认真研究花卉的杂交之类的,地面上满是树桩。我问他怎么砍了好多树,他说反正要做装修,就先都砍了。
我道了谢,回去了。

动森已经很久没有登录了,从他那得到的铁矿已经交了任务。这几个月里也没见在他在线过,不知道后来是否有做装修,装修好没有。
那些重新种下的果树,倒是可能还在家门口随着电子和程序的风飘荡吧。

一起逛过街,吃过饭,带我打过doto, 强烈推荐过抚子号,我现在还没开始看。
横滨的漫画也就看了一卷半。
我们在台风天的深夜在路上兜风,看高架桥上的水一阵阵的泼下来,笑着说像是什么冒险。
两个人吃完烧烤,坐在路牙子上被蚊子咬着聊天。
他说实际上没事的。
我说你需要找到一个切实的东西。而不是某一个遥远的对话框。

很多东西都是他人无法拯救,无法涉及的东西。
但是不免还是有点后悔。
もしも、我是说、もしも
但是这种属于留下来的人的话语已经是无关的事情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后面是什么地方,会有光吗,也会有别的动漫和游戏吗,想不出来。没有人能想出来,大概。
但是大概会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和现在不一样的。
希望如此。

真的是 这朋友认识的很久,但是一直不是很熟 就群里吹吹水的 家住我上班路边上 还说改天去他家玩猫。
这兄弟最后一次找我是半个月还是一个月前 深更半夜3点钟问我借钱。
他说你咋都不怀疑是不是本人 我说啊?没事吧 除了认识的人谁会这么喊我
玩笑了几句最后说算了
刚才听到消息说也有长期抑郁症
以往形象特正面 有房有车有猫有老婆 每年还组织杭州的活动

我其实是很想认真的记下他们的故事的,但是总觉得…很无力。


去年10月没写完。

现在也不太想继续写了,但是不能躺在草稿箱里,不能。所以我决定点一个发布。

后续的事情,之后再谈。

闲聊昨天20200218

标题原本是想写闲聊杂谈的。但是候选项的第一项就是昨天,闲聊昨天,这个词词感也不错,就先用上了。

翻了翻之前的博客,没两页就翻到了17年,虽然只是没两页,但是实际上跨越了3年的时间,1000多个昼与夜。让人觉得恐慌。

所以我要多写的,尽量多写一点。

感觉自己几乎什么都没变。

昨天看认识的人聊到,去翻了翻以前的老饭否消息,翻到这么一条:

现实生活总是没有让人满意的槽点和吐槽。<——有一天阿伊这么和我说。然后我说那也不用特意让我吐槽吧!他却笑了笑,嗯,那么咱满足了。下次再见啊。

2010-12-19 21:12 通过手机上网

在翻到这条消息之前。我完完全全的忘记了,曾经还有过阿伊这么一个朋友。彻底忘了。虽然我很擅长遗失东西,也很擅长忘记难过的事情,但是大部分还是记得住的。这种忘记让我感到非常的难过。非常非常的难过。

有不少朋友找不见了,认识的人更多,知道的人数不胜数。

我很想说我有在等..或许实际上也没有,只是站在原地过着一天一天罢了。

最近各种事情都让人觉得虚无,暴露出的脆弱的社会和世界构造..我从没有想过真的会碰到。反反复复让人恶心的事情,可能只能说有那么一部分人实在是不明白什么是“好”的事情吧。

最后还是没忍住写了这么一小段。回归到不切实际的想象上吧。

正如几个月前的香港一样,对于假如我能够在那个事件的中心点的想象,带着这种不切实际的美感。纠结缠绕的心绪,混乱,巨大而磅礴的时代的暴风雪,还有远望难以清晰抓见的每一个人。在这种互联网,一定信息自由的时代,却仍能造就出这样的一片世界,实在是让人觉得非常非常的..微妙。

找不到合适的表达了。

在家办公倒是挺有意思的。但是感觉大部分时间都在浪费上了,原本还想着过年前或者过年后去一趟图书馆…倒估计也是没机会了吧。

嗯..今天就到这里。

Hello world!

