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现在就是在某个不可名状的生物的梦境中 ,它反复挣扎试图从这个充斥着诡异法则和无法理解的规律公理的世界中清醒,但是却始终做不到,只好放弃一切似的透过不同“人类”的双眼来注视这一切。

它觉得太多的事情都不可理喻,荒诞并且完全无法用它的世界观来解答。

第二天,它醒来了,它打点完清醒之后需要做的事情。然后发现自己记不起曾经梦见了什么。

它将这个世界丢弃到一边,继续过自己的日常生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