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游记(2021年5月)流水账ver

五一期间和群友们去广西玩
南宁-防城港-东兴-北海-涠洲岛-百色-靖西

在南宁面了坦克群的朋友们,黑白熊皮卡和八云
吃了早茶(中饭),去狗咖撸柴犬,吃贝贝海鲜锅,散步瞎逛,还到皮卡工作的银行里转了半圈(实质只是停车)。
过了一点都不游客的一个下午+晚上。
和群友们会和,在老表记随便吃了点。住宿在小区没有电梯的8楼,但是装修不错。

防城港,住宿很好,去东兴路上血堵,下大雨。街道上淹水。
最后晴了。在口岸城市里瞎逛,穿过弄堂到了一个荒芜后院,很有意思。
喝滴漏西贡咖啡,喜欢。
夜宿防城港。
和鸡哥断罪在阳台上吹风,看风景,点评彼此拍照摄影成果。
塔塔要开壁吧的会议,披着被子提话筒讲话,业务繁忙。
之后看了一些MV和塔塔推荐的一个关于杭州的短篇摄影作品。

第二天早上去古渔村,烈日下的海边,在沙色的长长长滩上瞎走。
景色蛮有意思。

午后回防城港,火车北海。

北海住宿血差,急匆匆找了家店吃晚饭,一样血差。
想跑,不得不提2个菜走,最后叫了烧烤,看片聊天吃烧烤。
塔塔放了拥抱,一起看完,震撼我心。

第二天早上去涠洲岛。我断罪塔塔紧张刺激压哨过检票站,剩下2个人没赶上,延后一班航班。
3个人烈日下散步,吃饭,然后说是去海滩上随便转转,结果半个小时我就被晒伤了。
等另外2个人到,和鸡哥单独骑电动车出去玩,走错了路,在景点边的检测站门口放无人机(因为进不去)。拿电动车的时候还冲到草丛里了..
傍晚全体出门去看日落,正经景点的沙滩上无数多人,但是夕阳景色很好。
回到旅馆吃海鲜大餐,巨好吃。虾和贝壳类最受欢迎。
huyijian不会吃螃蟹,奇累。

吃完饭去人少的海滩,涨潮了。在夏日的海边玩烟花,拍星星和别人放的冲天炮。
摄影:鸡哥 场务:企鹅 导演:断罪 副导演:塔塔 模特:huyijian
好玩。

玩了一半蛋哥发了个大包,震撼群友。
焦虑焦虑焦虑, 就收拾东西往回走开始聊天。

回旅馆接着聊天,鉴证八卦人生相谈,一路聊到凌晨3点。
因为琢磨着过3个钟就要爬去看日出,我、鸡哥还有huyijian琢磨着干脆不睡了,两个在房间里漫无目的的聊天,huyijian在边上抱着平板狂看你日的搞笑小品,侧着躺在床上哈哈大笑。
我说你这么搞肯定会睡过去,他带着耳机不理我,最后果然睡过去了。

然后和鸡哥梦话马拉松(自造词

大概就是因为要不停的聊天,所以即使唐突睡着了几秒钟,在睡着的时候还能维持说话的状态,就狂说梦话。
我有印象的是我说什么没开bkb啥的。
鸡哥比我清醒多了。
…有点乱,但是还挺有趣。

6点看天色还行,喊上断罪4个人去看日出。
结果云很多,风很大,什么都没有。
借的三脚架有个垫脚掉了,断罪眼神奇好,发现被海浪挪到了昨晚玩烟花的地方,有些惊喜。

吃早餐后一路睡到下午5点。
顶着暴雨出门,到沙滩上坐着秋千聊天,一会雨停了,逐渐暗下的天空和海洋的墨蓝色很好看。
无人机的操作逐渐熟稔,甚至可以当做灯光道具,很有趣。
天暗后归,去酒吧喝酒聊天,鸡哥借了酒吧音响公放山下达郎,气氛合适。
11点后吃外卖烧烤。
睡。