2019年12月30日限定版。

大半年了。

网络环境越来越恶劣,虽然还希望有所谓的自由互联网,然而实际上没有。并没有。 我当然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

总之自从6月起就各方面都很困难,拖延到了年末,终于赶在所有主机彻底作废前弄好了一个新的(不,还没弄好)。

主题还没设置,所有的tag好像失踪了,虽然实际上也不重要,icon也没上,一些细节还需要改。新的写作模板还挺炫酷的,没搞懂具体的情况。

但是既然它生成了这么一篇,我也点开了编辑,那么当然,可以先随便写两句话。

大半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不少事情,仔细思考了一下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半年。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可能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虽然有不少不尽如人意,但是很开心。和第一次一个人去旅行有着不同的开心方面。

最让人伤心的是喜欢的(非常非常喜欢的)vtuber引退了,非常的突然。

这半年也写了几个小故事(或者没几个),过会往自家博客里搬一下。

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域名的,主要是好看。我也不清楚具体的评价标准,但是总之不希望死掉。希望能留着下去。一直。

已经很晚了,暂时先这样。

20170315闲聊

要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那么还是从动机开始吧。

因为前些日子将永恒之柱这款游戏通关了,这两天陷入了深沉的贤者时间,不知道找点什么玩,或者说找到了却提不起劲。例如异度之刃啦underable啦,总觉得味道不太对。然后今天实在受不了了去翻自己Bangumi上的想玩,抓到一个名叫Seventh coat的同人游戏。

这游戏的思路大概就是讲一个同人游戏制作者的心路表达balabala…..倒不是说有多好,毕竟我也才刚刚开始玩…但是怎么说,挺能打动人的。挺能打动我的。

于是我关掉游戏,开始来弄Blog。

做了以下的两件事:把博客的自动更新功能弄好了,原因好像是从哪里搬过来的时候用户名不统一,权限不太对..似乎是这个。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我还是翻了半天才弄完,主要是因为我很蠢的在ftp外面的一个其他的文件夹里也塞了个WordPress…我说我为什么怎么弄都没反应啊哈哈。

然后是把博客的图标弄对了…发现自己之前裁的时候裁的跟狗啃似的,也很弱智。

接着试图在边栏那边加一个留言板小工具…结果翻了半天没效果,于是还是算了…。

还是把话题拉回来。

…..太久没写文章,都不知道怎么写了,有很多想落笔的,一口气说出来很难看,但是这样不知道怎么写又很难受。蛮难过的。

简单的介绍一下。Seventh coat文中的‘我’,也就是同人游戏的制作人,在经历了一年让自己失望的商业游戏开发的日子之后,辞职回家,自行制作同人游戏。然而结果是惨烈的,5年了制作出寥寥几款游戏,有一些知道和认识的人,但也仅止于此了。个人的留言板上以月为单位的留言,大概能显示出他的不如意。

然后有一天收到了一封粉丝的信——

故事可以说算是从这开始。虽然游戏里其实不算是从这开始,我这么讲大概方便理解点。..其实我也就玩到这。

 

…………..该怎么表达我也和他一样甚至还不如的这种心情呢?

在自己大学毕业之前,读过一本轻小说,内容是和这游戏类似。名字叫做“艾蕾GY”。当时读着只是朴素的读了,没有这么深刻的感受,到了今天终于被这个Seventh coat戳中了内心。

仔细想想其实我刚来这工作那会还是有过不少新念头的,到了现在这个项目,已经都不会去想了…上头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真的想也变成一位创作者啊…

但是你看写个1000来字的闲聊都能要了我老命。…如今我已经不太做得到什么了吧..而且玩的越多,看的越多,越加发现自己的不足。

其实之前也在琢磨着想认真写一个几个故事串联的中篇啊,或者是之前写的海底的续篇之类的…结果这两天真的有空了,又完全没想起来。

不过现在想起来了。也不敢保证什么…有点头疼。

 

啊就这样吧。

 

突然想起来可以把自己之前给空中花园写的东西整理一下,写设定总归是没有太大压力的……..?

感谢读完这篇完全不成章的闲聊,感谢读完这个不成器半途中端的我的文章,顺便虽然边栏的留言小工具懒得弄了,还是可以善用一下留言页面。

以上。

生存汇报0731

数年后,我终于变成了我曾经想象过的我的样子。

很遗憾的是,是比较烂的那种。

距离上次的发文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了,世界在变,时间在变,人也在变。

沉迷手游,坦克已经玩的很少,平时浪费点时间在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上。也已经很久没有写短篇或者说一些称得上随笔的东西。打了半年的手游,结果水平还不如别人玩了三个月的,还被人嫌弃战力太低。虽然说是很正常我本来就比较休闲,但是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怎么讲,很空虚。