又计划看日出,6点醒看了看天觉得算了,再睡。
鸡哥断罪塔塔去看日出,结果大概也基本没有。
9点集合去暮崖,海边的乱石窄摊顺着峭壁一路延伸,没有道路自己探索。极好。
就是危险度较高,青苔很滑,也有必须要攀爬的地方,需要小心翼翼。
我滑了一跤,受损很小。huyijian差点从一个大斜面滑下去,反应极快,有惊无险。

走的很深后开始放无人机,可能环境问题,回程时信号出现问题。最后摔在众人面前。
没有彻底摔进海里和摔倒很难捡的地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归。
想找海鲜大餐没找到,最后还是随便吃了点上船回大陆。

下船后在巴士点集合,huyijian决定直接做大巴去高铁站回深圳。剩下4人同一班火车回南宁。
结果塔塔断罪在南宁东提前下了火车,提前了一站,于是提前告别。

和鸡哥在南宁直接转火车去百色。
夜住百色。
我懒得逛提前睡了,鸡哥在城里逛到大约2点才回。
听说不错。

第二天长途大巴到靖西,放包后约车去德天瀑布。
路上风景血好。开阔又有层次。
可惜无人机已经炸了。

进景区做木筏到瀑布下兜了一圈,做一个机器毯子上山,一愣一愣的膈屁股
山上风景血好。高处总是好的,能望见越南侧的小镇和哨塔。
坐滑道下山,前面的陌生人太慢,导致体验有点微妙。

出景区没找到司机,烈日下沿着公路往上走,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意思,2个人傻不愣登躲在屋檐下发呆。
过了好久终于打通电话了。

去三叠山瀑布,就在公路旁,从高处落下,喜欢,有激战2的场景味。

去十九渡桥(?),号称是德天瀑布源头,实际上没什么东西,但是和鸡哥2个人一顿瞎走,走入空旷的小镇和寂静的园田,感受真实生活风景,气氛极好。
落日天暗了,归。
吃海鲜粥。
回旅馆鸡哥补ig的major第五局,被谜团打什么玩意所惊诧,怀疑是这个原因看完他就睡着了,很神奇。

早起,去鹅泉。
我评价就是规模大一圈的庭院。
发现可以上山,于是暴走爬山,高处风景极好。可惜无法上到山顶。

时间不够了,去旧镇时直接在车上走马观花了一圈。

归,火车回南宁,打车去机场。在星巴克的充电插座处告别。

下次再会。

2021.5月


流水账记完忘记发了,照片和无人机摄影沉睡在了电脑硬盘某处。
群友们的照相和摄影成果也是沉睡在各自某处。

整体玩的非常开心,和鸡哥总是蛮合得来的。

期待下一场的群友聚会旅游。

『願え、光の継人達よ。』感想

弹珠的一周年剧情活动,现在快2周年了我才想起来去补。主要也是前几天刚复刻完…
一言以蔽之:

精 彩

为了庆祝迷宫的周年开了庆典,庆典上2个都市要签署和平同盟条约…然后坏人就揪着这个时间点来搞事。
在试图割裂和平条约的背后,其中一个都市要运送秘宝,主要目的是这个秘宝。
这个秘宝的功能这块写的迷迷糊糊的。
呃..说到底整个活动都写的比较迷迷糊糊的。
几个主角的关系性之类的东西,好像是放在前面的角色个人剧情里的部分,但是因为我丢暂时丢那没看…就看了个精彩哈哈哈。
不过影响也不大。
整个故事从结构上来说也是非常平直的,正常来讲应该中间能有一番的波折和中休期,这个活动也没有,感觉还挺微妙。…太短啦!真的作为剧场版的话太短啦!
就一路打打打打打打完,收工!

哈哈。吐槽完问题点再来讲优点
第一,演出是真的精彩,真的是手游上的顶级剧情演出。
这块我还特意做了2个gif

3个拦路的甩下披风,转剑,拿稳,然后小七直接上来秒了
甩披风和转剑的动作,地面发力的反震力量这些细节展示的到位,太精彩

多重影缝
这个应该算一种创意上的惊艳,原来可以这样做啊

这2段gif为了满足qq的6m上限要求好像压的和抽帧抽的有点多了ww

然后嘛就是故事末尾惯例的众人齐心协力守护都市的多方面视角,各个方便出场的角色都有出场。
也是经典王道剧情了。

爆弹的烟花在胜利的都市上空绽放,冒险者们又一次收获了和平。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话说回来,那个终场用来伏笔的魔术师是谁来着…?
我只看了主线和一部分活动剧情都不认得了草,或者忘掉了()

又及:ScreenToGif 真的好用,轻量且功能齐全
以后计划多做点弹珠gif

题外话:今天降温好冷………

2021.11 寿司机器人室外战

这期寿司萝卜总力战相对比较简单,只打过ex难度是进不了1档的,必须再往前压一点。
第一天的编队打了8000位然后每天都往下掉,最后两天把梅花狙母到了4星,然后小仓唯和黑猫等级都提了一下,再研究了下盾的机制,提到了7000。
虽然还有下滑,最后还是8000位收场。可喜可贺。

这期应该是开了专武的第一期,前排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另外一方面也是室外战的地形适应性对爆发很友善。
甚至看前排阵容和群里聊天,阿鲁的伤害同等练度甚至能比水魔王或者azusa更高…
我个人是练度没跟上了所以无法换上了,实际上把地雷妹换去p1之类的,或许也有能更往前的打法。
这期也是用上初音的第一期吧,群奶和加攻buff的功能性都很好,可惜的是如果要成为实在的战力还是要往上提星数….我还是没这种魄力直接拉满。

嗯..总之也是一档了!

很快就要开短期战的大黄鸡总力战,之前完全打不了ex难度,难度感觉特别高,就是靠磨是磨不过去,一队都会全灭的那种。只打了hardcore都进了一档。感觉这1个多月过去了距离上期也没多少提升…再加上重要的单点暴击提高役“ako”没抽到(丢了50抽,可以说是又亏钻又亏人),实在是有点担心还能不能进一档。
啊对了上一期一档也是8000多位来着。

那,本篇记录就到这。

又及:标题怎么标都不好看…算了标题上不写ブルアカ了…

20211120 杂谈

杂谈!久违的杂谈!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干也突然想不到什么事情那就来写博客吧!
……的,虽然说是这么说现在说到杂谈就想到tc台和管人,然后我就去打开tc台随便开了个主播…嗯好像平时打游戏无所谓,用来当写文的背景音还是太影响思路了,算了。

嗯从哪里开始呢?
哦刚刚打开页面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不觉得20211120这个数字也挺有趣的吗,看着有一些对称,但是实际上又不是对称,还挺好看的。不过要这么算的话一年有趣的日期还挺多的..例如20211102、20211012…不列了…
最近日子过的还行,大抵算的上不好也不坏的逐渐可见的往下面落,嘛这个话题就更算了,暂时。