上班的时候常常摸鱼刷s1。看世界的新闻,看绿绿在欧洲大杀四方,看政治正确覆盖全世界,看美国大选的好戏——尽管实际上这些事情没有一件和我有半点关系。
或许是为了从中获得一点“我还和这个世界有关联”的存在感吧。

想想大学最后那段时间基本上不刷论坛,每天就是和人一起玩。也挺开心的。现在没有了。所以有这个需要了。大概就是这样吧。
缺少的还有很多东西。不太想多说。

看了一本片子叫马男bojack。有一二三三季。第三季最近才出来,刚看了没两话。确切的说是4话。
第一季看的人振聋发聩戳人心底简直让人目不忍视。
第二季感觉商业化一塌糊涂
第三季现在还在看。好像往回走了点,但是以前的感觉已经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你知道的,Bojack,你知道这个问题别人永远无法代替你来回答,或者说别人回答的这句回答永远只是肤浅的是别人的回答。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的。
…然而还是需要这句肯定。
哪怕这句回答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摘了一句当时看第一季的时候留的评语。——第一季的东西很多都是这样,话说的很直白,但是整个效果就是很好,大概就像是…是“我”就站在那里。
对于其他人来说大概是很无聊的一些故事,但是真的从剧本中看到那种东西,看到又烂又糟糕,又希望别人肯定,又觉得这不应该是能得到的,明知道这一切的Bojack。
还有各种对于爱的话题,对于孤独的话题…
今天也就是看完第四话。虽然觉得感觉回不来了,但是还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说。
就算在这个Blog上还是不敢说,哪里都不敢说。却又想找个地方说。想找个人对他说。
然而你知道上一次把那些东西翻出来是什么结果的。
你知道Bojack把问题问出来之后是什么结果的。

之前说过总有一天要写写菲利普迪克的小说的文,之前也想过总有一天要认真写一篇马男的文。实际上总是用这种“总有一天”这种说法的原因还是
其实我根本没有这个认真写分析文的能力。
满难过的。从中学开始就一直不擅长议论文,散文,杂文,超短篇小说,用这些把初中和高中的语文课混过去——自己还津津乐道引以为豪。——我和你们不一样。
实际上到现在回头来看还是自己才是最烂的那一个。懂很多大概可能的东西,估摸了解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际上并不能让你变的怎么样。装做在空中看,视野很开阔。实际上是在悬崖的峭壁上看。马上就摔下去了。
所以实在不太想刷那些朋友圈,远离过去可能也一直是这种原因。走出来一个地方之后,自己永远是最差的那边的。
真是让人发笑。——就好像前几天那谁在饭否上批判的那种“文青”。…算了。
没错我什么都没有。

说起来,手头上这块黑轴的机械键盘的回车键不太好用了。可能有地方黏住了还是什么的,反正感觉很难按。有时候却又是好的。
实在弄不太清楚。
去淘宝上买了起键器和清洁品,等明天看看情况。希望能修好。能修好就好了。

那么就这样吧,唠叨了半天还是讲了一些负面的话题对空气喊了喊求救sos。没什么意思。

这个博客实际上还是有点问题。莫名其妙的不能更新WP版本,不能传图——可能是什么权限的东西。但是我也懒得弄…
就这样吧。
↑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了。所以你看。
自作自受,自业自得。

有些东西…

有些东西死了,有些东西离我们远去。他们活在不知道的地方。

随便聊聊系列。
最近在深夜活动陷入一种茫然的状态,有点失去方向,可能是补完了一个大坑游戏王5ds的原因,具体怎么样在这就不再多谈了翻Bangumi…

然后呢然后呢…….昨天跟踪了一波高中同学。
先是人人。发现同样的大批弃坑,倒不如说是基本上上面已经没有人了,记录大约停留在12年到13年间。
因为在聚会的时候似乎有印象有几个人有在用微博,于是对着微博搜了数人的真名,最后大概搜出来了几位。同样的也是一片残骸。
不知道他们现在去了哪里,现在处于何方。最大的可能性当然是大家都远离了网络生活,仅作为打发时间的用地。而不是留下某种记录,或是其他。
这种生活方式和我的相差太远,有些无法想象——啊不对应该说,我和他们相差太远。

不知道高中的好友现在还和他妹子在一起吗?不知道那谁结婚了吗还说大学毕业就结婚。不知道那谁回杭州了吗——的,我偶尔也会有这种疑问。
当然(虽然不知道这种当然是什么玩意)最后这些都付诸脑后。