说到日期的事情,今年已经快过完了(2021年,又快过完了),但是只写了2篇半东西,其中有半篇还是诗,着实是不太好,实在是不好到极点了,每年定期都说是要多写点东西多写点东西,呀每年末尾尾巴上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前两天一个朋友还说如果有追求就立刻马上多写作,我还附和了,真的回到自己身上什么都憋不出来,感觉有点顶级的自我厌恶了。
没什么办法,虽然对自己写的东西还挺自得的,但是终究也不过是兴趣层面纯靠一时点子的小玩物,变不成什么实在的东西。
上面那个朋友是某家手游公司的职业脚本。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就是我平时看他聊天吐槽评价某些东西还评价的挺不错的,实际上他的作品我完全没接触,看风评不太好…嗯…很神奇。
还认识一个人是在某个网文站连载那种…嗯说垃圾好像不太好,就特别一般网文的。
后者虽然是看不起的那种特别一般的网文但是又隐约的觉得钦佩,毕竟我还是没办法想象自己每天码个5000字的样子的…感觉撑死2000就脑死亡了。当然从很多地方上来讲那种一般网文有很多的注水空间…还是没办法想象。
所以有些时候也是觉得应该逼自己一下,就把自己丢某个境地,不写不行的自我折磨一下。
前几天写给圆香的生日文嘛。就有点自我折磨的味道了,上篇文吐槽没吐槽够草。实际上文是怎么凑出来的呢:
首先6月份就写了一个开头(甚至开始往中间过渡了),定了大体上的主题和思路,之后后面又开了一个不一样的文的开头。
然后就把这2个一凑,再把时间一改,柔和一下,再往后接着写。
就算是这样简单的事情,在后续又实在找不到点和写作的氛围(空气、语感,反正就是那种奇奇怪怪的自我推动力上的),简简单单几百个字磨了2个小时。
实在是折磨折磨。
…哎就大抵如此了!

说回来,虽然博客的文写的很少但是今年一些小的吐槽和评价还挺多的。主要是从饭否转到长毛象之后长毛象的字数限制很宽松,可以一口气多讲一点。
另外就是shinymas剧情相关的个人评价和感想还写了不少…这方面本身写的也不怎么好看,都直接丢在了bangumi相关的小组里,没往博客里塞。

『シャニマス』

然后前天在想:
反正自家博客都这么没人看了(应该没几个人会看吧),那不如随心所欲的多记一点东西。除了shiny相关内容之外,最近玩的手游弹射世界和蓝档案的剧情都是可圈可点的。长毛象本身搜索功能特别烂,只是手游的一些记录放bangumi上也确实没地方放…
不如…不如直接丢自家博客算啦!
如此如此。预期今天或者明天先把上期寿司总力战的感想整理一下,以后的例如shiny的pcup感想,弹珠的第十章感想都会往博客里丢。
也算是督促自己多成文吧…暂时甚至都不管主题是什么了,好像也成不了文这种东西只能说多记录多打字哈哈哈哈哈。

嗯好像还剩一个话题:
前几天博客坏了嘛,哦这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然后我改了一下友情链接里里的说明和自我简介的内容,说实话现在觉得有点太装模作样了…不过也不坏,那就先这样。
然后还有一个更换是将副标题的
『时空间隙的叨叨细语』改成了『いつか忘れる本の題名』
这个标题的中文大意是『总有一天会忘记的书的标题』。我很喜欢,特别喜欢这个标题。
这个题出自偶像大师闪耀色彩(shinymas)的某一个短事件的标题。
通常来说描述某个东西不会从…总有一天会忘,这种角度来描述。
从单纯的标题上,或许是给了一种隐约的『所有时光都会逝去』的忧伤感叹。但是特别巧妙的的是:这个事件本身是发生在樱花绽放的春季一个很柔和温馨的偶遇,因为shiny的标题是先于事件前展示的,整个事件又很美好,所以直接盖住了这种忧伤,最后抵达了一种微妙的融洽,又余味十足。
…呀感受到自己语文能力的巨大不足,好难orz

在这个事件的后续,故事中的主人公们站在春天的末尾上展望着下一个春天。
现在11月的杭州已经是入冬了,让我们也展望一下下一个春天吧。
或许可以先想想元旦和春节时候去哪玩?
那,虽然还有一些想聊的,今天…啊不对,这篇难得的闲聊就先到这里。
byebye,またね。

又及:写完之后往前一翻,这期的杂谈相比起来特别口语化。可能也算是一种一定程度上坦然了吧。

『第二年半』

“哈ーー”
早上樋口圆香从睡梦里苏醒,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大叹一口气。
做了噩梦的感觉。
望向窗外,今天还在下雨。

这阵子一直在下雨。
最开始是入秋的多雨,潮湿着绵延了很长的日子。前些天又来了从海面上登陆的台风。yahoo新闻满面的大雨和津波警报,学校也停了课。
但是等到台风眼的那天,所有的一切却又诡异的像是不存在。
能从电视里看到台风掠过的边缘有多大的风浪…这边倒是风平浪静,甚至太阳都要能看到了。

被憋坏的hinana兴奋着拉着3位幼驯染出门玩(“你是哪个品种的大型犬吗?”当时圆香这么说。“但是但是,不是很有趣吗~~难得的台风眼~~”),最后发现这风平浪静才是真正的错觉。
没错,随便转了几圈就被台风的暴雨教育了。
“呜哇,完全湿透了…”
“哈哈~但是~hinana很开心~~”她踩着水在雨里跑来跑去。
“恩,不错呢,难得的。”这个家伙也只会瞎玩。
“大,大家先找个地方躲雨吧!”

四个人站在车站的遮棚下,身上的水像是刚捞出来一样,从头发往下啵哒啵哒的往下落。
“怎么办…要回不去了…”
“一会就会停的吧~”
“这个是台风,停不了的吧。”
“嗯——要被挂起来了呢,那边的树”
“啊哈~~真的看起来好危险~~”
“你怎么这么开心。”
“晚、晚上还有和P的碰头会…”
“因为很难得呀,大家好久没有这么玩了~~”
“嗯,很久没有了,这样。”

很久没有了。
这是noctchill出道的第二年半。
在所有年数的数字上+1,看上去只是一点点的变动,却也藏了400余天的光景。
粉丝的数量变多,这是最明显的变化了。
逐渐增长的推特关注数,日常自拍下的点赞数。(有的时候在深夜里会有种隐约的恐慌,“原来我们现在在被这么多人看着啊。”)
再也不会有无人的演唱会。(hinana倒是觉得没有观众的舞台也有独特的乐趣)
杂志封面的出镜次数,新闻网站的标题,逐渐增多的工作。
像是一座金字塔,一日日一层层的往上累加。
当然或许是最重要的,回到她们自己。

“圆香前辈!生日快乐!”
“呀哈~圆香前辈生日快乐~”
“嗯,今年有记住。生日快乐,樋口。”

年龄,同样+1。

小小的屋子里(还是在惯例的聚会地方,浅仓家的2楼),4个人抽空碰面,祝福的生日歌声和烛火一起飘荡着。
“谢谢大家。”
“许愿吗?樋口。关灯喽。”
“嗯……”
她却一时间想不到什么愿望。
希望工作能够更多?不是。
希望偶像能做的更好?也不是。
希望能和她一样?其实也…没有。
希望能够摆脱某个烂好人?……。
希望大家能关系更好?似乎,也不需要许愿。
“圆香前辈在许很~复杂的愿望吗?”
算了,那就,愿一切顺利吧。
她闭上眼——
这个瞬间,歌声也停了,仿佛世界都暗了下来。

她不知怎的想起去年6月份的事情。
“浅仓,老师问你交进路调查表。”
“啊……“
“不要装傻,你听到了吧?”
“啊哈哈。忘记掉了,彻底的。樋口已经交了吗?”
“还没。”
“什么嘛。那——写什么呢——”
“要么就写偶像?像现在这样。”
“嗯…感觉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实感呢,偶像。和学校也没太多差别的样子。”
透将圆珠笔横着顶在上嘴唇上,慢慢往后仰。天花板上的电风扇一圈一圈的转着。

那个6月的时节里总是有着无止境的虫鸣,让人听得倦怠。印象里那天气异常的好。天很蓝,很干净,云也很少,飞行器在遥远的空中,拉出分割开天空的白色航迹线。
什么都慢悠悠的,没有个定数,像是那时候的她们。
“会摔下去的哦。”
“平衡感可是很好的,前天还被舞蹈老师表扬过呢,我。”