然后今天是翻了一遍自己博客的友情链接,顺着一个个友情链接点过去。有些已经完全死了,页面错误,消失。有些剩下个残骸——更新的时间停留在某个遥远的夜晚。有的还勉强活着,一个月一篇3个月一篇。
我也是属于最后那个就是了。
想想以前的那段时间是个人都开个博客——到是个人都用人人——到是个人都用微博/etc
他们将那些时间遗留在那里。说过的话拍下的照片被忘在那,或许有人会看到,或许没有人。

反正也没什么意义了,你说是吧,K。

说到这个,K也是大概是初三的时候中二的遗留产物,有些东西就往里面倒。倒啊倒。是一个大~坑。

至于为什么今天突然提起兴致来稍微聊几句…今天把博客从某个万恶的国内主机商那搬出来了。无法解析一级域名,访问有问题,明明是国内主机商/买的是香港的主机但是还是竟然被墙了,再加上访问速度缓慢——连自己都懒得往博客上丢东西了。比如说前面那篇不会种土豆其实是夏天时候写的东西..这种时候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且我还买了三年的。有人要吗,有人要吗。——就当是个教训吧(怂且懒如我)。
然后今天有个小伙伴来找我问架设SS的事情..估计也是顺便买个主机。我就突发奇想的合买然后顺便挂个博客——反正我这个小博客也是纯文字而且没流量——我也不大想有什么流量但是纯没有又挺伤心的(算了这种自我纠结就不谈了)。于是就折腾了一个晚上把代理和博客都搞定了。

最近还是遇上了点好人的。感谢果冻送了我好久的代理——虽然自己买了这个但是估计还是会蹭蹭他的。感谢星流送了我一个饥荒——虽然是他买多的而且也不太想玩的。感谢某诺曼和某妹红和一些坦克选手。之前博客的东西偏向灰灰的偶尔也记一点稍微开心点的事情。

既然如此生活的定期存活现状什么的也不在此多谈了。

那就这样啦。晚安世界。

今后博客的更新频率或许会稳定一些,或许不会。谁知道呢…
大概还是会的吧。

狗蛋躺在水泥地面上“生活,啊,生活”

许久不见。

日子过的飞快,这大概已经到了3月了,这也只是这个博客上2015年的第一篇。15年了呀,15年了呀。有个东西在脑子里叫着。15年了呀。
这段时间发生了点故事,也结束了点故事,有些东西不想说出来,徒增笑耳,有些东西又想说出来,找个地方倾述一下。
只不过大概是没有那种地方的。
很多时候面对一些东西想说出来,但是想了想又想得到什么样的回应呢,也不知道想得到什么样的回应。连自己都不知道。那就还是别说了吧,难免说了又让别人不开心,让自己更不开心。

生活,啊,生活。
总之呢大概是回到了曾经的一种生活状态,或许可以说是连曾经都不如的一种生活状态。

手头上之前换了樱桃的机械键盘。最便宜的本家的款式,400来块钱,黑色,没有背光,除了内在之外看起来和地摊上20来块钱的没什么不同。这篇文章大概是我拿到这块键盘以来终于爽快不动脑子的随便打打字,随便听听按键的声音。
手感还是不错的。但是你要我说具体有什么不同,大概我也讲不出来。
很多东西都讲不出来,除了上面说到的东西之外,还有像是

——啊想换耳机了之类的事情。

现在用的大耳机是铁三角的SQ5,红色黑色的方块造型,很是喜欢。当初大概就是因为这个造型所以买的,仔细想想也许我实在是很肤浅。
当初买的时候还有段可以拿来随便聊聊的回忆。那时候是高三,因为动新还是什么杂志出了一期耳机娘特刊,反正萌萌美美的看起来,于是自己也在琢磨弄个耳机。在午休还是晚间休息的时候(晚上吃完饭到晚自习之前那段时间)我在讲台上的电脑里查查哪个耳机好,结果被几个同学看见了(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定义一些人,称之为朋友又太过庄重,称之为小伙伴又太过轻巧,称之为认识的人又太过稀疏,这也是弄不清的事情之一),于是他们也心动了,几个人琢磨着一起合买。
毕竟是几百块钱的事情,对高中学生来说(或者是对我来说)还是一笔巨款。
所以查查翻翻,从200多的预算愣是翻到了400多500多,有个人和我买了一样的SQ5,只不过是粉红色和白色(是不是很娘炮哈哈哈哈,当时我们嘲笑了很久)还有个人买了ES几来着。具体的型号有点记不清了,也懒得为了在这里随便扯几句而去考据一下,总之好像是个磨砂镜面之类的…
最后是稍微便宜了一点钱。不过对于那会对互联网了解不深的我来说到底有没有便宜说实话也是一个未知数吧。