后来具体写了什么,樋口圆香已经没有印象了。
可能也就是随便填了点什么交上去了吧,按照透的性格。可能和高一第一次调查的时候一样,宇宙人呀,乌贼人呀,之类的。

随着偶像名气的进展,也不会再有老师来盯着这个事情了。

到了现在,高三的十月份,只为了出勤数到学校上课的她们,和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也已经有了明显的隔阂。
原先熟悉的同学逐渐陌生,搭话聊天总是能在2句以内结束,还有有些讨厌的偷看和低语。
偶尔会有低年级的学妹在休息时间进来要签名,倒是曾经完全没有预想过的事情。

“下的很大呢,雨。”
“这句话这周已经说了第五遍了。”
“嗯…那,再说一遍。雨下的真大啊。”
“六。”
“走吧?去教学楼背面的雨棚那里。”
“今天小糸和hinana都有工作,没有来学校哦。”
“欸?是吗?还是去吧,教室里总觉得有点讨厌。闷闷的这种空气。”
“…嗯”

这是她会做的。
她一直都是这样。
毫不忌讳的样子。直率的,纯粹的,却又总是能恰巧抵达的。
很多时候圆香会想,那些娱乐节目的MC介绍noctchill说是“透明感十足”的偶像,当然,包括她自己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也会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这个词,这种组合的印象色,其实只是“浅仓透”一个人带来的色彩吧。
是她的色彩。
她能轻巧记得那些只见了数面的人,能敏锐的捕捉到歌曲的情感、舞蹈的步伐。能简单的逗笑,能直截的触心。
或许还有,总是能,很自然的面对他。

可能这就是所谓“天性的偶像”吧。

她睁开眼,对侧的她的双眸在黑暗中也闪闪发着光。

“——香前辈?要一口气吹灭哦!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那~3” 这是这一年里依然总是在嬉笑的hinana。
“欸?要倒数吗?2,2!” 这是一直努力练习,同时还维持着学力的小糸。
“1。” 这是一如往常的自然的浅仓透。
“呼——”

我们都可以这样一如既往的下去吗。
我可以吗。

“HAPPY BIRTHDAY!”​​​​x3

(有新的信息)
生日快乐。樋口圆香。
新的一年也一起往前迈进吧!
from P


惯例的在末尾絮絮叨叨几句。

整个思路其实是6月份定的,然后写了一点丢着了,拿出来改吧改吧写成庆祝樋口圆香生日的完整的短篇…
想写的主题还是变化吧。除了关系性之外的,更切实的外界的年数增长的变化。
官方不能增长的时间就自己来……
明年就写毕业!(指高中)
但是散着散着有些写不动了….后续硬凑的不满意(加上时间到了)就直接抹掉了进行一个完。

具体的自我评价…怎么说呢,感觉味道还不够,意思到了,味道还不够。明明能写的更明显,更明确的阴雨味…不过其实..也还行吧?
好像还是不太行orz

好久没写文了,更久的是没写非shiny相关的文,虽然N组很香….最近才反应过来其实是不是对自己不太好,整个心力都投入在这个环境中,属于自己的那种幻想就有些失散…嗯…不知道怎么讲。
不过本来一年也就写不了多少(死
无论怎么说,樋口圆香是好的。是真的…喜欢上爱上的角色。
啊哈哈,继管人和tc生主之后回到了2.5次元企划的虚拟角色。
不过这个也算是原作写的特别好就是了。

本来是27日生日当天要发的,结果突然博客权限坏了,没办法登录,很神奇。周末才开始研究这个,折腾了一圈是某个文件权限莫名其妙关了。但是现在自动更新依旧不太好用…总之先用,改天还是把博客整个重装下吧…

又及:微博上丢的是把p的内容删了的(虽然也没两句
哎我就是没办法特别直白的写这种对角色的爱。P和圆香的关系性就完全,几乎,没办法写。
所以有的时候还挺羡慕群里某个一天大概10个小时发情各种dd的群友。。(当然很多时候也觉得挺恶心挺烦的x

再及:吐槽要比正文更长了w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

过去 水池 天使

山下村庄的少女,在山腰的深处发现了一面异常清澈的湖泊
镜面般的湖面上可以隐约的看见天上天宫的的景象。

“阿啦,是小妹妹呢”
有一天她在看着的时候被那侧的天使姐姐发现了,既然是天使姐姐,那当然不会做什么坏事。反而饶有趣味的和少女开始了交谈,讲述了很多很多的故事。那些是少女所从未接触的世界,天宫里的生活,山外面的世界。少女憧憬着这一切。

“等轮到我休假了,我一定要下界来找妹妹玩”
“嗯!”
“约好了哦!”“约好了哦!”

但是那天迟迟的没有来。
在她发现湖泊的2年后的一天,湖面产生了一阵巨大的波动,画面从此消失不见了。

“爷爷,以前有天宫吗?”
“囡囡,是从哪里听说的?是呀,以前好像是有过天宫的,那是几百年以前,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时候的事情了”
“那天宫后来怎么样了?”
“传说是被一个人打碎了”
“……”

少女还是会去那个湖泊,可能是某种生活的惯性,哪怕只是在湖边静静的吹着风。但是再也没有什么天使的故事了,只剩下树梢和灌木丛摇摆着作响。

少女长大了,但是她并没有什么离开这座大山的机会,和她的奶奶和妈妈一样,和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每天忙活着家庭和农事,偶尔从行商人那里听到一些外界的故事。也仅止于此。
等到她将要结婚的前一天(对方是隔壁家从小就认识的臭小子)她又来到了这个湖泊。湖面一如既往清澈的能看见里面的游鱼。
她猛的一跃跳进了那个静谧的镜面里,然后在湖底,她意外的找到了一个发光的小圆球。
一闪一闪的发着白光,温暖,柔和的。

可能这就是天宫的碎片吧。她想。

可能这就是那个约定所到来的一切。


其实最后的部分用镜面的碎片会不会更好?我不知道,但是希望是一个柔和温暖一些的东西。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故事,在群里聊天出的三题,随手写了一下,结果还满像样的成了文。也不错啦。

10月10日

又有3个月没写博客了。(写于2020年10月10日)

其实这3个月里发生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事情,有很多事情想写,但是一直没成文。有一些东西已经写了一半,然后没有去完成他们。…总之是都不太行。很尴尬。

最重要的一件事可能是,失去了3个朋友。有2个是永远的失去了,有一个是可能,大几率。那天心情特别崩。不知道说什么好。

摘几段零碎的留下来的感言吧。

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大庆的朋友,是知道他在玩动森。

我那时候也刚刚开始玩,玩到初期的阶段,需要打几个铁。我在自家岛上绕了好几圈,也就找到了一块。在群里问了两圈也没人理我。
和他一聊
“那来我这岛上吧”
然后我就坐飞机飞去他那边,拔了两颗果树,捡了他丢给我的几个铁矿。
当时他还有认真研究花卉的杂交之类的,地面上满是树桩。我问他怎么砍了好多树,他说反正要做装修,就先都砍了。
我道了谢,回去了。

动森已经很久没有登录了,从他那得到的铁矿已经交了任务。这几个月里也没见在他在线过,不知道后来是否有做装修,装修好没有。
那些重新种下的果树,倒是可能还在家门口随着电子和程序的风飘荡吧。

一起逛过街,吃过饭,带我打过doto, 强烈推荐过抚子号,我现在还没开始看。
横滨的漫画也就看了一卷半。
我们在台风天的深夜在路上兜风,看高架桥上的水一阵阵的泼下来,笑着说像是什么冒险。
两个人吃完烧烤,坐在路牙子上被蚊子咬着聊天。
他说实际上没事的。
我说你需要找到一个切实的东西。而不是某一个遥远的对话框。