当然,后来,他们都把耳机放在家里积灰了。我还在用。
出门啊骑车啊还有大学寝室里戴啊,一方面还能保暖。我是不是很机智。
那会说服父母的理由就是早买早享受,反正之后也是要买。
到底还是用了挺久了的。也有个5年了。

最初戴着这个耳机出门那会特别羞涩,特别特别的羞涩,感觉世界都在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你的感觉。后来在网上看到那种什么妄想症啦之类的精神问题,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进阶版吧。
那会也琢磨过,是不是因为原本自卑的天性之类的…
不过后来日渐习惯了,也就好了。
现在变成了“世界怎么样别人怎么看我关我什么事情”的这种心态,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其实还是有点在意的。好吧其实还是很在意的。但是别让我知道我大概能使劲的无视下来…

总觉得你的问题很大啊。
我的问题很大啊。
到底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自己心底大概也是有个数的。但是怎么改变?和高三那会一样没有个数。不知道,不了解,知道但是做不到,做不了。
从小就这样。
车到山前必有路,但是这条路是不是你想走的路,是不是我想走的路——大概不是吧。过去还可以用年纪还小来说服自己逃避。到了现在也不算小不算年轻啦。很多东西也逃避不了啦。
嘿伙计,你打算怎么办呢。
最近父母也在赶着自己出门。你天天在家里打游戏像个什么样子…之类的。
我觉得很难受(马云脸)。

说是不想说的结果还是顺着自己的胡扯漏了点出来。
当时高中时候的同学们不管是怎么样的,日子过的似乎也都比我好。虽然是很久没联系了啦,但是从一年前的聚会大概也能窥视到如今的相貌。

就此打住吧。

拿一条饭否里许久之前自己写的消息作为一段落的告终,当初是因为“快打都市”这本书,心境原本是写给死大,但是如今自己还是如此

…其实还是觉得有些忧伤。现实里永远没有小岬,也不会有谁拉着你找都市传说里的蓝色猫(甚至连都市传说都没有)。然后就这么慢慢的,走到了北方的尽头。期望世界的拯救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只有自己走出去才行。2012-12-19 21:48 通过网页

生活,啊,生活
我躺在水泥地面上不知道看哪里。

刚刚晚上回来,觉得很饿(实际上是自己翘掉了午饭),去便利店买了3颗肉丸。
24小时的那种。

便利店的店员大概也是正好无聊。
“我要不辣的那种。”
“啊?哪种?”
“不辣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哪种不辣,但是大概不会狠辣的吧”
……
“你要不要来根烤肠?”
……
“或者这桶杯面?”
”3块钱,很便宜的,这个味道还不错的”
“看你一小伙子这么瘦还不多吃点”

我默默的从钱包夹层里摸出三个钢镚,放到桌子上,结果木签穿过的三颗肉丸,回家了。

想要别人想要你感受一下,当然有些东西感受不到,也是很正常的,很理所应当的。

对于这个有问题的我来说是这样的。
说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态。

大概是这样的吧。

我还是觉得很难过。

一个幼稚的人在难过。

出去旅游在尼泊尔的餐厅用wifi手机上网和人嘴炮TD大爷根本不好玩,仔细想想也是挺有意思的。

偶尔也来讲讲故事之外的话题。

又到了一年的夏天,和以往的夏天一样。
在晴朗的午后的太阳下晃晃悠悠的骑车,躲在树荫底下看着前方十字路口的车流。
去买菜时看到卖菜的阿姨切开一块红艳艳的西瓜,一边吃一边还在聊天,“还蛮甜的”。
这种午后和蝉鸣仿佛永无尽头一般,顺着风蔓延在空中。

说起来自己大概是相当挑食的人了,因为家中习惯造成的口味偏淡,然后是一点辣的东西都不碰。
说到蔬菜的话比如茄子,葫芦,丝瓜,黑木耳,海鲜的话墨鱼,鱿鱼,都是谨谢不敏的东西。
每次出去旅游都会对每天要吃什么挑来挑去,犹豫万分。经常还被说:“你到这地方玩还吃kfc不吃点当地食品是不是有点太浪费啦。”说实话,自己也是有这种感觉。
不过嘛毕竟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的,不习惯的东西也没有一定要选择嘛…
拿这种话作为理由的话感觉也是无所谓了。

顺便来谈谈日子过到现在为止,印象最深刻一些食物吧:
大概是小学去新疆玩的时候在乌鲁木齐吃到的羊肉串,好大好大一串,1块钱。当时就颠覆了我对羊肉串的印象。以往的在学校门口口感微妙随便一吃就吃完的那些根本不叫羊肉串——我如此认识到。第二天的早上,就因为一口气吃太多了开始流鼻血。
然后同样是新疆那边布尔津某个夜市的烤鱼和酸奶。烤鱼因为偏辣没有吃太多,但是对那个有些脆的口感记忆犹新。

还有就是大学食堂二楼的叉烧饭。
因为从大二开始学校的饭卡好像就是找不到的状态,然后要重办又要跑到中区,最关键的是学校食堂一楼也没多少好吃的——于是结果就是一直懒得弄饭卡,天天跑食堂二楼。二楼又总共也只有那么几家店,所以可以想象我对于喜欢吃的店面的光顾的频率。其实这也是前两天和别人聊天时候谈到的话题。“看起来你天天去吃吧——还么有吃厌吗?”的被如此问道。
其实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
肥瘦相加的叉烧配上有些微烂口感厚实的土豆,交上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酱汁,甜甜咸咸的味道感觉棒极了。

这或许应该是大学里(除了那些岁月之外)最舍不得的东西吧。

写着写着想起来还有比如说,澄江咖喱馆的匈牙利牛肉饭,还有以前母亲常做的豆腐皮包肉(因为现在豆腐皮质量不好很久没有迟到了)等等…

先就写到这里,下次再说吧。

碎片 4 墙壁

前些天我久违的初中同学打电话,说出来聊聊天。我说算了,就在电话里说吧,最近有点事情。
于是他絮絮叨叨的说了很久。
我一边恩,恩的有些应付的应答着,一边翻着无趣的网络媒体首页的新闻。
他说日子很无趣,生活很无趣,游戏也不好玩,动画也不好看。
什么都不太好。不太妙。
我点点头,听进去了这最后一句话。
然后我们挂断了电话。

曾经我和这个同学关系很好,算是班上仅有的相对了解acg的人。
每周会交流新番,每个月会我买一本他买一本的交换杂志。
也算是节约了经济。
不过和我对所有人的一样。
自从毕业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

不知道对方过的怎样,不知道是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虽然有着这种好奇心,但是实际上也没什么可以好奇的。
世界早已走远。

自己也变成了当年自己眼中很遥远的人物

我听说遥远的北方真的有世界尽头的存在。
世界的尽头是一座高高的,巨大的墙壁,从广阔空旷的大地拔地而起,穿透了云层,他的顶端消失在目不能及的天空之中。
那是一座灰色的墙壁,并不偏黑,也不偏白,是那种刚刚好的灰色。上面没有斑点,污渍,划痕。
仿佛不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中存在的东西一般。

他就一直在那里。在那堵高高的墙壁的下方。
天气晴朗的时候,他会在站在那里,面向墙壁,神色淡然,张开口,说话。
话语的内容并没有限定。
有时候是关于朋友,关于家人,关于爱情,关于人和人的关系。那些复杂又烦扰的交错。
有时候是关于电影,关于龙,关于小说,关于虚构中的色彩。那些美丽且轻灵的幻想。
他滔滔不绝,时而停下来,歇息一下,然后继续他的讲述。
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会背向墙壁,有时是靠着,有时甚至是坐在那高墙的墙角下,安静,寂静的沉默着。
有一种空气围绕着他和他的那堵墙。
那是一种让人无言,无法插嘴的空气。

很少有人能够走到那个尽头。
所以遇见他的人也不多。

或许这只是某本绘本中所画的故事吧。

你说完你说的话
我说完我说的话
各自奔天涯

//以下闲聊
没错,包括第一段,是完全的虚构,三段内容全部来自和谁的聊天,这里也不再多言。
始终觉得很熟悉,所以随便的搜了一下,才想起来原来最后一句话是一句歌词,来自朴树的“那些花儿”
朴树的歌听的很少,反正不多。母上很喜欢他的白桦树,我是如何不知不觉的记住了这句话并且在这里提及的,大抵也是让人想不明白的事情之一。
有两三个想写的东西都开了个头堆在那边,反而是随手敲的碎片能够敲完发出来,这大概是让人想不明白的之二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