很多东西都是他人无法拯救,无法涉及的东西。
但是不免还是有点后悔。
もしも、我是说、もしも
但是这种属于留下来的人的话语已经是无关的事情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后面是什么地方,会有光吗,也会有别的动漫和游戏吗,想不出来。没有人能想出来,大概。
但是大概会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和现在不一样的。
希望如此。

真的是 这朋友认识的很久,但是一直不是很熟 就群里吹吹水的 家住我上班路边上 还说改天去他家玩猫。
这兄弟最后一次找我是半个月还是一个月前 深更半夜3点钟问我借钱。
他说你咋都不怀疑是不是本人 我说啊?没事吧 除了认识的人谁会这么喊我
玩笑了几句最后说算了
刚才听到消息说也有长期抑郁症
以往形象特正面 有房有车有猫有老婆 每年还组织杭州的活动

我其实是很想认真的记下他们的故事的,但是总觉得…很无力。


去年10月没写完。

现在也不太想继续写了,但是不能躺在草稿箱里,不能。所以我决定点一个发布。

后续的事情,之后再谈。

深冬 世界 浅蓝

如果、我是说如果。
世界上只剩下最后的
最后世界上只剩下的
      飞鸟一匹
而它仍会那样飞吧。

从只剩下最后的
漫长不变的大雪地的爪痕上起飞
从最后只剩下的
长久卷动的蓝海洋的浪花中掠过
    最终降落在无穷无际的大地边界上。

边界,我是说那个地方。

世界上只剩下的别无他物的
  飞鸟一匹

世界上别无他处的只剩下的
  那个地方

他们会关系很好的,一直、一直、一直。
在这个冬天里相伴吧。


很少见很少见的写了诗,其实画面有一部分来自某一本名为《有害无罪玩具》的漫画,很喜欢这本漫画。

对这个诗最终呈现的效果尚属满意,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实际上也只有一个画面和一个概念,非常的薄和浅。实际上也只是用(如果精炼的话)2句话可能就足以描述的场景。

嘛还行吧……大概!

那年夏天,天空中的飞机一架一架的往下掉落。

一段旧的碎片,写于2014-8-11,发在bangumi的胡思乱想团小组 http://bgm.tv/group/topic/33518#post_683711

我很喜欢这段,在现在来看仍然非常喜欢。当年刚进犯罪群不久的时候还拿这段作为范例来说明,什么是世界系。当时都还不够熟悉,被笑了。当时我很难过,所以现在还记得。

我现在仍然这么认为。很喜欢这段。

你要我现在再来说明什么是世界系,不太懂理论,还是无法很好的表达,可能想说的只有 “我”的世界的终结 吧。


那年夏天,天空中的飞机一架一架的往下掉落。失去了魔法的钢铁大鹏旋转着冒着烟划过天际,在火与尘中化为废弃物。

那年夏天还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某个出人意料的中将的死亡,某个学校的废弃,某颗误射的导弹,某位在树荫下默默掉下眼泪的女孩,某位总统的发言,某个骨气勇气表白的瞬间,某场战争的开始。

还有那声“对不起”。

我不知道世界之大,那些繁琐的小事对于这颗运转着的盖亚有什么细微的影响和躁动。
会造成那颗子弹的1mm的偏移吗?会让那架飞机安全迫降吗?
但是我知道这些小事和大事混杂在一起,女孩和男孩的声音和电视中主播的叫喊交错在一起,构成为我脑海中最后的一片对于夏日的回忆——

那个繁杂,清澈,喧嚣,以及和无数个过去的夏日一样燥热的,那个夏天。


顺便一提,最近一直下雨,今年夏天一直缠绕着我的一个念头“湿热的雨季也是夏天”,然后就想起来这个碎片了。想照着这个开头来写一个:

那年夏天,雨一直下了2个月,蔓延了半年的病毒也没有停息…

这样子的碎片,但是这句话之后怎么都抓不到画面。

有点难过,当然也可能是今天天气不下雨,吹起凉爽的风的原因。

希望如此吧。